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破釜沉舟 - 超级保安

第80章 破釜沉舟

虽然知道陈胜被带进派出所也不过是走走程序,但是听从陈胜安排窝在家里的二炮等人,在看到陈胜安然无恙回来后,依旧显得相当兴奋!都不是傻子,看到校领导的那番作派以及刘全的语言,几人都知道,这件事情相当的棘手。 回到屋子内的陈胜,直接对二炮说道: “咱们手里还有多少钱?” “现金的话差不多还有五万。” “拿三万装身上,一起出去办点事情。” “嗯……”对于陈胜的要求,二炮从来都是毫不犹豫的执行! 已经过了一点多钟,大学城里几乎没什么人,所以这个点找出租车也不是特别好找,五人走了近二十分钟,才在一间二十四小时超市前看到一辆出租车,对方司机看是五个大汉,还不是很敢拉,倒是陈胜出手大方,直接扔给了对方两百块,在说明地点就紧靠郊区中心后,对方才算欣然答应。 六人挤一辆出租车确实有些艰难,特别是河马和胖子那块头,一人都是站两人的位置,好在郊区北沿的红星废品收购场不是特别难找,约摸行驶了二十分多分钟,才到了这里! 下了车后的陈胜,看着这个占地差不多两亩地的废品收购场,心里不禁泛起了嘀咕,在郊区紧靠中心的北沿,拿下这块地,后台不硬,还真做不来,毕竟废品收购不是想开在哪就开在哪的! 虽然已近两点钟,但是红星收购场依旧车水马龙,不少货车在这里装货,很显然这些货是送往各个厂家回收再利用的! 缓缓往前走了几步的陈胜,就被一个小青年拦住,对方打量了一下陈胜等人,随后声音有些冷峻的问道: “干什么的。” “做生意的。” “嗯?我们这只做废品生意,要是谈回收这一块,明天再来吧,都下班了!” “我是想从这买走一些东西的,朋友介绍来的。”陈胜的话,让对方警惕的扫视了下五人,随后从腰间拔出一台对讲机,跑到一边嘀咕的说了些什么,陈胜也不急,站在原地拆开一包香烟,散给了二炮等人。 约摸一分钟后,那小青年跑了过来,看了看陈胜一眼,随后说道: “我们老板说了,只能进去一个人。”听到对方的这个要求,站在陈胜身后的胖子有些动容,猛然回头的陈胜,制止住了对方,随后从二炮手里接过那提装着钞票的黑袋子,轻声回答道: “我随你进去。”听完陈胜的话,那名小青年眼球上下扫视了一下陈胜,随后摆摆手,在前面引路带着陈胜往里面走去。 整个废品收购场里面,垃圾成山,不过分散的相当有条例,而且一路上陈胜还看到有工作人员,拿着消毒箱在进行废品消毒,毕竟这种天气要不没有这种措施的话,估摸着蚊蝇满天飞! 如同山路十八弯般绕了数个垃圾堆,直至在一片平房前那青年才停下脚步,四处打量了一下,发现这一排房子全都亮着灯,不时有衣着打扮甚是得体的男子从里面走出来,在他身边也有类似身边这小青年般的引路人,在和他们交谈着什么。 那青年又拿出对讲机交代了几句,在得到回复后,才领着陈胜往最里面的一间平房内走去!破旧的房门被推开而来,待到陈胜走进去后,才发现别有一番天地,如同陈淑媛那小院一般,外面看着破旧不堪,但里面装修的相当豪华。 一张桌面,一排高档的沙发环绕在房间内部,茶几上摆放着一盘水果,坐在桌前的是一位年约三十左右的中年男子,在陈胜进门的时候,低头在纸上‘沙沙’写着些什么,直至房门被关上,对方才缓缓的抬起头,目视着陈胜,带着商人特有的奸诈笑容,轻声的说道: “坐,小兄弟是第一次来红星?”也不拘束的陈胜,靠着门沿做了下来,随后笑着回答道: “对,是第一次,不过这次生意要做好的话,以后有的是合作的机会。” “哦?小兄弟口气不小啊,敢问在哪混饭吃的?” “大学城。”听到这三个字,对方的眉头紧锁了几分,随后小心翼翼的问道: “介绍你来的是不是姓刘?”听到这话后,陈胜并没有感到有多大的诧异之色,随即点了点头。看到陈胜这翻作派,对方终于放下手中的笔,站起身来,坐到了陈胜对面,笑着的说道: “我说呢,原来是刘阎王介绍过来的,呵呵,怎么小兄弟是要进货还是要出货呢?” “都不是。想像你打听一点事。” “哦?那小兄弟您有所不知了,我们只进货和出货,不打听事情。您还请回吧!”说完对方起身准备走回办公桌。 “一万,要条信息,听完就走。”陈胜的话,让对怔在了那里,随后轻轻摇了摇头,没有转身的回答道: “行有行规,小兄弟想要什么消息,鄙人已经猜出来了,不过,对不起,真的不行。” “两万,还是那句话,得到后,我立刻就走。” “对不起,十万都不行,这是行规。”说完,那名中年男子,坐回原处自顾自的写着什么! 缓缓站起身的陈胜,走到办公桌前,侧头看了一下设在房间内的摄像头,随后笑着把手拄在了桌面上之上,趴在那里,轻声的说道: “这位大哥,都是出来混饭吃,既然你已经猜出了我想要什么消息,那你也能估摸出我现在处于什么样的处境,往前一步是死,往后一步也是死,作为小年轻,我真的不像死,您能理解我的意思吗?” “吆喝?我们红星在这行做了那么多年,还怕你这个小毛孩?看着刘阎王的面子上,你现在走出去,我就当你没说过这句话,不然……”对方‘不然’后面的那句话还没说出来,陈胜就如同变戏法般,抽出了一把匕首,此时此刻已经抵到了对方喉结处,刀刃很锋利,已经没入半分,鲜血顺着刀刃流淌了几分,但此时陈胜的笑容依旧人蠢无害,缓缓抬起头,对着摄像头,露出了灿烂的微笑,随后说道: “你们图财,我图势,我一个赤脚的不怕穿鞋的,这关系着我和几个兄弟的性命和前途,没办法,作为晚辈的今天得罪了,出来个管事的,不然今天我拼了这条命,也要留下点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