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4章 剑指城西 - 超级保安

第454章 剑指城西

在马静茹的引领下,陈胜一行碎步走进了骚客,虽然今天陈胜嘴上是请大家放松一番,但每一个人都不敢豪饮,只是在张姓男子的劝说,浅喝数口,至于陈胜更是寥寥喝上几口,和马静茹之间的交谈,也是天马横空,更多的像是老友之间的寻寒问暖! 一顿说不上‘各怀鬼胎’,但绝对心知肚明的‘夜宵’是在凌晨时分,才匆匆结束,起身离去的陈胜,再次紧握马静茹的右手,言语之间尽显‘巴结’之意,特别强调了不日将开辟金陵市场,希望马静茹能在这方面给予支持与合作! 在这件事上马静茹回答的很含糊,没直接答应对方,但也没有向上次那般一口否决!而是云山雾里,说难听点想合作不是不行,你得拿出合作的资本来…… 不过在面子上,马静茹可谓是给足了陈胜,一直把其送上车,看着陈胜的奥迪离去后才算转身走回骚客…… “表姐,今天跟在陈胜队伍里有一个肥龙的亲信,现在省调查组正在找他,您看……”听到这话,马静茹转头看向自家表妹,轻声的说道: “你见了吗?”听到自家表姐这句话,那名女子显然愣了一番,随后笑着说道: “没见……” “你前脚报信,我敢保证,后脚‘骚客’就会经历一次浩劫,肖屠夫,这不是他陈胜自封的,而是别人给予的……狠人呐,从来不会在乎你背后站的是谁,但每每他都能化险为夷,一次是巧合,两次的那就是妖孽了……” “静茹姐,既然您对他的评价那么高,为什么这次他提出进军金陵市场,您没有第一时间答应和他合作呢,毕竟……” “妖孽指的是个人,若是与底蕴雄厚的家族相对峙,就显得势单力薄了!邹华在港城吃亏可不小,而且就是因为他才使得董振天陷入进退两难境界,你真以为他会善罢甘休?沈家大少已经答应担任宝兰实业的市场部总监,这就是一个信号,明白吗?”听到马静茹这般解释,两人顿时沉默不语,这条路,远不止表面那么简单啊…… 高调与马静茹见面,打了个马静茹措手不及,明知对方是在借势,但马静茹仍无法‘拒绝’对方这种算计,毕竟场面上的事情,她总不能直接回绝,而那名肥龙的亲信夹杂在陈胜队伍中,更会让某些势力云里雾中,单单这份‘算计’,就足以让马静茹重新认识陈胜这个男人。他的崛起绝非偶然,但能否躲过眼前这一劫数,马静茹还需要观望…… 本不该出现在公众视野中的陈胜,冒着风险露面,这是王晨几人想不通的,特别是二子的也在队伍之中,估摸着用不了多久,警调查组就会派人前来抓人了…… 在回去的路上,仍旧笑容从容的陈胜,在即将到达景德商务酒店时,才喃喃的对众人解释道: “刚才那个女人是省秘书长唯一的闺女,有着金陵‘女诸葛’之称的马静茹,高调见面会暴露二子的存在,但他们敢抓吗?以什么样的借口?协助调查?可以,律师陪同吗,当天去,必须当天回,但这背后的影响,就深远的多啊……”陈胜的话,让原本沉寂的车厢,顿时更加的寂寥,他们都在消化着陈胜所说这些话的深意,一方面是惊讶马静茹的身份以及骚客的背后势力,另一方面在琢磨出陈胜的用意后,无不钦佩有加!这才是借势之道啊…… 果不其然,当陈胜的轿车刚一停靠在景德大酒店门口时,就有几名便衣先行亮出自己的证件,随后按照合法的程序欲要把二子带走,对于对方如此规矩的作派,陈胜并没有任何的阻拦,反而好生劝解二子,一定要配合警方工作,可当二子还未到警局之际,那名京都请来的名牌律师早已协同他的律师团站在门口等着,二子一下车,便凑了上去,前后陪同在二子身边,寸步不离,这使得原本跟打了鸡血的调查组,顿时焉了一般,面对着油盐不进的二子,他们根本没有更好的办法,只得把这一情况汇报给上级,然而,得到的答复确是一切按程序办事,隐晦意思就是没有进展,就放人…… 与此同时,那名被抓的中年男子,在遭遇到暗杀,得知是自己的原雇主欲要灭口之后,整个人的精神防线彻底崩溃,在他的认知里,欲要杀他,找他的应该是肥龙这边人,可谁曾想到,这些人竟是救赎自己的人…… 内心的彷徨与害怕,再加上陈胜的保证和引诱,使得凌晨十分,这名中年男子直接拨通了王海的电话,讲明来意,并要求警方给予保护后,在陈胜等人的护送下,在初五的早上直接向港城当地警局自首,而接待他的,则是港城政法书记王海本人…… 这一事件,顿时引起了高层轰动,而当这名中年男子,拿出证据证明自己是受人指示,教唆肥龙的亲信伪造证据,并亲自安排下人把约十公斤的冰毒在警察搜索肥龙名下船舶厂前,放入在其仓库内时,一时间,整个调查组‘人心惶惶’,几十号人,放弃春节假期,全力侦破被誉为有史以来港城最大的走私贩毒案,到头来,确成为一场做假供的闹剧?如果情况属实的话,那么遭殃的可是苏省上层那些直接领导…… 初六早上九点不到,省市委大院会议室里,数十名省常委重臣围在桌面前,聆听着苏省省委书记余华在那里慢条斯理的概述着去年整个苏省的经济发展状况,众人们知道,今天这场看似例行的省常委会意其实暗藏杀机…… 待到余华简单的听取了众人在经济上的意见后,进行了会议小结,随后扭头看向自己的下手的徐振,轻声的问道: “徐省长,今天的会议还有什么补充的吗?”看着两人那心领神会的目光交涉,众人内心顿时不禁倒吸一口凉气,难道两人在某些事情达成了妥协……听到这话的徐振,微微向余华点了点头,以示尊敬,随后轻声的说道: “在经济发展会议上,也许我提出这样的问题,可能显得有些不合时宜,但这件事,如果不尽早解决的话,影响将极其恶劣。白景奇同志,请您通报下港城走私贩毒一案件的最新进展……”听到这话,位列第五位的白景奇眉头紧皱少许,而坐在第三位的董振华,更是眉间挑动几分…… “徐榔头开始发力了……”这是众人第一时间所想到的……停顿少许,白景奇还是咬着牙,实事求是的把调查组事件进行了总汇,避重就轻,但凌晨那名中年男子的投案自首,他在会上还是做了简单的阐述…… “证人却是受人教唆?为偿还五百万的赌债?呵呵,听着跟故事似得,当初白书记在这件事情上就没有深入调查?” “徐省长,当初成立调查组时,是经过常委一致通过的,这件事情……”董振华的这句话,霎时让人感觉到了异常的气氛,在常委会议上,最忌讳的就是直接打断上级领导的询问,这董振华是急了吗? “一致通过的根本基于什么?基于省调查组拥有了确凿的证据?信誓旦旦的向省领导班子保证已经掌握了人证和物证,并进行了实地的考证,可现在呢?一场闹剧……我手里收到了一盘录像带,一份证词,一份录音带,各位若不是里面的场景过于打自己的脸,我真的希望能当众让大家看一看,听一听,调查组所说的证据有多么的荒唐可笑……白书记,这些东西,我都让人拷贝了一份送到了你的办公桌上,看一看,然后再给我们一个说法,给当事人一个说法,给港城人民一个说法……”言语激烈的说完这句话后,徐振再一次扭身看了余华一眼,微微点头,示意自己要说的话已经说完,缓缓起身的余华,轻声的说道: “散会……”随后率先走出会议室大门,紧随气候的徐振在其背后慢了半步,两人边走边说,不知在嘀咕着什么…… 而就是两人的这一番作派,霎时让众人看清了一个事实,省委班子要有大动作了…… 大年初六,对于春节期间停业的商家来说,是个不错的吉日,祭拜过了灶神,财神,第二天开业,也能博得个好彩头!继而,初六这一天从早上六七点钟一直中午十二点之前,鞭炮声,络绎不绝!甚至比除夕深夜都要密集…… 位于连岛东郊,毗邻岸口的舟山船舶厂,在停业整顿了近半个月后,高调开业,鞭炮声,锣鼓声响亮至极,门口单单所请的仪仗队就近五十人,更不用说来围观,道贺的老板了! 主持开业仪式的不是别人正是躲了十多天的鸽子,虽然外面天寒地冻的,但这厮还是风骚的穿了身得体的西服,站在台中央,激情洋溢着嘶吼着什么,虽然撇的是普通话,但这落在站在人群边缘的陈胜耳里,总感觉那么不伦不类。 数天的布局,只等今天凌晨的收网,当在得到第一手资料后,陈胜连夜让田生独自一人开车飞飙至金陵,把这些资料交到徐子淇手中,至于这份资料最终怎么会出现在徐振手中,这就是他们父女之间的合计了,真正的见识到了徐振在苏省的威望,仅仅在常委会议过去一个小时,原本张贴在舟山船舶厂上的封条,就被有关部门低调的撕去,这撕去的不单单是封条,撕去的更是省调查组的颜面。

上一篇   第453章 缘分啊

下一篇   第455章 绞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