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一山还有一山高 - 超级保安

第49章 一山还有一山高

隐匿在大学城背后的这股交易势力,是和刘光,杨老三等诸多台面上的灰色势力并肩经营着这片‘富饶’的地块!这样的势力分布看起来,很纠结也很蹊跷,毕竟俗话说的好一山不容二虎,他们怎么能共处下来呢? 其实不然,每一个大佬,都不希望对方染指自己地盘,可是这股势力在某个港城的大佬的扶持下,形成了制约刘光和杨老三等诸多势力的第三方势力,这样的做的目的,很简单,就是想要把对方牢牢的抓住手心里,同时也能间接的维护着大学城的表面上的安定。他们有一个统筹的别号‘中介人’…… 因为王丽的被袭,使得整个大学城乃至郊区的诸多势力人心惶惶,这一次的公安局,仿佛是动了真格,彻查整个大学城以及郊区,而首当其冲的就数那股隐匿在暗处,充当着‘中介人’的灰色势力,诸多大佬纷纷落网,而他们的落网,使得原本在外界看来井然有序的大学城势力,变得混乱起来…… 港城城区内的一栋高档别墅内,此时的安叔,正恭谨的站在一名老人身边!手里拿着一串佛珠的老人,紧闭着双眼,感受着清晨柔和的阳光带给自己的舒适感,手里的佛珠因为他手指的挪动,缓慢的转着圈…… “老爷子,这次损失的有点大了……”听了安叔的话,那名老人缓缓的睁开眼睛,嘴角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随后说道: “大?大吗?舍不得孩子是套不住狼的,和那批货相比,这点损失算什么?进去蹲几年而已,里面都已经为他们打点好了,对于他们来说里面和外面有区别吗?晚上的时候跟刘光打声招呼,今天可以出货了,那边催的紧……” “是,是,我理解了您老的意思了!但老爷子要是这股势力倒下的话,我怕万一……” “万一刘光和杨老三成了脱缰的野马不好管教了怎么办,是吗?”深以为然的安叔,没有接话,静静聆听着对方的‘教诲’。 “呵呵,一根杠杆而已,这些年,他们里面有些人借着组织的网络,私自倒货,你们不说,我也清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的,我也就过去了,毕竟都是出来混日子的,爱钱不是错,可是他们错就错在不该拿那些不属于他们的钱,杨老三的心计很深啊,想借他们的手除掉刘阎王,据说花费也不小呢……”说完这话,那名老人抚摸了一下自己银发,猛然转过头,声音有些犀利的说道: “他们是干什么的?就是我手里的一杆枪,可是这杆枪不老实了,你说我该怎么办?留着他?杨家的人是不知悔改啊,当年的杨老大不可一世,非要挣脱出我给他画的界限,可是呢?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保安要他的命,对了,老安,刘光就是那一次打出了名号,人家才喊他刘阎王的吧……”听着老人的语言,安叔小心翼翼的‘嗯’了一声…… “而现在呢,杨家老三又动起了心思,跟着,刀疤强也有点蠢蠢欲动了,好家伙,准备竖旗单干啊?呵呵,对了,你上次跟我说的那个小青年叫什么?” “陈胜,刘光很器重他,而且这次杨老三的计划之所以失败,就是他发现的……” “哦……不错的小伙子,我喜欢新人,有冲劲,好好调教,调教……” “我知道了老爷子……” “对了,那个女人还算安分吗?” “还是老样子,不过……” “嗯?什么情况?” “最近有消息说她和那个陈胜走到的很近,不知道……” “哈哈,有意思啊,看着点别出乱子了,有时间提醒一下!至于那个女人,只要她不做什么过分的事情,都由着她,只要她在手,你说坐在市政府的那一位,会安心吗?”说完老人自顾自的‘哈哈’大笑起来…… 王丽是在晌午的时候,真正醒来的!麻醉药过后,额头深感疼痛的她,在一睁眼,就露出了痛苦的表情,好在这种表情稍纵即逝,并没有让转身拿东西的王母看见…… 浑然不知整个大学城因为她的住院,而被彻底清洗的王丽,此时看着自己母亲那张憔悴的侧脸,不禁潸然泪下,轻声的喊道: “妈……”侧过头的王母在听到这声后,猛然转过头,看到自家女儿眼角的泪水,慌里慌张的为她擦拭着,紧张的问道: “小丽啊,是不是很疼啊?想哭就哭出来吧,别逞强,这屋里就咱娘俩……”听着母亲的这句话,王丽的泪珠更加的滚烫。 “妈,对不起,又让您担心了……” “傻丫头,只要没事就好,只要没事就好……”就在两母女正在交谈之际,原本紧关上的房门被人推开,不用说敢不敲门直接推门进来的只有王丽的父亲,港城公安局副书记,常务局长王海。 看到自己父亲进来后,面带笑容的王丽轻声喊了一声‘爸’,王海笑着点了点头,随后走到老伴身边,轻轻的拍了拍她的肩膀,缓缓的说道: “女儿该饿了,你去弄点吃的……”带着幽怨的眼神看了王海一样,王母知道,自家老伴是有工作上的事情要问自家女儿,虽然嘴上没说,起身离开,但临走的时候还是唠叨了一句: “小丽身子还弱着呢,别说太长时间,脾气你要是敢发一点,我跟你没完。”说完王母愤然的退出了房间…… 听着老伴的这句话,王海笑着摇了摇头,如同小时候一样刮了一下王丽的鼻梁,随后说道: “看你妈宠你宠的……”听完这句话,王丽脸上的笑容更加的灿烂…… 深怕自家女儿身体吃不消,直接进入主题的王海,询问着昨晚所发生的事情,潜意识对陈胜充斥着感激的王丽,在这个时候,违背自己职业良心的为他们撒了一次谎,避开他们的事情,直接说是自己出勤回去的路上所遇到的,刚好他们两人从那里经过……后面的事情就如同陈胜和二炮的口供那样…… 听完自家女儿的叙述,王海深叹一口气,轻轻的点了点头,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笑容有些诡异,更有些深不可测,就连躺在病床上的王丽都不禁紧皱着眉头,寻思着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