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4章 玉佛 - 超级保安

第464章 玉佛

很少身着正装的老支书,在天色放亮后,特地让自己的儿子,拿出了那身许久未穿过的中山装,黑色的尼兹风衣,依旧拉风!满头的银发,被赵母梳理的干干净净! “爸,您满意吗?”原本紧闭双眼的老支书,缓缓的睁开眼睛,嘴角淡然上扬,微微点了点头的说道: “满意,满意!比你妈当年梳的都好!”说完这句话,透过镜面看向自家儿子的老支书,轻声的问道: “武仁啊,你陪着我多少年没有出港了?”听到这话,赵武仁憨厚的‘嘿嘿’一笑,挠了挠头,谁又曾想到,现如今的赵武仁,曾一只脚踏进京都卫戍区指挥部,那时他不过三十来岁,军界新星啊! “爸,也没几年,不过算算日子,二炮和狗胜都二十多喽!” “是啊,都二十多了!走,去趟金陵,小柳子,黄大嗓还欠我一顿酒,一个儿媳妇呢!”说完,老支书缓缓起身,手握他那根算不上精贵的拐杖,碎步走出了房间! 阴历十六的晌午,荣成集团董事长荣成天被抓,已经不再是什么秘密了!这位叱咤港城数十载的老人,突然被抓,间接向众人表述着什么,而在办公室内未能找到王海和童育民的董振天隐约嗅到了什么,当他以港城市委书记的身份亲自驾临看守所,询问案情,准备见上荣成天一面时,竟被看守的的主事人直接拒绝,勃然大怒的董振天,直接下令抓人,然而,即便他喉咙都撕破,仍旧无人问津!此时此刻,浑身冰凉的董振天,从众人那漠视的眼神中,看到了灭亡。 “什么?老荣头被抓了?什么时候的事情?”紧张,焦虑,彷徨混为一体的林老虎,惊愕的质问着管家。 “应该是凌晨发生的事情,但直到现在才传出来……” “凌晨,凌晨,现在都快十点了,七八个小时,七八个小时啊!”越是紧张之际,林老虎越是催促自己一定要冷静下来,若是这个时候,再自乱阵脚的话,那他真的就翻不了身了! 沉默许久,老迈的拳头重重的凿在了红木,面色的抽动的对身边管家说道: “去,帮我接通周瘸子的电话,我同意他儿子的提亲,联姻……” “啪……”突兀的破碎声,响彻门外,猛然侧头的林老虎看着自家姑娘林品如,愣在原地,瞪大双眸的望向自己,显然一副不敢相信的表情。 那名管家在林老虎的眼神下,欠着身子退出了房间,步伐突然不再像以前那般矫健的林老虎,蹒跚的走到自家闺女面前,弯下身去,亲手捡着地上的瓷片。 紧咬着嘴角,弯下身的林品如,莫不啃声,头低的很深,林老虎亦能从她那颤抖的肩膀中,能看得出自家姑娘的抽泣! “品如啊,我知道你为难,可现在华鑫内忧外患,我……” “爸,我知道!我很支持的您的意见,没什么的!爸,我先回屋了,午餐不用叫我了。”说完这句话,林品如转身捂着嘴‘噔噔’的往自己房间跑去,蒙着被褥的她‘涛涛大哭’不止!哭声是如此凄凉,如此的痛楚! 百盛总经理办公室内,腆着大肚的孙二娘,处理着一份又一份的请帖,脸上挂着喜悦之色的她,虽然稍显疲态,但还是被这种喜色所代替!荣成天被抓的消息刚一传出,自持在城西与孙二娘有些关系的老人,在这个时候纷纷下帖邀请孙二娘晚宴!谁都知道孙二娘现在是有身孕的人,这种场合基本上都不会参加,但他们也是以这种隐晦手段,放低自己的作派,请帖本就是一种表明。 紧关的房门被陈胜从外面打开!看着自家二姐,那稍显疲惫的脸色,碎步走到她身边的陈胜,放下了她手中的工作,轻吻对方一口,轻声的说道: “别那么拼,有些东西,交给旁人就成。我会心疼的……” “是心疼我,还是心疼你儿子?”已经确定是个小伙子的孙二娘,更是喜上眉头!即便现在社会倡导男女平等,但国人几千年的封建思想依旧根深心底,单从老支书那一直不肯合拢的嘴角就能看出! “不心疼他娘,怎么心疼他呢?这都什么?一上午都在看你处理这些东西!谁的帖子?嗯?” “都是城西一些老人,生怕受到波及,所以才……狗胜啊,虽然荣成天倒了,但城西势力还存在,虽说是一盘散沙,那也相当棘手,以咱们现在的人手和势力……” “我说我要接手城西的场子了吗?咱们是正经商人,只做正经生意,乱七八糟的,只留几个谈感情的,至于其他的,谁爱咋滴,谁咋滴!枪打出头鸟,现在风光,以后就众矢之的了!”听到陈胜这话,孙二娘会心一笑,眼前这个自己的男人,总能把握住潜心的欲望,知道什么能要,什么不能要。 就在陈胜和孙二娘相依闲聊之际,胖子那大大咧咧的声响,充斥整个楼层: “胜哥,大事啊,大事啊……”不过待他推开房门看到孙二娘在的时候,立刻收起了那份冒失,恭谨的说道: “嫂子在啊,那啥,胜哥,我有点小事和你说下。” “胖胖啊,你这语锋变得可真够快的,刚刚还是大事,看到我就是小事了!”在说这话之际,拉开抽屉的孙二娘,从里面拿出一张红帖,作为陈胜的内手,觉得他应该出息的宴会,孙二娘都为他放在了抽屉里。 “呶,林品如明天订婚的请帖,对象是周瘸子他小儿子周海波!”听到这话的胖子挠着自己头,表情颇为窘迫的说道: “我……我外面还有事的,我先走了啊。”说完胖子跟秃子似得‘噌’的一下就溜出去了! 捏着手里的请帖,溜了一眼的陈胜,笑容灿烂的坐在办公桌上,瞪眼看着自己男人的孙二娘,狠掐了对方一下,随后说道: “四合院,淑媛去我没意见,那是应该的,童彤去,我也没意见毕竟是她先去的,但她……不行!” “景德房间不少的……” “我身边少了个端茶送水的。” “得嘞这活,还是我来吧,我伺候你。” 福元国际大酒店外,张灯结彩!城区林老虎的闺女订婚,若是按照现在港城的发展趋势来看,估计敢来的不多,但其订婚的对象是周瘸子的小儿子,那就是让人不得不掂量,掂量了!周瘸子在东县这几年,可谓是积蓄厚实,两人联姻,貌似是想阻击下现在风投正盛的肖屠夫啊。 站在主会场前,陪同自家父亲接待来宾的林品如,强颜欢笑时不时这些叔叔伯伯们打着招呼,对面周瘸子在周海波的陪同下,一同出席,单单这作派,就不苟同于往日!可想而知,现在的狗胜把两人都逼到什么地步了! 晌午午宴前夕,硕大的会场,上座率不到百分之六十,而这百分之六十里面还有近三分之一是由家属或下手代来的,这要是放在以前,他肯定是不可能发生的事情! 管家时不时催促着接待,拨打未到来宾的电话,不是肚子疼,就是今天有事,这般劣质的借口,只能说明一件事:落水的凤凰不如鸡! 脸色颇为阴霾的林老虎,身上崩发出拒人千里的煞气,倒是已经料到如此的周瘸子,稍显平静,但脸色也不是那么好看。四人中,也就周海波神色激动,虽只与林品如有过几次之缘,但对方的精致的长相以及那雍容的气质,都深深的吸引着这位‘海龟’。能如愿以偿,他当然心里暗暗窃喜,相较于‘海龟’的幸灾乐祸,近乎一宿未睡的林品如,想得更多的则是那个他…… “林老,周老,差不多了,可以开始了!”就在几人看到门外无人之际,管家欠着身子走到几人身边,大气不敢出的提醒道。 对视一眼的林老虎和周瘸子,无奈的点了点头,一前一后,在各自子女的搀扶下往前台走去,路上还得陪着笑脸与来宾们寒暄,这种从未拥有过的屈辱,让两老人倍感愤怒! 然而,就在此时,原本寂静的大厅口,突然传来了一阵凌乱的脚步声,当众人不约而同的扭过头看向门口时,不禁都倒吸了一口凉气。 只见气喘吁吁的陈胜,卡着腰间,欠着身子,上气不接下气!初春正寒,可此时他却汗流浃背! “实在不好意思,郊区堵车了,我怕错过了时间,就跑过来的……”从郊区到这最起码十里路,陈胜的这句话,让众人惊愕之余,又多了几分狐疑…… “你们不要这样看着我,我有请帖的。对吧,林老……”听到这话,脸色阴霾的林老虎,笑着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 “对,肖总驾临,蓬荜生辉啊,来上座,上座。” “那么多老人在,我一小辈哪敢上座,站着就行了,说几句话,说完就走!当然了,若是后续发展顺利的话,可能要多废话几句。”就在陈胜说完这句话,从兜里拉出一根红绳,上面挂着一个玉佛,一半掌心大小,透明透亮的,识货人一看就知道是极品! 而此时,众人的费解与林品如捂嘴的抽泣声,成为了鲜明的对比,就连林老虎都惊愕不已!那块玉佛不是一直都戴在自家闺女的脖颈上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