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0章 毁容(上) - 超级保安

第420章 毁容(上)

鼾声四起的房间内,柳成橙如同小女人般偷窥着身边的这个让自己‘厌恶’的男人,微微站起身,把室内温度调到恒温,从里屋内拿出一个毛毯盖在了披在了陈胜身上,就连柳成橙自己都不清楚,为什么会下意识的把自己贴身的毛毯盖在一个登徒子的身上! 中午十一点多钟,柳成橙的手机突然响起,原本正在看书的柳成橙生怕扰了陈胜睡觉,赶紧起身往里屋走去,睡眠很浅的陈胜,微微蠕动着眼皮,伸展了懒腰,乏累至极使其不愿起身,原本搭在身上的毛毯脱落下来,挪动半分的陈胜没有去搭理…… 手握手机从阳台上走回来的柳成橙,看到脱落在地上的毛毯,潜心一笑,碎步走了过去,弯腰拾起,就当她再次为陈胜披上之际,突然扬起手臂的陈胜,拦腰把其紧搂在怀中,惊呼一声的柳成橙,本能想要推开对方,但如同陈胜睡前那般,收效甚微…… 隔着滑润的羊毛衫感受着对方紧致的腰间,没有睁眼的陈胜,小声问道: “谁的电话?”此时脸色胀红的柳成橙,双手撑在胸前,不敢仰头的回答道: “二哥的,问你在没……” “哦,几点了?” “十一点多了,你再睡会,等他来了我叫你……”边说,柳成橙边要挣脱陈胜的怀抱!然而,就在这时,猛然翻身的陈胜把柳成橙压在了身下,原本紧闭的双眼此时已经睁开,近在咫尺的可人,陈胜下意识的伸出手指捏了捏她那光滑的脸颊…… 身子紧张的柳成橙,呼吸稍显急促,不敢与其对视,脸色诱红的她,有气无力的说道: “起来……”怜爱大明星这楚楚让人心动的模样,本能的把头低下少许,惊慌失措的柳成橙,侧过脸去紧闭双眼,抿着嘴害怕着什么…… 手背滑过对方紧致的脸颊,缓缓起身的陈胜一脸的笑意,细嗅着身上那还残留的余香,转过身去的陈胜碎步走向卫生间! 长舒一口气的柳成橙,坐直了身子,双眸晶莹的闪烁着,有羞嫩,有窃喜,更有那淡淡的兴奋…… 匆匆赶到春色满园的柳成明,显得风尘仆仆!刚洗涮结束的陈胜,依旧显得疲惫!知根知底的两人并未有再去寒暄什么,接过柳成明递过来的香烟后,两人一同走到书房内,柳成橙为两人倒上茶水后,便起身离开…… 看着手中的照片,听着录音机里秃子和那个叫龚山之间的交谈,脸色极其阴霾的柳成明,一连抽了数根香烟,直至把几盘录音带全都听完…… 柳成明的沉默,使得陈胜从中看出了什么端倪,特别是他那若有若无的笑意,更让陈胜感觉到了几分阴沉…… “凌晨,我把这事给家里说了一遍,老爷子很愤怒,原则性问题,绝不退步……”听到这话,陈胜咧嘴一笑,柳老爷子这句话,算是表明了柳家人的立场…… “二哥,其实这件事情还有很多可活动的空间,譬如这个小明星和宝兰实业的关系?” “你的意思?” “宝兰实业这个黑金帝国,不会只是表面上的那些关系网吧,肯定还有延伸,他靠什么?反正这事,我总觉得蹊跷……”听到这话,抚摸着下巴的柳成明,思索着什么…… “这条线我会跟着,但为了安全起见,我不会跟的太紧,有消息联系你……” “我都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了……” “要不你给我和成橙一次机会……” “信不信我现在就阉了你……” 两人并没有在书房里聊的太久,待到柳成明和陈胜走出书房的时候,已经从脱离省电视台大部队的徐子淇,返回了房间! 按照商定的事宜,年轻省电视台先拍摄外貌,进行部分剪辑,年后再由柳成橙亲情代言,轮番在电视台上播出,这样的安排也是柳家人从柳成橙安全方面考虑,他们也是希望利用这段时间,好好的处理此事,待到风波平息后,再让柳成橙露面! 至于徐子淇只是随队跟踪报道,现在有了第一手资料,也算是圆满的完成了任务!在柳成橙决定下午回金陵的时候,徐子淇选择了随同其一起回去,不过,临走前徐子淇那句。 “过年我找你……”着实让陈胜有点猜不透其话里的意思?不过,这次徐子淇和柳成橙来港,对于陈胜来说意义非凡,不单与大明星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更成功赢得了徐子淇的‘好感’,也为年后进驻金陵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中午的时候,柳成明依旧忙碌不堪,陪同两女简单吃完午餐的陈胜,在等待柳家来人接两人后,便匆匆赶回了四合院!到头大睡,补充着睡眠! 这一觉睡的陈胜可谓是天昏地暗!直至晚上七点多钟,放在自己床头上的手机,响彻个不停,才算把陈胜从梦中惊醒…… 迷糊中看了看号码,顿时精神几分的陈胜,接通了手机…… “王局,今天不忙了?” “小丽在干于执行任务的时候,脸部大面积烧伤,现在情绪很不稳定,麻烦你来一趟干于人民医院……”从王海那迫切且苍凉的语气中,陈胜嗅到了一丝严重! “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前天……” “为什么前天发生的事情,现在才告诉我……”说完这句话,陈胜也顾不得王海的身份,挂上电话,跳下床去,随便把衣服套在了身上,拔腿就往门外跑去,跳上自己的奥迪,发动油门的陈胜,加速直接抄近道上了高速!四十多分钟的路程,硬是被陈胜控制在了半个小时作用!当陈胜赶到干于人民医院的时候,还不到八点钟…… 冲进医院,掏出手机的陈胜快速的拨通了王海的电话,在确定王丽所在的病房后,一路小跑赶了过去…… 大喘气的站在走廊尽头,看到站在吸烟区一筹莫展的王海,低声与一位身着白大褂的医生交谈着什么,碎步跑上前的陈胜,急切的问道: “小丽呢?怎么回事?”看到突然而至的陈胜,那名医生点头起身离开,转过身的王海,轻叹了一声,声音沉闷的说道: “在特护病房内,前天下乡追捕两名漏网罪犯,其中一名躲在了烟花炮竹加工作坊里,狗急跳墙的,直接引爆了仓库烟花爆竹,为了掩护其他同事撤退,小丽的脸和身子大面积受伤,这不是关键,硫磺灼伤了她鼻尖以下百分之七十的面积,很有可能毁容……”听到这话,陈胜心如刀割,整个人愣在了那里,喃喃的说道: “毁容?开什么玩笑,这比要她的命更残酷……” “说的是啥呢?醒来后在得知自己情况后就不吃不喝,身上再痛也不吭声,现在只能靠点滴维持正常的身体需求……” “手术呢,有恢复的可能吗?” “那也需要她的配合,现在她这种态度,别说手术了,连生命都难维持下去……”王海的话,让陈胜心里猛然苍凉少许,此时两人已经走到病房前,透过门窗看到病床上的王丽被白色绷带紧裹住,王母坐在床边,含泪劝阻着什么。 紧握住扶手的陈胜,轻轻推开房门,原本正对着病床的王母缓缓转头,当她看到走进来的陈胜时,惊愕不已,下意识的看了看躺在病床上的王丽,此时仅露有上半张王丽,已经看到推门而进的陈胜,情绪波动激进的她,艰难的嘶吼道: “我不想见他,让他走……”边说边扬起正在打点滴的右手,挡住自己的面容…… 箭步冲上前去的陈胜,按住了对方了,不敢用力怕触及到她的伤口,双眸中夹杂着热泪的陈胜,惊呼道: “小丽,看着我,我让你看着我……我们当初说好的什么,说好的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