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6章 既然疯狂,就彻底点吧!(下) - 超级保安

第76章 既然疯狂,就彻底点吧!(下)

幸福来的是如此突然,突然的让童佳倩有些不知所措,她的那张性感的嘴唇已经被陈胜的舌尖撬开,霸道的吞噬着童佳倩所有的思绪。 单手托住童佳倩那紧俏的臀部,猛然用力的陈胜把其直接撑到了自己双腿之上,紧搂着对方丰腴性格腰间,两人忘乎所以,肆无忌惮的在包厢的阴暗角落里激吻起来…… 侧头偷偷瞄了一眼的顺子,不禁咋舌的愣在了那里,二炮随手的一巴掌,顿时打醒了这个刚满二十周岁的小弟,‘嘿嘿’摸着自己的后脑勺的顺子,仿佛是受到了陈胜的感染,一巴掌拍在了身边可人的翘臀之上,随后如同猩猩般压了上去。 整个房间被陈胜的带动下,充斥着糜烂的气息,就连河马那厮,在舞女的挑逗下,也开始不老实的进行着原始冲动…… 唇分,舌离!双眼迷离的看着身边的陈胜,坐在他身上的童佳倩,双手环在陈胜的脖颈之上,不敢侧目看那些不堪入目的景象,主动亲吻着陈胜的脸颊! 猛然抱起童佳倩的陈胜,徒步向门外走去,临走之前,交代几位,自己不来就不用去找他,意会胜哥意思的几人,连忙答应着,伴随着陈胜的离去,整个包厢里,变得更加的疯狂。 站在门口的领班看到陈胜托着童佳倩走出了包间,立刻会意的碎步冲到对面,随后轻声的说了一声: “这间是休息室……”说完,带着几分暖味的笑容,拉开了那间供给客人和舞女联络感情的房间。此时的陈胜哪还注意到什么影响,快步冲了过去,在他怀里已经羞得不知所措的童佳倩,此时把头埋得更深,直至休息室的房间大门被紧紧关上,漆黑的包间内,只留有几簇霓虹的灯光时,她才缓缓的抬起头,看着因为酒精的催促而呼吸急促的陈胜。 她预示到了什么,在来之前也做好了什么,可是真当陈胜如同野兽一般把其抵在墙边,忘我的吞噬着什么的时候,她的心在甜蜜的同时,多了几分害怕。感觉到了陈胜那粗糙的大手,已经开始不老实起来,下意识的一声‘呻吟’声,霎时让陈胜最后的理智被瞬间瓦解。 只到大腿根的舞女装,已经阻挡不了陈胜那如同林中野兽的狂野,原本用来摆放酒水的茶几成为了陈胜‘肆虐’对方的主战场,从未经历过人事的童佳倩,生涩的回应着对方,就当陈胜单手滑进对方底裤之际,童佳倩的身子猛然绷直了少许,紧搂着对方的身体,不敢再动半分。 她的这一动作,霎时让陈胜恢复了一点理智,手上的动作温柔少许,把其紧抱而起,缓缓的退到沙发之上,没再有什么越轨的行为,只是爱抚着对方滑腻的肌肤。 戛然而止,让童佳倩在羞愧之际,有些诧异,壮着胆子抬起头,看着陈胜那似笑非笑的眼神,羞嫩的童佳倩再次低下了头,不过嘴里还是嘟囔的说道: “你不喜欢我?” “错了,就是因为太喜欢你了,才不希望在这里发生这一切,懂吗?”听到这窝心的话,童佳倩整个人的心思被幸福所包裹起来,扭捏的坐在陈胜大腿上,脸贴的更紧了…… “你为什么不要我进去,我妹妹在里面,小倩我是你姐,快出来……”童佳轩那焦急的声音从门外传来,坐直身子的童佳倩侧头看向大门,会意的陈胜把其放了下来,牵着她的小手,走出了房间。 内心无比焦急的童佳轩,站在走廊上和领班撕扯着,短暂的思考让她不允许自家妹妹做出什么蠢事,虽然力道不大,但胜在童佳轩锲而不舍的精神,一直在嘶吼着什么,直至陈胜牵着衣着暴露的童佳倩出现在她的面前,童佳轩才缓缓的放下心来。 看到陈胜出来后,那位领班有些尴尬的看了陈胜一眼,自己今天是实在没有做到位,先是在门口出现那种情况,随后两人到了水到渠成的时候,自己的人又没看好这位长相和其几乎一样的大姐,这要是传出去,可是要砸场子的招牌的。 好在这位金主‘屠夫’并没有不快之色,反而摆手让她让开,笑着表示着自己的歉意,对于陈胜的这一作派,领班的红姐很受用,在她的内心里已经把陈胜奉为上宾看待,单单对方那态度就值得,她去这样做。 绕过领班的童佳轩赶紧跑到童佳轩身边,看着她那一身暴露的服装,童佳轩紧张的上下打量着自家妹妹,脱口而出的说道: “小倩,他没欺负你吧?”虽然她的话说道很隐晦,但是此时谁听不出来?童佳倩红着脸颊低声的回答道: “姐,你都在想什么啊……”听到妹子的这句话,童佳轩的心才算放了下来,抬起头狠狠的瞪了陈胜一眼,随即拉着童佳倩的手腕就要往外走,奈何小妮子今天是吃错药了一般,就是不愿跟着自家姐姐回去,看到这一幕的陈胜,笑着对其说道: “大姐,好不容易出来玩一次,别扫兴,听小倩说,你唱歌不错,进去唱两首,到点了我送你们回去怎么样?也让小倩去换身衣服,你看呢?”虽然内心一百个不情愿,但是童佳轩看着自家妹妹那渴望的眼神,还是选择了妥协,转过身的陈胜让两女在门口等一会,毕竟里面啥情况他也不知道,推开房门,里面鸡飞狗跳了一番,随后四个衣衫不整的舞女在手里拿着小费后,兴致阑珊的退出了房间,那四个大汉也是被提的上不上,下不下的!不过了自家胜哥,这也是值得的…… 童佳轩和童佳倩的一起进来,顿时让坐在沙发上的那四头牲口,迷瞪口呆,知道自家胜哥的本事,不曾想到这一找,就是姐妹花啊,还是二炮率先反应过来,赶紧让出了座位,恭敬的招待着两女,不过其说话的水准却是不咋的。 “请问,谁是大嫂,谁是二嫂?”他的这一句话,霎时引得童佳轩脸上绯红,狠狠的瞪了二炮一眼,而站在一边的陈胜则意味深长看了二炮一眼…… 与此同时,从ATM机刚取了两千快起的徐泰铭,拖着疼痛不已的身子,站在水木年华前的一个黑道前,不一会,数名大汉走了过来,看到为首的那一个后,徐泰铭赶紧凑上前去,恭谨的说着什么,随后那大汉,从徐泰铭手里接过那崭新的两千块钱,拍了拍他的脸颊,隐匿在了四周的小胡同里。 做完这一切的徐泰铭,在转身返校的时候,眼眸里露出了一丝阴险的寒光,自言自语的嘀咕道: “老子要你永远站不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