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9章 骚动不安的病床(下) - 超级保安

第459章 骚动不安的病床(下)

“你……你的手……把手拿开……”听似冷峻的声音,却夹杂着几分羞嫩之气,黑暗中的四目相对,并未让陈胜有一丝丝的退缩,反而,在徐子淇说完这句话后,手臂浑然用力,单掌覆盖到了对方傲、乳的表面之上,虽在徐子淇用力的挤压未触及到对方敏感部位,但也相差不远,忍不住轻掐了两下的陈胜,撩得徐子淇,近乎尖叫起来,身子止不住颤抖的她,压着声音的说道: “拿开……我让你拿开……”然而,无论对方如何扭动身子,陈胜就是一脸笑呵呵的表情,始终没有拿开的意思,这使得徐子淇内心是又羞,又怒,但又怒不可言,怒不敢动手。吊在半空中的徐子淇,气喘吁吁,连带着傲、乳也上下起伏着,这传达给陈胜舒适感,不言而喻。 “我只是放在这里不动,听话……”嘴角贴在徐子淇耳唇边的陈胜,温柔似水的一句,着实让徐子淇内心躁动不已……虽然没有说话,但她那沉默不语的姿态,以及微微松开的单臂,已经像陈胜表达了什么…… 在这种紧张且快乐并存中,在陈胜的轻声细语的安抚下,身子逐渐放开的徐子淇,在听到陈胜那微微的鼾声后,疲惫的紧闭上双眼,来时就赶了五个多小时的路程,今天为了陈胜又忙里忙外,再加上刚才身心上的刺激,使得徐子淇在度过紧张的那段时间后,浑浑睡着过去…… 然而,当时钟的时针指的一时,陈胜那均匀的鼾声逐渐停止下来,微微蠕动的眼角缓缓张开,似笑非笑的看着眼前熟睡的女人,整个人手掌不禁往前又侵袭了数公分,直至全掌盖在了上面…… 睡梦中的徐子淇,隐约感觉有人紧握住自己右、乳,昏昏沉沉的一夜,让她做了很多个支离破碎的梦,首尾不能相接,但唯一的共同点就是这些破碎梦境里,都会出现陈胜那猥琐的笑容…… 清晨的晨曦折射在病床之上,微微睁开眼睛的徐子淇,在看到身边的男人后,顿然精神少许,整个人被其半身压在身下,而对方那只咸猪手,更是肆无忌惮覆盖在自己右、乳之上,脸色诱红的徐子淇,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昨晚会答应对方这唐突,轻薄的行为,此时此刻的她,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醒了?”想要挪开陈胜左手的徐子淇,不曾想到碰及到对方的手臂,陈胜就已经醒来,目光有些躲闪的徐子淇,并没有因为陈胜的醒来而停止手中的动作,用力的想要撑开陈胜那塞进自己上衣内的咸猪手,可连试了几次,对方不但没有挪动半分,还借着自己这股力量,更可气的是自己竟然还有反应…… “别动……你……”额头都迈进被窝里的徐子淇,蜷着身子阻挡着陈胜那不老实的左手,可对方越是如此,陈胜越是起劲,抬起头的他紧咬着徐子淇耳唇,霎时间,一声让陈胜精神不已的呻吟声,下意识的从徐子淇嘴角内传出,顿时间,整个房间的气氛不断升高…… …… “可惜不是你,陪我到最后……”就在陈胜刚掀开对方的上衣,近距离观察徐子淇傲人的酥、乳之际,徐子淇那原本放于床头的电话突然响起,顿时精神少许的徐子淇,单手遮住自己的上衣,另一只手拿起电话,当她看到电话号码后,不禁紧张的唏嘘道: “别闹了,我爸的电话……”徐子淇的这句话,霎时,让陈胜停止了手中动作,但还是执意掀开了对方的上衣,让其那最少G罩的傲、乳,裸、露在自己面前…… 电话铃声响彻个不停,此时的徐子淇那还顾及都这一点,亮了一下嗓门,随后接通了电话…… “爸,您找我……”而此时的陈胜压在徐子淇身上,凑里过来,这厮丝毫不知什么叫天之之怒,流血千里的典故,竟从徐子淇的耳唇往下激吻起来…… “你现在在港城?”当徐振问完这句话时,陈胜已经把头埋入了对方傲、乳之间,身子猛然颤抖的徐子淇,用力的推着身边的陈胜,忘记了回答自己父亲的电话…… “喂?你在不在听电话……” “我在,爸这里的信号不太好,您……您在说一遍……” “我问你现在在港城?” “对……我在港城,中午就回京都报道……” “和陈胜在一起?”隐约听到自己名字的陈胜,停止了自己的恶作剧,凑上前紧搂着身边的徐子淇,双眸瞪的老大,等待着对方的回答…… “昨天下午去看的他,现在在酒店……”听到这句话,陈胜脸上露出了坏坏的笑容,单手猛然伸到的对方底裤内,吓得徐子淇一崛而起,双腿夹住,不敢吭声的捂住嘴角…… “注意下影响,还有在工作上你们合作我没有意见,但是在私交上,注意下距离,我说的你都懂?” “懂……懂……”徐振说什么,徐子淇都没听清楚,此时的她全身正与陈胜的手掌奋斗,这个天煞的男人,他这是在玩火。竟然……竟然…… “你的声音很不正常,是不是出什么事了?” “没有,刚睡醒还没从被窝里钻出来呢……” “嘿……这都几点了,洗刷下赶紧去京都报道,省的别人说三道四……” “我知道了爸,那……那我挂了……” “嗯……”待到陈胜听到徐子淇说完这句话,迅速收起自己的右手,径直的往床上一趴,把受伤的脊背裸露在呈现在对方面前,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架势…… 脸色诱红,气的说出话连的徐子淇,迅速的整理着自己的内衣,目光瞪着身边的陈胜,就当她欲要跳下病床之际,陈胜这厮呸不要脸的压在了她的腿上,嘟囔道: “你生气了?” “起来……我让你起来……”情绪激进的徐子淇倘若不是因为身边的陈胜身上有伤,铁定直接把对方推开…… “你就是生气了,我只是……趁机发展下咱们俩之间的关系而已……”听到这话,徐子淇爆发似得嘶吼起来: “要是让我爸知道了怎么办?你真以为你自己是多好的男人?都是上了榜的,你知道上次回去我爸给我说的第一句话是什么?就是要我和之间注意距离,为什么?你肖狗胜不比我清楚?吃着碗里瞧着锅里的,你有没有替我想想,我代表的不只是我个人,更是我爸的脸面,给人家当小三,你还让不让我爸混了……”说的激动之处,不禁潸然泪下的徐子淇,看起来如此痛心,她不是那种喜欢了不敢去面对的女人,可是,就像她所说的那般,她代表的不单单是她自己,更是徐振,徐省长的脸面…… 看到自己真的玩过火的陈胜,‘艰难’的坐起身,把其紧拥在怀中,稍微挣扎几分的徐子淇趴在陈胜胸口上痛哭起来,此时此刻的陈胜,不知该用什么言语来安抚怀里的女人,该看的都看了,该摸的也都摸了,就差最后一步,总不能甩鸡、巴不负责吧?自己这博爱的胸怀啥时候,能改一改…… 陈胜的怀抱给予了徐子淇心里的诸多安慰,在冷静之后,才想起医生的嘱咐不让陈胜坐立,尽量平趴在那里,从其怀抱钻出来后,徐子淇顾不得整理自己的衣物,赶紧让陈胜趴在床上,在此期间,陈胜还撩贱的把手伸进了对方的上衣内,引得徐子淇娇怒不已…… 贴心的喂完陈胜早餐,梳洗一番的徐子淇亦有些不舍的与陈胜分离,毕竟年前的报道,场面上的交际还是要有的,紧拉住徐子淇右手的陈胜,轻声的说道: “过了十五我就去金陵……”听到这句话,徐子淇身子猛然怔了少许,随后还是微微的点了点头,陈胜欲要去金陵发展的事情,已经不是什么秘密,届时两人在一起也不会引起什么非议…… 徐子淇的离去多少让陈胜有些多愁善感,倒不是因为没有把她推到的原因,而是自己过于无度索取,伤透了一个个女人的心…… 在受伤后第三天,在医师的叮嘱下,陈胜步履缓慢的在胖子搀扶下坐上了轿车,之所以那么急急忙忙的出院,主要还是留给几人的时间不多,本想回酒店收拾一下,晚上便返回港城之际,而就在这时,陈胜突然接到了与其一同出院肥龙的电话…… 龚山有踪迹了,果不其然仍在连岛,只不过是在港务区域,也就是正规商品进出货区域,那里偏离整个连岛,很难发现,但肥龙在这里扎根那么多年,若是在海关方面没有关系的话,怎么能发展成现在的规模,龚山的在此地暴露,也间接的向陈胜传达一个信息,邹华也在追查龚山,不然依靠邹家在苏省的关系网,足可以把他悄无声息的通过官道送出去,但现在宝兰实业也是四面楚歌,不想被人抓住把柄的邹华,只有弃子!也许弃子都是轻的,他欲有杀子的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