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0章 逐个击破(上) - 超级保安

第460章 逐个击破(上)

皓月高悬,散落在地表的月光隐射在洁白雪地上,形成了共明现象,即便已是凌晨,连岛主路上仍被这轮明月照亮可视数米。 一双厚重的军靴踩在了那主道旁的雪地里,留下了深深的脚印,步履稍显蹒跚的军靴主人,时不时用寒气吹着双手,脸色冻得铁青他,整个人如同落荒者那般! 身子依靠在一刻光秃秃的柳树下,这名男子从背包里拿出一瓶不知什么时候的矿泉水,浅喝了一口,在嘴里暖热之后才送进喉咙!干巴巴的馍头嚼起来还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谁都不曾想到,在苏南乃至金陵赫赫有名的龚二爷如今会落得这番田地…… 妇人之仁败于陈胜之手,他无话可说!不听荣成天教导,身陷绝境他也无话可说!对于这条不归路,要么混到极致手能通天风光一生,要么迟早有一天会落得如此田地!但,出来混讲是的一个‘义’字,他龚山自持对邹家不薄,出生入死数些年,没有功劳也最起码有苦劳吧?多少个案子都是他在暗地里帮忙操作,出了事后还是他在为邹家少爷踩着屁股,可到头来呢?对方不但不善待自己,还欲要杀人灭口…… 龚山知道,邹海生之所以如此狠毒,也是被逼无奈,苏南多个势力虎视眈眈,金海酒庄东窗事发后,更是让宝兰实业被推到了浪尖上,好不容易与董家结合准备开辟苏北市场,可邹家大少又被人扫地出门,更让邹家人不能接受的是‘狗官’那则视频,让宝兰实业陷入进退两难之中!这一次不惜动用手中资源,黑白两道同时施压港城,就是有借助陈胜这个敏感的中介点,缓轻几方的压力,可谁又能想到会败在自己手里…… 现阶段,整个调查组换了组长峰回路转调查着背后主使者,虽然现在自己的身份,从法律意义上来说,还未暴露,但这是迟早的事情,为了与其撇开关系,邹家人先是命令自己阻杀陈胜等人,造成警方的慌乱,随后假借送自己出境为理由,把自己骗到政务区,好在自己留了一份心眼,做好了逃窜的准备,在对方欲要阻杀自己之时,果断跳入海中,这才保住一命! 显然如今龚山身上所穿的除了这双浸水的军靴外,全都是他在登岸后顺手牵羊‘拿’来的,现在他黑白两道通缉,即便现在活着,也是如同行尸走肉般…… 但在龚山心里有个信念,若是邹家人真的护送自己出境,这辈子就是死在外面也不会透出一个字,但现在,他想原原本本的把邹家事情公告于世,即便不能把邹家连根拔起,也要动其筋骨。可即便是在普通人眼里的报警,在龚山现在看来都困难重重,虽然邹家势力不再苏北,董家人更是进退两难,但控制一个报警服务中心,在自己报警之前控制住自己,抹杀自己,这点能耐他们还是有的…… 不知躲过了几次暗杀,换了多少身衣服,如今人不人鬼不鬼的龚山,徒步往渔湾方向走去,他知道陈胜记恨邹家,记恨董家,那么自己的出现,说不上保住一条性命,但最起码能一解心头之恨…… 长出一口寒气,用力的啃完包里唯一的馒头,虽然疲惫不已,但这道信念驱使着龚山艰难的站起身,他不能停留在一个地方太久,那些属于邹家人的杀手,无时无刻的不再追赶着自己,即便是碰到了警察,自己仍旧没有任何挣扎之力,此时此刻只有一人对于龚山来说可以信任,那就是曾经自己千方百计想要除掉的陈胜…… 掠过这片不大的花园带,猫着身子如同拾荒老人般,弓着身子徒步走在小道上,即便有警车与其擦肩而过,也不会停下来盘问,在这些‘有身份’的人眼里,他们是不屑与自己打交道的,当然若是有摄像头,记者在旁,那又是另一说。 走到下一个路口,连岛大桥历历在目,只要穿过这个大桥,自己就有本事联系上陈胜本人,届时,只要自己阐述完自己想说的,告诉他自己隐匿的,即便是死,他都值得。 然而,他的这一愿望,在即将踏进终点之际,被告破灭,但数名大汉前后拦截着自己,挥舞着手中的砍刀,毫不留情的砍向龚山之际,应声倒地的龚山,在身体垂危的那一刹那,用血水在雪地上写上了一个‘洁’字,字体很扭曲,再加上流出血水冲刷,若是不仔细揣摩的话,肯定看不出任何端倪…… 与此同时,数量越野高速沿着主道往这边驶来,当前排的车灯照亮这一块时,那几名行凶的大汉,如同‘惊弓之鸟’般往四处散开…… 几辆越野在为首的安排下,兵分数路追赶着那几名跑开的大汉,而其中两辆径直停靠在龚山倒下血泊前…… 车门第一时间被人打开,黑色皮鞋踩在了地上,从副驾驶位置上跳下来的胖子搀扶着身后的陈胜,一步步走向致死还不瞑目的龚山,缓缓蹲下去的陈胜,脸色显得极其阴霾! 本以为抓住龚山就能让其咬出一些关于邹家的秘史,可谁知对方还是‘技高一筹’抢先一步把他解决掉了,陈胜有十足的把握,刚刚那伙人绝对是邹家人派来的,为的就是灭口! 看着对方那皮开肉绽的死相,内心有卓多怨气的陈胜,在这一刻也化为了乌有,积怨再深也随着龚山逝去而消失云散!其实,他也只不过是一颗被人拿捏的棋子,只是这枚棋子最终还是被自家主人捏碎…… “马上咱们走后通知警察过来收尸,四处打扫一下,我可不想麻烦上身……”就在陈胜说完这句话,欲要借助胖子的手起身之际,身后车大灯忽起让他隐约看到了龚山手下面所盖的异常,微微挪开对方的手臂,模糊不清的字体让陈胜意识到了什么,扭过头的陈胜大声对身后的田生嘶喊道: “把前车灯打开……”听到这话的田生快速跳上越野,打开车灯,侧着身子挪动几步,陈胜从龚山所倒下的位置细细琢磨着这个字,约摸两分钟后,一个‘洁’字浮现在了陈胜脑海里。站起身的陈胜,随手在那片血迹上撒了几把雪花,单脚踢散,随后脸色阴霾的在胖子的搀扶下坐回了越野汽车内,开口道: “直接回港城……”得到陈胜这一指示的田生调转车头,快速的往高速驶去,留下了几个人配合着即将赶到的警察工作…… 坐在车厢内的陈胜,手肘拄在大腿上,托着自己那被刮的一尘不染的下巴,眉头紧锁着回味着这个‘洁’的深意,直至上了高速近二十分钟,陈胜恍然大悟的对田生说道: “田生,上次咱们调查的那个小明星,叫什么来着?” “啊?让我想想,前些天还看到她的娱乐新闻,胡什么来着,对胡洁……”听到这句话,陈胜顿时眉头舒展开来……掏出电话,直接拨通了柳二哥的手机…… “二哥,没睡的吧?” “想睡来着,被你一个电话吵醒了……” “得了把,我跟你客气,你还真客气起来了,我问你个事,那个胡洁,您手里有第一手资料吗,我的意思是全面的,没有纰漏的那种……” “嗯?你怎么要她的资料?这件事情家里人的意思,先放放,等过了春节这个敏感期再查。这事,你就不用再费力了,我们……” “不单单是成橙这件事,还有一桩大买卖,足以撼动不少人的买卖,斗不?”听到这话的柳成明又琢磨了下胡洁这个小明星背后政治背景,下意识的吐口道: “你是说苏南邹家?” “挖好了,操作得当的话,连董家都给他牵扯到,现在我还没有十足的把握,不过你把她的资料给我,我派人暗地里跟着,没准也就近一两个月,就出消息了……”陈胜的话,让柳成明陷入少许的沉思,随后基于对陈胜信任,咬着牙把一些本不该对外透露的资料准备交到陈胜手里。 “你来我这,但别说二哥不仗义,只准看,不准说!明白?” “我……你还不放心?”两人并没多做什么寒暄,便挂上电话的陈胜,直接通知田生,汽车直接开到柳成明所居住一招。身子不能依靠车背的陈胜,车身趴在了后座之上,不知在给谁发着短信,约摸三分钟后,短信有所回复,看到屏幕上的那几个字,陈胜的脸上不禁露出了淡然的笑容…… 夜的寂寥与寒风的刺骨相互映衬着,静悄悄的街道上,少有人迹!即便是在这个举国欢庆的新春佳节,这个点,这样的天,依旧如此! 含在嘴中的香烟,时不时被陈胜夹杂手指之间,吞云吐雾的青烟与寒气一同,零散的随着寒风肆虐的散开!旁边的奥迪A6缓缓的紧跟着陈胜的步调,王晨已经下车距离陈胜半步之远,四处打量着,警惕着! 算不上独自一人走在冰冷的大街上,但此时,思绪缠绕的陈胜,却想要用这种被寒风洗礼的方式,让自己冷静且梳理着整个思绪! 从柳成明那里出来后,少了几分精睿的陈胜,多了几分愁雾!正如老支书所说的那般,沈家大少接受了邹华的部分股份转让,也就是说,从现在起,宝兰实业再进军港城,那就是顶着红色光环了! 也许用不了多久,荣成天,林老虎都会紧绕在宝兰实业身边,而那个董家,在渔湾吃瘪之后,也不会善罢甘休的,为了帮助董振天减轻‘罪名’,董家人会想尽一切可想的办法!最直接,最有效的便是把省委的目光转移到另外一件事上,譬如和童育民,王华明私交颇深的自己,从而胁迫着徐振,不得不踏入这趟浑水。 “混战吗?谁是赢家?”单从现在来看,对方的胜算更大一点!这正是陈胜所担心,也担忧的事情!沈家大少已经被邹家和董家当成了一把无往不利的尖刀,欲要刺入苏北,插入港城! 这把刀不快,相反,从资料上来看很钝,可这把刀的刀柄上确刻着沈家的名号!这就使得这把刀,身份倍增,即便是钝刀,从某些方面上来说,也是旁人无法睥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