第87章 一言之堂(上) - 超级保安

第87章 一言之堂(上)

在随后的一段时间里,姚华忠充分发挥了他意、淫在职场那么多年的能耐,从校训讲到民生,又从民生讲到经济发展,一夜没合眼的陈胜,眼皮有点发硬,但还是强忍着困意,一脸应承的点着头! 待到六点的钟声缓缓响起之际,姚华忠才掐灭手中的香烟,停下了那口若悬河的政治教育,浑身冒冷汗的陈胜在这一刻终于能体会到《大话西游》里孙悟空的痛苦! 咧着身子,紧跟在姚华忠身后走出书房的陈胜,婉拒了其老伴盛情款待早餐的意愿,毕竟内心还担心着河马的伤势,再加上今天是收获的日子,怎么说自己也要准备,准备!就当陈胜侧身走到门口,准备拉门离开之际,原本紧关的房门突然被人打开,一位陈胜看着相当眼熟的女子走了进来。看到这个女子陈胜下意识的喊了一声: “姚老师?”诧异不已的姚芳,在看到陈胜后,霎时想起了那天晚上临别前,赵静转述的那句‘旺夫相’,顿时脸色有些绯红,好在只是一闪而过,并没有让众人觉察到什么! “您是赵静的哥哥吧,您……” “哦,我来是向姚校长汇报工作的……”就在陈胜说完这句话,姚华忠诧异的询问道: “怎么?小肖啊你和我家小芳以前认识?” “啊?姚校长,姚老师是我妹妹的英语老师,平常承蒙她多有照顾,才有我妹妹现在的英语成绩。”好话不嫌多,拍了姚芳的马屁,就等于认同了姚华忠刚才所说的‘校训’。听到这话的姚芳,笑的很灿烂,随后回答道: “主要是赵静的底子好,才有这样的成绩。” “姚老师,您谦虚了,千里马常有,而伯乐不常有,这一点上,您可继承了姚校长的优点啊……”在拍马屁的同时,也不忘提点一下自己,说实话,陈胜这厮也呸不要脸了!不过这话,听在姚家人的耳里,那就舒服多了,继而,即便是在离开的时候,姚母也穿着拖鞋送到门口,那架势活像丈母娘般殷勤。 在回去的路上,陈胜的脸上挂起了淡淡的笑容!这次事件的处理,让其很是满意,不但把刘全绑上了自己的黑船,也成功的打入了姚华忠的阵营,虽说,保安这个职业对于陈胜来说,只不过是为了掩盖自己的另一个身份,但怎么说姚华忠也在港城混了那么多年,兴许,以后就用得到,再说在大学城这一亩三分地上,没点人脉,干啥都束手束脚的! 说道姚华忠陈胜不禁想当了那一副旺夫相的姚芳,英语老师,那如果在床上的时候,她用英文嘶喊的话,会是啥感觉。想到这陈胜,赶紧用手拍了拍自己的脸颊,让自己清醒一下,自从尝过女人的滋味后,陈胜觉得自己越来越禽兽了…… 理清自己的思绪,就在陈胜刚转入大学城的时候,收到了二炮的短息,内容很简单只有两个字‘无碍’,知道陈胜拿着视频可能去布局的二炮,没敢打电话,用这样的一种方式,让陈胜按下心来!有这样的贴心的兄弟,何愁大业不成?即便如此,陈胜也没有在路上耽搁一分钟,拔腿往回跑着,即便是路过职专门口的时候,陈胜也没停下来打招呼…… 而陈胜浑然不知,因为昨晚他的表现,已经让一些人,开始揣摩着什么了! 依旧那间古色古韵的房间内,安叔轻声的向老爷子汇报着昨晚所发生的事情,这已经是安叔从昨天到现在第二次踏进这个房间了!躺在睡椅上的老爷子,在听到陈胜把红星折腾的鸡飞狗跳,并从那里貌似拿到了程三的信息后,老爷子那原本紧闭的双眸,突然睁开,看了安叔一眼,缓缓起身,拿起紫砂壶直接往嘴里送着茶水,思索了一会后,轻声的说道: “陈胜私下里和那个女人还有来往?” “据眼线说,各忙各的,并无往来。” “嗯?这就奇怪了,孙二花的脾性,我很了解,倘若不是有什么事情左右她的话,即便红星被闹个底朝天,她都不会坏了规矩的!”听完老爷子的这句话,站在一旁的安叔选择了沉默,了解老爷子脾性的安叔,熟知什么时候该说话,什么时候应该闭嘴。 “你去查一下,到底是怎么回事,那群娘们是我带出来的,她们的性子我了解,不会无缘无故的去帮一个刚出道的愣头青……” “我知道了老爷子!”说完这句话,安叔退步就准备离开。 “等等,还有你让刘光敲打一下那小年轻,别搅了我的局。” “我懂了……”待到安叔退出房间后,老爷子拿起桌面上的电话,拨通了一个号码,随后说道: “大学城那边给我加派人手,二十四小时看住白牡丹,还有给我重新查一下,四年前,白牡丹和孙二花反目成仇的前后所有事宜,一点细节都不要落下。”说完这些后,老爷子才缓缓的放下手机,重新躺在睡椅上,闭上双眼,但嘴里嘀咕道: “当初我能把你们几个捧上天,也就能把你们再拉下来……”在老爷子说完这话的同时,原本紧攥在他手里的那串玉佛珠,猛然被他捏的粉碎。 用凉水冲洗着身上油腻带有血迹的身躯,站在院角的陈胜,丝毫不在乎,凉水带给身上伤口的刺激,麻利的洗刷完毕,换上那身合身的保安制服!此时的河马和顺子已经被安排到里屋休息,河马身上的伤都是皮外伤,没什么大碍,估摸着一个星期就能结疤,至于胖子今天则要跟陈胜一起去见证自己的劳动成果!而二炮,这时候已经出门去买隔板了,随着手中的资金越来越少,这时候,必须要尽快把生意的架子搭起来,虽然已经储备了一些水货,但花钱的时候还在后面,钱这东西多多无害。 迈着矫健的步伐,陈胜和胖子昂首挺胸的走出院门,待到两人走到南校区保安部时,那里已经围集了不少工地上的工人,在看到两人后,一些有意巴结常德的包工们,开始指桑骂槐的嘀咕着什么,而陈胜和胖子仿佛没事人似的坐在破门卫室里,静静等待着暴风雨的洗礼,也许过了今天,整个南校区的工地,就真的是他陈胜一言之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