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0章 身世 - 超级保安

第430章 身世

晚餐之后,徐振被老支书拉到了书房,徐子鹏倒和赵武仁因为收藏方面有着共同的嗜好,聊到了一起,无论是二炮还是狗胜都没继承他这个优势,平常在农村又苦无知己,这下碰到‘同行’,赵武仁献宝似得把徐子鹏拉到了自己的储藏室内,这不看不知道,一看着实让徐子鹏惊愕不已,齐白石的对虾,张大千的山水图,在赵武仁这里都能欣赏到,你要知道这两幅画哪一副拿出去都要上千万啊…… 赵母则为几人整理的床铺,今晚徐振一行准备‘屈身’窝在老支书这里,这可是徐振梦寐以求的事情,至于被撇开的陈胜和徐子淇在陪同赵武仁以及徐子鹏看了会字画,实在看不出什么门道后,在陈胜提议下,干脆带着徐子淇出门走走…… 八个多月没回来,肇家浜的变化,算不上太大,原本泥泞不堪的乡村主道换成了水泥路,那些残留在童年记忆中的后山,也被政府收走,正准备打造花山旅游区,田里的小麦,水稻被一望无际的白雪所覆盖,那些曾承载了陈胜等人太多往昔的乡间小道,已经被村民改造新房,弄的面目全非,只能通过记忆寻找出他们的大致位置! 不过好在村后沿的那片白桦林依然迎风坚挺着,山脚下的松柏依然翠绿如初。目光不经间投向王寡妇那扇紧关的房门,微微一笑的陈胜,伫立在路边很久…… 感受到陈胜那份落寞,原本把高领毛衣盖过嘴角的徐子淇,凑到了陈胜身边,微微侧首顺着他的目光看向那扇锈迹斑斑的铁门,不解的问道: “怎么?有故事?” “八个月前,我就是因为这个院子住的女人,得罪了当地村霸,不得不背井离乡……”对于陈胜的故事,徐子淇真的很好奇,明明有个手能通天的爷爷,为什么还要从底层打拼?看到徐子淇沉默,咧嘴笑了笑的陈胜,继续说道: “估摸着你该想了,有个那么牛B哄哄的爷爷,我怎么会像只狗一样被赶出门,给你说实话,倘若不是今天见到你和徐伯,我真不知道自家老爷子有那么深厚的背景,被他一手抚养成人,这是他第一次向我展露他的势力……” “赵老爷子是个有大智慧的老人,我爸对他的推崇,达到了狂热……” “以前吧,我总觉得他所教我的东西,都是狗屁,书本上根本就没写,你一个糟老头子凭什么那么武断?后来,等我真的踏出这个村子,真正的融入这个社会后,我才发现,原来他再用二十三年的时光,手把手的教我如何生存,这使得我如同开了外挂般,事事都想到了别人前面一步,步步领先,我知道,我距离他所期望的还很远,所以,直至现在我坐拥如此关系网,仍旧不敢掉以轻心……”说道这,陈胜的笑容更加的随意,指了指前面的路,碎步往前走着,边走边说道: “但你相信吗,我真的没有别人说的那种欲望和野心,我更喜欢这种田园式的生活,但我知道,这样的生活不适合我,我骨子里又过于激进和热血,不甘于现状!很矛盾是不是?”听到陈胜的话,徐子淇轻轻摇了摇头,笑着说道: “不矛盾,因为男人,男人都不甘于落后别人,特别是在有了女人之后……” “精辟,我这辈子是没机会当一次富二代,坑爹,卖萌,挥霍家中的资产,但我有一个理想,做富二代他爹,让我儿子替我完成这个梦想……” “咯咯,你的追求境界确实不低……” 走到后山脚,没有阻挡物,这里的寒风穿过白桦林迎面肆虐着两人,不知为什么,这段时间身子一直浮弱的陈胜,此时竟没有一丝寒意,倒是徐子淇被冻得有些哆嗦。不过,她很享受这份宁静…… “带你上山?看看我小时候居住的地方……” “现在?你确定你不会做出什么禽兽的事情?”听到这话,陈胜咧嘴笑了笑。轻声的说道: “不敢说,但我尽量克制,在大山里玩激情,说实话我没感受过……” “蹬鼻子上脸了是吧。你要是真敢把我XXOO的话,你的那些女人遭罪了,我这人喜欢独享……” “女人都有私心,那时候,就不是你说了算了……” “去死……”被徐子淇狠狠的推了一把,身子前倾数步的陈胜,笑容更加的灿烂,毫不做作的伸出右手,示意她一同上山,只犹豫了几秒钟的徐子淇,伸出她那只被冻得冰凉的右手,不夹杂任何杂念的紧握在一起,两人一同快步穿过白桦林,从山脚一步步往上爬去…… 老支书书房内,徐振翻弄着原本那本放在老支书抽屉低端的相册,相册有些泛黄,里面的照片部分因潮湿的缘故有些花掉了…… 相册记录了陈胜从小到大的点点滴滴,小时候身子浮弱的陈胜,看起来跟非洲难民一般,直至十多岁的时候,才开始上膘,十八九岁,个头已经突显出来,身材相当的健壮…… “像吗?”听到老支书的这句话,徐振微微点了点头,下意识的吐口道: “很像,真的跟肖月如同一个模子刻出来一般,如果沈天豪见到他,第一眼肯定就能认出来……” “呵呵,这个问题,其实一直都困扰着我,我不知道该不该告诉这孩子实情……” “他长大了,应该有这份承担了……” “说实话,我不知道该怎么说,告诉他,他不是孤儿,而是有一个身份显赫的父亲?还是告诉他,他的亲生母亲,被他爷爷逼成精神病?亦或者说,告诉他,他的父亲当时也是有苦说不出,抛妻弃子,不得已才如此?” “老师,有些事情,他迟早会知道的……” “是啊,但我希望他更强大一点,再知道这事,让沈万天看看,他当初的决定是多么的可笑,幼稚!肖月她还好吗?”语气有些哽咽的老支书,轻声的问道…… “上次我去京都的时候,去了趟精神院,还是疯疯癫癫的样子,我去的时候,天豪也在,正在陪她晒太阳……” “哼……当年要不是肖月苦苦哀求,我一定亲手宰了这杂种……”虽然已过七旬,但当老支书说出这句话后,仍旧煞气凛然…… “老师,您为肖月已经做的够多了,当年如果不是为了她,您也不会与沈家交恶,更不会隐居在这穷乡僻林内……” “呵呵,谁让她喊我声老师呢?”听到这话,徐振身子微微怔了少许,双眸中夹杂着崇高的敬意,曾经的金融界鬼才,一人操盘阻击国外财团,至今他的名号仍旧享誉全世界,身份何等显耀,执掌国之财脉,多少新政是在他的参与下,起草,拟订的,而就这样一个‘国士’当年为了自己的门生,不惜与当时意气风发的沈家老爷子死磕。最终落下个两败俱伤!从此看透人情世故,隐居在这穷乡僻林之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