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阴谋,一石二鸟 - 超级保安

第47章 阴谋,一石二鸟

刘光扎根大学城西头已经数年,可谓是‘根深蒂固’,而这个根深蒂固也只是相对而言!毕竟他不是本地人,算是猛龙过江的刘光,在经过一次次的证明后,才取得了如今的地位!即便如此,他在做‘生意’方面也不敢太造次,为什么?怕有人眼红。也是一种潜规则! 就拿陈胜所贩卖的水货来说,他们之前之所以在职专没有受阻,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因为那是刘光的大本营,别的势力想渗透,但渗透不了,继而,三人的产品才能畅通无阻的在校园内倾销,可是出了职专,那就不同了,谁家的市场,谁家来看,不越轨,不越规,可是已经以货价八折从肥龙手里拿出货的二炮,在水货市场上站的了先机,他不怕价格战,继而,他的货要比他人卖的快,卖的多…… 谁都不愿意,把自己好不容易扩展开了的市场拱手让给别人,大学是‘神圣’的地方,上面已经打过招呼,没有哪个势力会闷着头在那里找事,可是出了校园就不一样了!既然定下了规矩,就要去遵守,即便是刘光的人也不例外,不然的话,上次陈胜,胖子两人在镇口被人堵,刘光能坐视不理吗? 二炮不是傻子,陈胜点了几句后,他就已经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虽然心里有诸多不爽,或者说憋屈,但二炮在陈胜面前,还是老实的承认错误…… 不过幸亏发现的早,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二炮,我知道你心里憋屈,一个屁大点的大学城,为什么那么多规矩?”听了陈胜的话,二炮没有去接话,而是沉默不语,但陈胜从他的表情中已经能猜出个七七八八…… “规矩也是人定的,只有上位的那位,才有这个权利去篡改这个规定,懂吗?谁都不怪,只能怪我们太弱小……嗯?等等,二炮,你交易了几天,每天都是固定‘客户’来买?”想到了什么的陈胜,紧张的对二炮说道。 “嗯,他们很守时,就是,就是……” “就是什么?” “怎么说呢?每次交易,他们很谨慎,总会一而再的警惕着四周,在产品方面也不做什么调试,买了东西,就走人……”听完二炮的话,陈胜猛然惊呼道: “不好,咱们着了别人的道了……”说完,拎起书包的陈胜就往王丽离去的方向冲去。看到这一情景的二炮,眉头紧锁了一下,没做任何停留直接紧跟在陈胜身后…… 在这个人吃人的社会里,欲望占据了众人的思想,侵蚀着人们最后的理智!王丽的到来,已经深深的触动了当地势力的发展,她那刚正不阿,‘不食人间烟火’的做派,使得不少势力私下交易受阻,而其嫉恶如仇的态势,更让当地某些势力忌惮。 可是她身披警服,在这个社会里,警察就是警察,地下势力绝不会傻到明目张胆的去跟她斗,咽不下这口气,又不想‘得罪’人,怎么办?那就找替罪羊…… 而二炮如同‘愣头青’的介入,给予了他们‘引蛇出洞’的好机会,一项自封‘大侠’的王丽总是独来独往,当然也有很大一部分原因是当地的警员不愿与她‘同流合污’,故意放出风声,再以交易为诱饵,最后,用二炮把王丽引到荒凉的地点,那么随后的事情也就水到渠成。 作为一个在当地盘踞数年的交易势力,他们和刘光,杨老三是并存在大学城内的,只不过他们更加的低调,遵守着各项规则,可是一旦有人挡了他们的财路。那么后果将是悲剧的…… 二炮和陈胜,胖子之间的关系,只要有心人一查就查的清楚,至于陈胜又是刘光的人,就目前在西头来说,已经不是什么秘密,这种连带性责任,即便刘光有能力去摆平,但也是相当棘手,好一个一石二鸟,对方的阴谋也真够歹毒的,如果真的被对方得手的话,那么,即便陈胜三人有百张嘴,也说不出个所以然来…… 这条小路不算多长,可是四周茂密的白杨林使得这边显得相当的荒凉,奔跑中的陈胜,已经隐约听到前头那嘶喊的打斗声音,很显然,这一次陈胜是猜对了…… 意识已经有些模糊的王丽,额头上布满了血珠,就在她气愤不已的往回走时,突然从自己身后跳出了数名大汉,以掩耳不及雷霆之势用粗麻袋把自己套住,好在身体各项素质以及格斗能力都算是高手的王丽,在第一时间做出了反应,可是就在王丽成功摘掉麻袋之际,接踵而来的一棒,顿时让王丽的额头炸开了血花…… 借着漆黑的杨树林,头脑发晕的王丽,艰难的和打手们对峙着,身体已经摇摆不定的王丽,在放倒两名大汉后,已经支持不住的靠在树桩前,血珠掠过她的眼眸,滴落在地间,神情已经模糊的王丽,已经再没有力气去嘶喊着‘救命’…… 然而,就在这时,峰回路转,双眸模糊中,王丽看到了两道熟悉的身影从其背后冲了进来,随即就是一阵厮杀声,响彻在王丽耳边…… 身子缓缓的滑了下去,此时的王丽倒在了血泊之中…… 争斗中的陈胜如同一头嗜血的猎豹般,绞杀着对方的身体,再加上二炮那凶狠的打斗,使得原本就因两人突然介入而有些手忙脚乱的歹徒们,陷入了苦战之中。 书包里已经被陈胜随手装满石块,此时的书包更像是一把‘凶器’,只要被砸中,必定有人倒下。对方很机警,虽然在人数上占优,但这个位置距离前面水泥路也不远,按此动静发展下去,肯定会被发现,眼看着王丽倒在血泊之中不醒人事,那数名大汉,在领头人的带领下,且战且退,拉着受伤的同伴,随即向四面八方流窜开来。 不敢往前追的陈胜,知道对方不是怵怕两人,而是深怕身份暴露,再加上两人的目的就是营救王丽,继而,在对方逃窜后,陈胜第一时间跑到王丽身边,已经顾不得什么男女关系的陈胜,脱掉自己的外套捂着王丽那不断往外流血的额头,随即对二炮嘶吼道: “快叫救护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