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2章 逐个击破(下) - 超级保安

第462章 逐个击破(下)

恒源酒家,算得上大学城里的老牌快餐店了!虽然转手了几个老板,但牌子一直都没换过!年前,一位操着浓重东北味的老板,重新接手了这家酒家,以低廉的价格,多样化的菜肴,逐渐赢得了不错的口碑!而且还开设外卖送餐上门服务,所招纳的员工,多以当地大学生为主。 不知是不是宣传到位,还是菜系品种繁多,就连郊区外的闵行街众多场子小姐以及内保,都会直接电话点餐,周到的服务,颇受好评! 虽然一致凌晨,但恒源酒家内,还有几桌周边的务工人员,来这里吃饭!再加上时不时有电话叫餐,继而,这里是大学城为数不多还开门的酒店! 黑色的现代,驶入酒家后门,在车停稳后,一名七尺有余,腆着将军肚的大汉从车上走了下来!老顾客一眼都能认出,他就是恒源酒家的新老板,据说是正宗东北人,为人豪爽,而且出手能也不小气,继而,即便加班到那么晚,无论是厨师,还是服务生都没有怨言,毕竟过了下班时间再加班的话是双倍,凌晨是二点五倍,重赏之下必有勇夫吗! 老板,每天固定十点多出门,这个点回来收账,有时,还会在这里拉着厨师喝点小酒什么,一脸和煦的笑容!可今天,脸色明显阴霾的老板,使得几名平常爱开玩笑的厨师,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噔噔’跑回阁楼的大汉,上去仅十多分钟,随后拎着一个包裹走下了楼,包裹很厚实,但人高马大的大汉,单手不费劲的拎到了车厢内,临走之前交代了经理几句,随后,便跳上汽车,发动油门,缓缓的驶入夜色之中! 黑色的现代,高速行驶在无人的公路之上,路面上随处可见的烟花壳,使其偶尔减缓车速,就当这辆黑色现代绕过道口,准备向城西方向拐弯时,几个喝醉酒的小青年,抱着硕大的烟花挡在了路中央,看这架势,是要在十五夜,最后疯狂一把! 缓缓停下车速的大汉,打开车窗,看了看留下来的路面,觉得车辆还能过去,并未有声张的他,探出头去,准备从这几个小青年身边绕过去,可就在他绕到一名小青年身边之际,这名原本还背朝自己的小青年,突然转身,手中的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把警棍,重重的砸在了这名大汉的头顶,随后,在身边的青年,麻利的围集上来,打开车门,顺势按倒准备加速窜走的大汉! 一切都显得那么的突然,从事发到结束,不过短短的一两分钟,待到黑色现代被几名小青年占据,开走之际,路面上只留下了那还未曾点燃的烟花! 轻敲着车门扶手,单手托住下巴的陈胜,目光望向窗外,丝毫不在乎寒风的洗礼!就在这时,胡同口前,亮起了大灯刺眼的远光灯,一辆灰色商务,引领着那辆黑色现代停滞在陈胜车前。 拉开车门的胖子,快速钻进了陈胜车厢内,刚刚那名大汉从酒家里拿出的包袱递到了陈胜手中。 “胜哥,都在这了,足有十公斤重!据那厮交代,荣成天已经开始收缩了,今晚工厂可能就要停止加工,之所以赶那么急,据说有个碰头会,把手中的货统一交上来。”听到胖子这话的陈胜,脸上勾起了灿烂的笑容,微微点头的他,掏出手机,直接拨通了王海的号码。 “王局,有消息了……” 挂上电话的王海,猛然用双腿抵开椅凳,收起那原本放在桌面上的佩枪!脸色严峻的步入隔壁房间,此时,坐在这里的全都是王海一手提拔上来的亲信!今晚对于王海为何提前几个小时把他们召集于此,众人一无所知! 没收了电话,严加看管每一个被召集而来的警员!这一切的一切都预示着有重大案件需要去处理! 在王海进入房间,仅仅三分钟后,紧关的房门迅速打开!数人分别指挥着自己所带的精锐且忠心的亲信警员,快速的往楼下冲去,早已经备好的私家车里,在仅仅五分钟承载完衣着便装的警员后,霎时冲出这处位于城西的郊外的私密聚合点! 从行动之初,王海就做出了最精密的部署,车是私家车,人是便衣警员!没收了通讯设备且提前数小时就聚集在这里,保证了任务最大保密话! 直接跳过市委书记的批示,就连童育民都没有请示的王海,此次任务,他所承担的压力是空前的,一旦处理不好!便很有可能引火上身,轻则口头警告,重则接受组织调查!这一切,都已经被他想到了,可他却依旧我行我素!不为政绩放手一搏,不为王华明临走时的托付,只为问心无愧。 车队在路口兵分两路迅速的散开,从侧面驶往位于城西郊外的那一排排简易的民工房!远离市区,隶属城西管辖,但与城西主城区相隔近十公里的大黄镇是城西有名的小作坊城镇,在这里零散林立了几十家民间小作坊,主要粗加工橡胶等物品,污染严重,政府曾几次围剿,但大都雷声大雨点小,毕竟,涉及到方方面面!最主要的是加工橡胶已经成为了当地居民赖以生存的生计! 由对当地极为熟悉的干警引路,数量汽车在镇口隐秘的停下,徒步分散潜入镇外的作坊群,随着王海的一声零下,近二十名荷枪实弹的警员,快速冲进位于末端,紧靠路沿的那家作坊,当厚重的铁门被警员强行推开,并在已翻墙而入的警员配合下,快速的控制了现场,数名持枪准备还击的马仔被当场逮捕或击毙,当王海看到那套专门抽离新型毒品的流水线时,脸上露出了淡然的笑容。 在警员四处搜索取证中,在作坊后发更是发现了一个地下室,在经过两枚催泪弹的薰陶下,躲与地下室的三名主事人,以及两名教授级别的技术员,在痛苦中被警员当场按住! 与此同时,另一路有王海亲信所指挥的战斗,也已经打响,不如这边那般松闲,在一名警员不甚暴露身份后,双方激烈了交火近十分钟,局面才得以控制!当场缴获新型毒品近一百千克,抓捕匪首十名,其中还有荣成天的那名管家。 “啪……什么?你说什么?警察突然出现?”此时再也冷静不下来的荣成天拍案而起,愤怒的撕扯着一名亲信的衣领,面色狰狞的咆哮着。 “老,老爷子,赶紧跑路吧,这次上面玩的是真的!黄伯已经被抓,他的身份过于敏感啊!很有可能牵扯到你。” “废物,废物,一群废物,内线,那几个花大钱的内线呢?” “这次王海,是每个分局只抽取最亲信的部队,还从武装部借来了武警,他们根本不知道啊!全是有分局局长带队。” “王海……陈胜……” “老爷子,跑吧!不跑就没机会了!留着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这为你备车,凭着咱在港城的眼线,绝对能跑的掉。”内心愤怒,已经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荣成天,‘嘿’了一声,松开了眼前这个忠心耿耿的亲信,摆手示意对方下去准备吧!在对方关门的那一刹那,迅速窜到自己书架前,只见他拉开第二排那本名为《资治通鉴》的书籍,单手伸了进去,随即,那原本连在一起的书架,缓缓的张开,一处含有密码锁,需要指纹才能打开的保险柜呈现在了他的面前。 麻利的打开保险柜,数根金条以及珠宝被他塞进手里的皮包内,成叠的美金,把皮包塞得严严实实,保险柜最底层那厚厚的一叠资料,照片以及数十盘录像带,录音带被他收入囊中!这,才是他真正保命的根本,里面所涉及太多的官员以及与董家之间的交易录像和记录!只要有了他,就不怕董家不卖力为自己洗脱罪名,即便洗脱不了,自己逃到国外,给他要多少钱,他们就得给多少,像条狗一样,为他们矜矜业业挣了那么多钱,是到收利息的时候了! 门外凌乱的脚步声,促使着荣成天快速的关上了保险柜以及书架,当刚才那名亲信,再次步入房间后,只拿了件外套,连平常用的拐棍都不带的荣成天随着对方,快速走向了楼梯!通过暗门,坐上了一辆不起眼的私家车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