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6章 渔湾突发事件 - 超级保安

第436章 渔湾突发事件

紧拉的双手,直至到了村口才松开!此时陈胜和徐子淇身上衣服因为两人忘情的热吻,浸泡在雪堆中过久,已经湿透…… 赶回赵家,着急在院内等待着两人的徐子鹏,看到对方安然无恙归来后,脸上霎时露出了灿烂的笑容,赵母以及赵武仁听到门声后,匆匆的从里面赶了出来,见到两人的身上的衣服已经浸透,赶紧催促着两人进屋换衣服…… 陈胜留在这里还有几身便装,不难找到!至于徐子淇则先凑合着穿着赵母的内外衣!正脱着衣服的陈胜,突然听到了推门之声,下意识的看向门口,只见老支书手背在腰后,一脸笑呵呵的走了进来…… “我说,你进屋咋不敲门呢?万一我春光乍泄怎么办?” “呵呵,你说你身上,我什么地方没见过,还春光乍泄呢……昨晚故意的吧?在山里陪我这个老家伙那么多年,你会看不出晚上有雪?” “知我者,莫过于老支书您了……” “我可告诉你,你徐伯走时脸色极其不好看,你的花名可是上了榜的,我看你怎么办,得罪了他,你在苏省寸步难行喽……” “别介老支书,你可不能见死不救啊,我才二十出头,这……” “别跟我贫嘴,早上的时候,二炮电话直接打到家里了,说是联系不上你,应该事情不小,你给他回个电话……” “嗯?”听到这话的陈胜,眉头紧皱,顾不得套上外套,直接冲出了房门,刚才在山上翻滚时,手机不知遗落在了那里,这会陈胜,只能依靠家里的电话…… “怎么了二炮?出什么事了?” “谢天谢地,胜哥你终于回电话了,渔湾在建别墅项目出问题了,肥龙直接被警察带走,河马在赶过去的途中,被人偷袭了……” “嗯?怎么回事?现在河马怎么样了?” “那厮壮的跟头牛似得,逃过了一劫,不过身上也留下伤,至于肥龙,从现在得到的消息,是被他的小情妇举报,走私,而且还在他名下的船舶公司内搜到了一批冰毒……”听到这话的陈胜,身子冷不丁的愣在那里,肥龙的脾性他是知道的,虽然为人心狠手辣,但绝对是个有底线的人,走私这一块是他起家的基根,但一直遵从道上的规矩,即便是间接掌控渔湾大小事务后,亦是如此,对于毒品是痛恨不已,他绝对不可能在这个上面出问题的……至于河马的被袭,仿佛预示着另一个问题…… “抓人只是烟雾弹,是有人想趁机横穿一脚渔湾的产业……”当真是,不是猛龙不过江啊,肥龙在渔湾那一带经营了数些年,上下关系都已经疏通,怎么会说抓就被抓呢? “谁动手抓的肥龙?渔湾当地警察?” “据说不是,现在还没有确切的消息,不过,听留守在那里的兄弟传来的信息,肥龙被抓之后数个小时,渔湾当地派出所的人,都还不知道……” “吗的,手还能通天不成,在家等我,我这就回去……”说完,陈胜急匆匆的挂上了电话,快速往后院冲去…… 简单的和老支书说下渔湾那边的情况,打了声招呼的陈胜,快步的往门外走去!而此时一身农家妇装的徐子淇刚好与徐子鹏一同走了出来。在与徐子淇的眼神交汇中,对方显然有些羞嫩,欲要掩盖什么似得,躲闪着眼神…… “婶,叔,我得赶紧赶回港城,公司那边出了点事……过两天俺们再一起回来……” “嗯……去吧,去吧,你们兄弟几个注意身子……”听到陈胜这话的赵母,唠叨的叮嘱道!给予赵母一个安心的笑容后,陈胜重重点了点头,与徐子淇,徐子鹏一同走出了院门…… 算是见过了长辈,临近春节,徐家兄妹也得赶着回金陵,紧握住徐子鹏手面的陈胜,并未与其多寒暄几句,告知年后会去金陵找老哥喝酒后,两人便停止了交谈…… 至于徐子淇,陈胜只是与其微微点了点头,便转身跳上了轿车,会意其意思的徐子淇紧跟自家兄长坐上了汽车,两辆轿车在镇口分开…… 返回金陵的高速公路上,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徐子淇,用指尖抚摸着自己的嘴角透过车窗看向车外,嘴角挂着淡淡的笑容,这样的姿势,这样的笑容,自打汽车上了高速就一直保持着…… 开车的徐子鹏时不时的侧头看向身边的家妹,一脸诧异的她,直至行驶了近半个小时才开口说道: “子琪,你们做完,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啊?”回过神的徐子淇,在听到徐子鹏的这句话后,身子亦有些紧张,但作为一名出色的记者,见多识广的徐子淇最不缺少的就是演技! “发生什么?你希望我和他发生点什么?小屁孩一个,今年才二十三岁……” “真的?现在可流行老牛吃嫩草,我看你这一副花痴样,是不是……” “徐子鹏……什么老牛吃嫩草,我在你眼里年龄很大吗?”听到徐子淇突然发飙,坐在其身边的徐子鹏感觉解释道: “不……不……我的意思是陈胜这只老牛,想啃您这颗嫩草……我家琪琪才十八……”听到这话,徐子淇的眼眸半眯着,气愤的说道: “你的意思是我在装嫩?” “哪有,我妹子天生丽质,人见人爱,花见花开……哎呦……琪琪轻点,轻点,别掐了……” 正当徐家两兄妹在高速上,‘互掐’之际,陈胜已经驾车疯狂的赶回了百盛!黑色奥迪刚一驶进百盛大院,闻讯从楼上下来的二炮就凑了上去,在他身边是手上裹着绷带吊在脖颈上的河马…… “咋回事?河马,几个人阻击你?” “人到不多,但各个都是好手,而且事发突然,他的车是从近渔湾的岔口直接撞上来的……”三兄弟,边往办公室走,边轻声交谈着…… “嫂子呢?接回来没?” “刚打完电话,快下高速了,还有,狗胜,在观海别墅项目验收不合格,上面说是渔湾那一块地下面有流沙,不易建房……” “去他吗的,老子最高就建两层,地基根本就涉及不到流沙层……”听到河马这句话,陈胜停下脚步,暴口道!此时的站在他身边的二炮和河马都没有开口,紧盯着身边的陈胜…… 推开办公室的门,坐在沙发上的陈胜,仔细向两人询问着渔湾的事情!因为事发突然,河马又在路上,被阻击,继而,现在只能等那边的兄弟陈法蓉传来的消息…… “跟五叔打过电话了吗?让他派几个能手去当地打探下消息……” “事发后就已经安排了,现在还没什么重要的消息……”听到这的陈胜,猛抽两口香烟,眉头紧锁起来!若是在平常,这种事情的隐蔽的工作根本不会做那么好!毕竟那些当官的就是要放出这则消息,要么是敲山震虎,要么就是想要送点什么。这一次怎么的保密工作怎么做那么好? 事出反常,必有妖…… “你们谁的手机我先用下,我去趟医院,看看王海在不在那,这件事情,先从官方路线抓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