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4章 放心好了,绝不捅你 - 超级保安

第434章 放心好了,绝不捅你

白娘子故意下雨骗许仙的伞,祝英台十八相送时装疯卖傻调戏梁祝,七仙女挡住董永的去路,牛郎趁织女洗澡时拿走她的衣服……‘文献’证明:历史上一件件脍炙人口的‘奸情’,都是从耍流氓开始。 ‘流氓’是一种境界,耍好了那叫‘幽默’,侵浊人心!耍不好了,那叫‘色狼’。依旧能达到侵浊人心的效果,只不过第一个是顺其自然,第二个得用些力气…… 打小就在老支书的鞭策下熟读古书的陈胜,当然知晓‘老祖奶奶’们给予后事启示,混迹花丛那么久,已经成功把‘流氓’融入骨子里的他,在顺其自然和用些力气同时施展下,捕获了怀里的徐子淇…… 男人有时态度强硬一些,只会让女人变着法的顺从! 清晨的阳光透过门缝散落在木屋内,微微蠕动眼角的徐子淇,手臂挡在眼前,当她朦胧中,看到那道熟悉的身影,站在门前不知在捣鼓啥时,霎时清醒过来的徐子淇,首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掀开被窝看看自己的衣服是否整齐如初…… 原本背对着徐子淇的陈胜,听到身后这么大的动静,下意识的回过头,看着动作夸张的徐子淇,恨不得连袜子都检查一遍,陈胜肆虐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别查了,睡的跟死猪似得,脱光又给你穿上了……”听到陈胜这话,徐子淇脸色微红,黛眉紧凑的看着陈胜,喃喃的说道: “你要真有那么大的本事,我就跟着你,还悄无生意的脱我的衣服……”听到这话,陈胜站起身,放下手中的活,轻声的说道: “徐大小姐,你屁股上貌似有个胎记,胸前有颗痣,很有风味的……你觉得呢……”听到这话,徐子淇脸色顿时变得煞白,如同疯了一般欲要冲下床去,而此时,侧身压住对方的陈胜,单手钳住对方的双臂,另一只手刮过对方的脸颊,笑着说道: “别忘了你刚才说的什么……”说完陈胜肆虐的大笑几声,转身继续着手中的活…… “你……你……”羞怒不已的徐子淇迅速坐起身,指着陈胜的背影…… “好了,不逗你了,不睡就起来的吃早餐。趁着天晴咱们赶紧下山……”逐渐冷静下来的徐子淇,回味着昨晚所发生的一切,对方想要在悄无声息的情况下脱了自己的衣服,那显然是不可能的,那么他又是怎么知道自己身上的特殊符号呢? 就在徐子淇思索之际,浓郁的米香从门口处传来,伸出头的徐子淇,看着陈胜搅拌着因为沸腾而翻滚的米粥,还别说,真有些饥饿…… 小心翼翼的套上自己的皮靴,看着桌面上那打好的洗脸水和未拆封的牙刷,徐子淇轻声的问道: “这些东西……” “本来都是老支书提前给我备好的,但你来了,就不一样了。远来是客,虽说没交陪睡钱,不过,下次去金陵,再约你……我再睡回来……” “你去死吧……没个正经……我问你,你是怎么知道我身上的胎记的……” “我告诉你了,昨晚……”看着徐子淇那咬牙切齿的脸色,生怕惹毛对方的陈胜,转口道: “上次温泉,咱们贴那么近,你的裤衩又那么小,怎么会看不到呢,猪一样的脑子……”听到陈胜这句话,徐子淇总算释然,不过身子只愣了一会,随后说道: “好啊,那时候,你就敢亵渎姐,你不想活了……” “你都脱成那样了,不就是让我看的吗?别激怒我啊,昨晚都挣扎了一夜,在推与不推之间徘徊,好不容易做一次纯洁的男人,让我继续演下去……千万别捅了这根导火线了……”对于陈胜这夸张的语言,徐子淇虽然不屑,但也不敢真的去尝试,咽下这口怒气,待到下山,非狠剥他张人皮不可…… 简单的洗漱后,坐在炉前的徐子淇接过了陈胜递过来的米粥,白色米汤内夹杂着不少的肉丁,入口后,甚是香嫩,肉很细腻,再加上米粥被陈胜加了点盐巴,吃起来别有一番风味。 “这是什么肉?那么香?” “蛇肉……今早刚从洞里刨的……” “噗”听到这句话,徐子淇喷出了嘴里还未咽下去的米粥,一脸惊慌…… “蛇肉?”打小最怕这种无脊椎动物的徐子淇,从不去尝试这种食物,哪怕是港城最富盛名的‘豆澹’她都不敢去吃,更别说蛇了…… “别那么夸张,这饭你不吃也得吃,下山的路比上山的路更难走,路滑,要是没了力气,可没人帮你……” 亦如陈胜所说,下山的路本就崎岖难走!再加上大雪的挤压,温度的骤降,使得路面更加的寸步难行……本来性子要强的徐子淇,不愿再让的身边这个登徒子,占自己一丁点便宜,但在连续摔了数跤之后,这妮子总算老实了,不但让陈胜狠牵着自己的手面,甚至在有些路段,更是紧搂着对方的臂膀,虽然隔着厚重的衣服,但陈胜亦能感觉对方那傲人酥、乳的挤压…… “不行了,不行了,走不动了!这还要多久……我记得……我记得咱们上来时没用那么长时间啊……” “废话,上来时,咱是直线攀爬上来的,没走弯路,现在咱是绕着弯走好路,当然时间久了?” “这还是好路,我的个天啊,大概还得多久……” “快了几分钟而已……” “肖狗胜这句你说了十多遍了……” “徐大姐,你不也问了十多遍吗?这次是真的还有几分钟,加把劲,马上就到了……” “你饶我吧,我真的走不动了……”听到徐子淇这句话,掐着腰站在那里的陈胜,四处张望着,当他看到开发花山的工程队留下来的木板时,碎步小跑了过去,扯下一根钢条,蹲在那里不知在捣鼓着什么…… 一边拍着自己的小腿,一边侧头看着陈胜脊背的徐子淇诧异的问道: “喂,你做什么呢?”听到这声喊声的陈胜,没有回头的问道: “你会溜冰吗?” “嗯?”就在徐子淇诧异不已之际,转过身的陈胜,手里拎起一个木板,上面用钢丝串着,微笑的向徐子淇走了过来…… “下面一段路,坡度不大,而且四周没有什么陡峭的断崖,玩双人滑板?”看着陈胜手中那简易的‘滑板’徐子淇紧皱着眉头,有些质疑的问道: “你确定不会车毁人亡?” “这得看驾驶员的本事……”说完,陈胜把这块底部有两块底块的木板放在挤满白雪的小路上,毫不犹豫的一屁股坐了上去,手里拉着钢丝,微笑的抬头看向徐子淇,轻声的说道: “你是坐前面,还是后面,先说好,后面没有安全保障,速度过快,我可拉不住你……”听着陈胜这句话,徐子淇犹豫了几分,轻声的说道: “前面,不过你在后面得给我老实点……” “放心好了,绝不捅你……” “你……”正准备叉腿的徐子淇,在听到这句话后,脸色娇红的怒瞪着陈胜,最终在陈胜的拉扯下,这妮子,才算坐上木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