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0章 春节到(下) - 超级保安

第450章 春节到(下)

虽未见过老支书本人,但孙二娘已经从陈胜的口述,陈淑媛的‘奇遇’知晓了这个老人不单单是个国士般的大儒,更是一位潜在势力,手能通天的大能!最主要的是,他是陈胜的爷爷,唯一的亲人…… 快步走到房门前的陈胜,迅速拉开的房门,当他看到手里领着一头腌制好的小野猪时,整个人有种被雷击的感觉,更夸张的是赵父和赵母手里捧着两匡鸡蛋,看那成色显然是自家土鸡下的鸡蛋,这两大篮子待攒多长时间啊…… “兔崽子,拎了一路子了,想要累死我这个老家伙啊……”听到老支书这句暴口,回过神的陈胜赶紧上前接着这头老支书亲自腌制的小野猪,一般人还真没这个待遇…… 此时站在陈胜身后的孙大山快速的从陈胜手中接了过来,已经起身站在陈胜后面的孙二娘,显得有些‘不自在’,更有种小女生见家长的感觉…… 抬头的老支书掠过陈胜盯着孙二娘,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她那微隆的小腹,嘴角还乐呵呵的不知的还以为是老色狼呢…… “不错,不错……是个胖小子……” “靠,这你都看出来了……”已经通过医院B超确定是男孩,可这事也是刚知道还没给老支书所,他这一眼火眼金睛啊,立马瞅出来了……理都没理陈胜,直接把堵在门口的陈胜推开,快步走到孙二娘身边的老支书,轻声的说道: “你咋站起来了呢,去坐那就成了,别动了胎气……”愣在门口的陈胜,‘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吐沫,回过头的他赶紧从赵母和赵父手里接过那两篮鸡蛋,欠着身子让几人进去…… 老支书穿的并不华丽,反而还很质朴,这使得躺在病床上的孙母不至于过于紧张,身为女性的赵母以家长的派头与孙二娘,孙母闲聊着,时不时问及一些她们琐碎吧唧的事情,而老支书一直乐呵呵的看着孙二娘,面容甚是呆板…… “老支书,赵叔,婶,喝水不,我就给你们倒……”待到陈胜说这,孙二娘才意识到自己的失礼连忙起身要去倒水,而这时,比她更迅速的老支书猛的一下窜了出来,笑着说道: “哪能让孙媳妇倒水,曾孙子出来不踢我啊?我自己来,自己来……”七十过五,老支书说话还那么时尚,看到这一幕的孙二娘哪肯哪,先不说他的身份如何,单单他是收养了陈胜这一点,就值得她这个当孙媳妇的伺候…… “你们也别争了,我来……老支书是重口味,只有我拿捏的准……”听到陈胜这话,老支书乐呵呵的点了点头…… “其实,我和二花只是做做样子,等的就是你这句话……”早已对老支书‘为老不尊’的派头习惯的陈胜,甩手‘切’了一声,老实的拐入了厨房内……倒是站在那里的孙二娘显得极为尴尬…… “孙女啊,来的急黄,没带啥见面礼……”边说老支书边从内兜里掏出一个一串佛珠,看其成色绝不是一般的玉石…… “这个你收下,不值啥钱,但算是我这做长辈的一个心意……”本想推脱的孙二娘,还未开口,就听到陈胜那高亢的声音从里屋出来。 “二花,一定要收着,哪天咱破产了,把这快佛珠买了,还能在沪市买栋别墅呢……”听到陈胜这话,孙家人顿时震惊不已,这得值多少钱啊,此时端出茶杯的陈胜,笑着继续说道: “收着,这给二子的第二层保障……”看到孙二娘不好意思的收下这佛珠,老支书脸上的笑容更加浓郁了…… “老支书,那啥,你们咋来港城了?我们正准备晚上回肇家浜呢……” “还不是为了你们几个小兔崽子,产业放在这里你们放心啊?我们几个一合计,干脆也出来潇洒,潇洒,今晚就住那个什么……武仁那叫什么大酒店……” “景德大酒店……” “对就住景德大酒店,还待是总统套房,养你那么久,该回馈点了……”听到这话,陈胜一拍大腿,焦急的说道: “总统套房租出去了,咋弄?要不您住大厅吧……”说完,赵武仁那憨厚的笑声‘哈哈’的响起,对于一老一少这样的交谈,孙家人显得有些不知所措…… 这一次,河马的家人,顺子的家人也都来到了港城,这会应该回到小四合院提前张罗着晚餐了,二炮有对象的事,赵家二老也知道,只不过是随着老支书先来了陈胜这里,估摸着心里这会也犯急,想看看儿子找的啥样的媳妇…… 在病房里几人聊了近半个小时,老支书才起身离开,因为孙母还有两瓶吊水没完,继而,孙二娘留在这里,等家里张罗好了,陈胜再来接他们…… 出了郊区医院,赵武仁夫妇直接被陈胜派人送回了小四合院!而老支书则陪同陈胜一起去趟人民医院,这是老支书特地要求的…… “你啊你……出来一趟钱没挣多少,姑娘到祸害不少,我这个老家伙也得陪你倾家荡产……”边说老支书边从内兜里找个喜欢的玩意,马上准备当见面礼送给王丽…… “这次你带的够不够啊,还有几个呢……” “我劈了你,就这么点家底,没了你靠你养啊……”听到老支书这句话,陈胜‘嘿嘿’挠头笑了笑…… 说来也巧,当陈胜搀扶着老支书赶到王丽病房前时,便看到了童育民的秘书站在门口,显然,这位港城市长,选择在这个时候来,也是为了避嫌,打着春节的幌子,慰问下工作在第一线负伤的民警也是市长亲民的一种表现吗…… 不过,童育民并没有大张旗鼓拉开架势,只是独自前来带着秘书而已!在渔湾处理事务的王海,也赶了回来,此时正陪着童育民坐在病床前…… 就在这时,病房的房门突然被推开,当童育民看到陈胜搀扶的老支书时,下意识立刻站起了身,神色恭谨的喊道: “赵……赵老……您什么时候来港的,怎么也不提前通知我一声,晚辈好准备一下……” “呵呵,跑不了,我在这住到十五呢……”当王海看到童育民对陈胜所搀扶的老人,恭谨有加时,顿时啥了眼,就连躺在病床上的王丽以及王母都有些不知所云…… 这老人啥身份…… 官方性的向王海,王母以及王丽介绍了老支书的身份,当王丽得知眼前这个鹤发童颜的老人便陈胜现在唯一的亲人之时,顿时显得手忙脚乱,掀开被子下床也不是,坐在床上看着也不是,虽然半张脸被纱布遮住,但其脸上所表现出的窘迫,众人还是一目了然的! 俗称‘自来熟’的老支书,到哪都跟自己家似得!在与王海夫妇简单寒暄后,碎步走到了病床前,一脸慈祥的笑容看着王丽,这让初见老支书的王丽显得很羞愧…… “爷爷……”虽然羞嫩,但还是羞答答的喊了老支书一声…… “哎……呵呵……虽然裹着纱布,但单单轮廓就是俊,喊我声爷爷不能白喊喽,来这你收着,算是见面礼了……”边说老支书,边把事先准备的礼品递到了王丽手中,本想婉拒的王丽,在陈胜帮衬下,连声答谢中,接过了礼物…… 重新坐回了原位的老支书,更像是长辈般从王海和王母那里询问着王丽现在的病情,在得知手术很成功哦,老支书笑的更加灿烂…… 原本一直坐在老支书身边陪着笑脸童育民,在老支书语毕的时候,恭谨的说道: “赵老要是早来一天的话,说不定还能和徐省长见上面呢,今天下午刚走……”听到童育民的这句话,王海和王母的身子绷直少许,眼前这老人到底是何身份,徐省长…… “见了,来港的当天就去我那了,待了一晚第二天凌晨就回港了!”听到老支书这句话,童育民恍然大悟的点了点头,倒是王海一家有些吃不消了…… “徐省长还特地嘱咐我,让我常去您那,聆听教导……” “说的好听啊,怕我蹬蹄子吧,哈哈,他有这份孝心,我就知足了!放心好了,老夫掐指一算,这身板最少还能活十年……”说道这,老支书抿了抿嘴,接了一句: “他徐振不迈进京都的大门,我不敢死啊……”这句话说的有些凄凉,但听在众人的心里,猛然颤抖一下,霎时间,王海对眼前这个老人的身份有了初步的定义……看到气氛因为自己这句话,有些沉闷,老支书主动对童育民说道: “自从董家小子来港之后,我就一直观察你,不错,不管怎么说,你的心是安的下来……” “谢谢赵老的称赞,育民要学的还很多……” “呵呵,不用拘谨,就是拉家常而已,以一个过来人身份,给你们点经验!董家那老家伙,还是功利心那么强,生怕老黄家,柳家,徐振把苏北给分吃了,岂不知,金陵仍是苏省的政治中心,让董振天放弃自家大门,选择一个陌生的城市,而且直接给了那么高的职位,这本就是一大失误,随后事后认识了不足,连番调兵遣将,安排亲信下港,可这些都是要付出代价的……废棋啊,想再收回都难了!”听老支书谈苏省政局,几人都不敢接话,毕竟都身在局中,没有老人看的那么远…… “这段时间,又整了一个什么……隔山打牛,他还真看得起我家狗胜,岂不知,看似天衣无缝的布局,其实才是最大的败笔,太急了,有些东西已经深入人心,靠转移视线,是从群众心中抹不去的。在这一点,育民啊,你和徐振做的都不错……”听到老人第二次称赞自己,童育民,笑的更加发自肺腑了,但仍旧没接话。

下一篇   第451章 想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