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9章 春节到(上) - 超级保安

第449章 春节到(上)

然而,就在前排的两人紧张不已之际,后排的陈胜和荣成天竟同时大笑起来,笑声很嘹亮,甚至就连站在车外的胖子都能听的清晰…… “耽误您返港了,一路顺风……” “谢谢你的提醒,老夫会铭记在心的!不过,树大招风,这个词我想肖总不会不知道的……”正欲下车的陈胜,听到老爷子这句话,停下了手中的动作,扭过头,看向荣成天淡淡的来了一句: “那就成林,不做树……”霎时间,陈胜霸气‘肛瘘’,面容灿烂的走下了汽车,径直的往自己的奥迪驶去,坐在车厢内的荣成天,眯着眼睛,把目光投向陈胜的背影,枯木般的双手抓拐棍扶手‘吱吱’作响,冷言道: “回港……” 在对荣成天说出这番话后,陈胜感觉发泄了那般!对手的作用,不单单是鞭策你成长,更是有一种‘攀岩’的快感!当曾经那些在你眼中高不可攀的大山,一座座被你征服之时,那种‘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的成就,真的让你流连忘返! 陈胜知道,即便现在‘病入膏肓’的荣成集团,也不是百盛所能染指的!毕竟盘踞港城那么多年,所积累的财富和人脉,不是一朝一夕就能瓦解的!但男人,若不对自己狠一点,他永远都不明白自己有多大的潜力!想想明白周瘸子的逆袭,陈胜内心就有一种兴奋感!也许自己会烟消云散在众人的记忆当中,但他所铸就的成就,绝对是常人无法睥睨的,这就够了不是吗? 就在陈胜思索之际,陈胜的手机震动而起,拿起电话的陈胜,笑着接通了电话。 “王哥,怎么了?” “从京都请的一线律师已经到连岛了,现在正陪着龙嫂与警察交涉,如果不出意外的话,会有二十分钟的会面时间……”听到这话的陈胜,微微‘嗯’了一声,随后对其说道: “我这就赶过去,看看龙哥减肥成功没……” 在国内这个大环境下,律师的地位比不上西方那么刺耳,但陈胜这次所请的可是通过徐子淇请来的京都一线律师,说难听点,那可都是帮官二代打官司的有背景律师,再加上,王海的从中牵线,这使得原本不可能的事情,变成了可能。当然见面时,会有层层的看护在旁边…… 赶到了连岛看守所,下了车的陈胜,便在门口见到了肥龙的老婆正与一名五旬老人在那里简单交谈着,肥龙能有如今的成绩,龙嫂功不可没,这个和孙二娘有着一样魄力和手段的女人,从十七八岁跟着肥龙一直到现在从未有过怨言的女人,绝对值得陈胜等人的尊敬!这也是为什么肥龙在外面即便遇到再好的女人,也只是小三的原因…… “嫂子……”领着胖子几人,走到龙嫂身边,几人都恭谨的喊出了这一声…… “陈胜,这段时间辛苦你了,东奔西跑的,过年都不安生……” “嫂子说这话见外了,若没有龙哥当初提携,哪有我陈胜如今的地位……陈律师,麻烦您不远千里,春节时来港,辛苦了……”听到陈胜这话,这名‘尽职’律师,官方性的寒暄了几句,随后几人一同走进了看守所内…… 现在肥龙的罪名还未成立,只是配合调查,继而无论是衣着还是住处都与普通罪犯不同,再加上,肥龙在连岛经营了那么多年,与看守所的交际也不浅,继而,陈胜等人一直不担心肥龙在里面的情况…… 可即便如此,两天来,被审讯组连番轰炸,在见到肥龙时,他的脸上还是一脸的疲惫!不过精神头很好…… 探监的房间的并不大也就十平米作用,在警方的规定下,律师只带着龙嫂和陈胜两人进入房间内!黑色狰狞的铁门在三人进入房间后不久,‘砰’的一声被拉开!厚重的声响,预示着这扇铁门的重量…… 当肥龙脸色稍显憔悴,胡子拉撒的出现在众人面前时,一项以‘铁娘子’著称的龙嫂不禁潸然泪下,但眼里仅仅是在眼里打转,并没有流淌下来,背过身去,擦拭眼角的泪水!当她再回过头看向肥龙时,则变回了‘河东狮吼’的模样…… “干女儿收的不错吗,都收到了床上了!而且绿帽子带的都赶上东方明珠了……”龙嫂的强悍,陈胜是有所耳闻的,可当他听到对方一开场就直言不讳的语言,着实‘震惊’不已啊,猛女啊……听到龙嫂的这句话,陈律师紧握拳头堵住了嘴角,低下头干咳了两声,示意语言方面的用词。而原本守在一边的狱警,在听到这句话,差点笑场,幸亏赶紧扭过头了制止了自己这一动作…… 但肥龙听到这句话后,除了表情有些尴尬外,其他仍旧一副小男人的模样,轻声细语的问道: “姗姗,咱家大旺,小旺咋样了?想他爹没?”肥龙是个有福之人,龙嫂只生一胎,就是双胞胎,还是男孩!这可把肥龙兴了几宿没睡…… “知道他爹,被他们的小妈诬陷了,正在家发脾气的……”听到这话,就连陈胜都hold不住了,轻声的说道: “嫂子,咱语言别那么锋利,我听着都寒心……” “没事,兄弟,没事,我习惯了,真的习惯了……哈哈……”一如即让的豪爽,无论身在何处,那副大嗓门,那样的直爽的性子都不曾改变,这就是枭雄的气势…… 龙嫂也有温柔一面,只是她现在气在心头,不然也不会在肥龙被抓后,东奔西跑的疏通着…… 肥龙和龙嫂之间的谈话占据了二十分钟的百分之六七十,大部分都是在谈家常,两夫妻俩显得很默契,也很从容…… “狗胜,这段时间幸苦你了,等俺出去,请你喝大腕的酒,对了,二姐几个月了?” “才四个半月……” “咦,你又淫、荡了……”这都什么人啊……陈胜瞪了他一眼,随后说道: “在里面咋样?适应吗?” “还成,别睡船舱舒服多了,最起码不晃,再说睡这也踏实,那么多保镖呢……呵呵……”逢高云淡的一句话,霎时透出了肥龙的豪气…… “再待几天吧,春节你是出不来了,十五倒是差不多!” “呵呵,不急,这帮孙子诬陷我也就算了,还败坏我的名声,这次我出去,谁看我,头上都有一顶绿帽子……” 几人之间的交谈很简单,并未涉及到任何事情,平常怎么聊,在这就怎么聊!而他们不知道,在他们几人坐在这里聊天时,监控室里一位五旬老人正仔细聆听着…… 沉默少许,在听到几人之间聊天很随意时,特别是当陈胜说道‘十五’就能出去后,他的脸上扬起了几分阴霾,对身边的一名男子说道: “现在证据还不充分?” “白书记,无论是走私还是贩毒,现在我们只有人证,没有物证,特别是账本这些,更是干净的很,我们……”说话的不是别人正式省公安厅副厅长黄博,而白书记,则是苏省政法书记白景奇…… “抓紧时间,这件案子上面有很异议啊,走私这事,本来是海关的事情,我们已经只是靠着贩毒才拉扯过来的,而且不知是谁把这件案子捅到了媒体那里,现在外面传的沸沸扬扬的……特别是省调查组下来的这几天里,更是激起了群众的激烈发应,已经有人都捅到省里了……”听到这话,站在白景奇身边的黄博,脸色极其难堪,自己本就是个‘替罪羊’捅马蜂窝的马前卒,听白景奇这意思,若是查不出个鼻子眼来,自己要一力承当责任啊…… “港城当地政法系统配合工作吗?” “很配合,王书记基本上都是一个旁听者的身份坐在一边,基本上重要的会议,他也都回避,从港城城区也调来了几批经验老道刑警……”听到这话,白景奇微微皱起了眉间,按理说,这个王海应该很紧张似得,毕竟若是牵扯到陈胜,他也难逃连带责任,可为什么……难道,他们之间真的没什么…… 就在两人商谈之际,已经过了探监时间的肥龙被重新带回了看守房内,临别之际,肥龙意味深长的看了自家女人一眼,浓浓情意表露无遗! 走出看守所的陈胜,与龙嫂简单的闲聊了几句便各自分开,至于这个陈律师,下午也将直飞京都,后天再来会处理此案! 今是三十,国内传统最重要的节日,继而,随着陈胜来连岛的众人,在吃完午餐后,一同又返回了港城,毕竟这样的日子,对任何一个华夏人来说,都是举足轻重的…… 赶到港城的时候不过是下午两点多钟,回百盛与二炮商讨了一些事宜的陈胜,匆匆的往郊区医院赶去,孙二娘的母亲术后,他还真没去过几趟,把人家闺女的肚子都捅大了,这个做女婿的整天又神出鬼没的显然是不尽职的,再加上今天是团圆夜,继而,陈胜还特地在去之前买了些干果之类的东西…… 看着陈胜大包小包的走进病房,挺着微隆的小腹,艰难站起身的孙二娘,微笑的说道: “你还跟真的似得,三十还知道买东西?假不?” “就是平常,我买东西看咱妈也不假啊,你说是吧伯母……”已经能坐起身的孙母,乐呵呵的点了点头,不过还是唠叨几句让陈胜以后别破费了这里不缺吃的,对于这个女婿,老人是由心的欢喜…… 孙大山是一如既往的沉默寡言,特别是经过了上次遇袭事件后,这厮像变了一个人似得,现在他在百盛俱乐部里跟着胖子和猴子打理事务,据说人很勤奋,也很上劲,毕竟年龄在那放着的,一些事情上处理的也很圆滑,对于这一点,陈胜是由衷的欣慰…… 就在几人其乐融融,准备到了五六点钟带着孙二娘回肇家浜一趟之际,原本紧关的房门突然被敲响,而门口的保镖也严声斥责着…… “你们找谁?” “我来看我的曾孙子……”听到这话,陈胜猛然站起身,脱口道: “老支书……”听到这个名字,孙二娘都不禁紧张几分,原本握在手中的水果刀突然脱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