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8章 引蛇出洞(下) - 超级保安

第418章 引蛇出洞(下)

近五点的天,仍旧漆黑一片!寒风的刺骨在这时候发挥到极致,身子已大不如在肇家浜时的陈胜,冻得有些浑身微抖,倒是他身边河马只穿一件薄外套,仍旧精神抖擞…… “狗胜,女人多了也不见得是好事,你看你现在这身子骨,以前这个天,咱夜里堵兔子的时候,你可是最精神一个……”听着自家兄弟小声的调侃,微微咧嘴笑了笑的陈胜轻声的回答道: “螺丝用久了还有不着边的时候,更何况人呢,二十三岁就这吊样,我真怕在过十年,见了女人腿就软……” “知道还那么无度……” “靠,这事说能把持的住,就能把持的住的?你那几个弟妹你又不是没见过,各个销魂蚀骨,我也是被逼的……”听到陈胜这句反驳,河马直接连理都不理陈胜,跟这种人讲道理那绝对扯蛋! 少年不知精可贵,老来望女流眼泪…… 就在河马深深在内心里‘鄙视’陈胜之际,塞在两人耳孔内的耳筒传来了守在前点兄弟的提醒…… “野狗出洞了……”约摸两分钟后,一名身披军大褂的男子,鬼鬼祟祟的往陈姓中年男子这边走来,就当陈胜几人准备一窝蜂的上前制止住对方之际,突然听到那名中年男子说了一句: “秃子人呢?怎么叫你来了?”听到这话收住脚的陈胜,小声示意哥几个谋定而后动。静观其变…… “我哥在家不方便出来,他让我来取照片……” “说好的,见钱给片,我看你可是空着手……” “陈哥,你这话说的就难听了,你和我哥那也是一起在号子里蹲过的兄弟,合作那么久,他的为人你还不知道?一接到你的电话,我就被我哥从被窝里踹了出来,慌里慌张的就往这赶,那还顾得提钱啊,一百万,装袋子也需要时间吧,你要是不相信,就跟我一起去取,就在镇头……”听到对方的这话,陈胜不禁觉得有些猫腻了,估摸着就连那个陈姓中年男子都起了疑心…… “答应他,跟他去,我会在后面跟着,你的钱我一分不要……”小声对着耳筒说出这些活的陈胜,提醒着犹豫不决的陈姓男子…… “我可告诉你肥子,这组照片我可是差点丢了命才弄过来的,现在身上还有伤,拿钱,我走人,不耽搁……” “您放心陈哥,绝不耽搁你的时间……”说完这句话,那名身披军大褂的男子拉着陈姓男子镇口走去!可能是深受胖子迫害的缘故,中年男子走路极其不稳,在这个节骨眼上,陈胜真的怕这名中年男子临时变卦,毕竟是在人家的地头上…… 利用另外一个话筒,陈胜小声叮嘱距离两人最近的几人,如果发现异常立刻动手!而自己和河马这一队则悄然紧跟在其身后…… 不知是不是男子过于谄媚,使得陈姓中年男子起了疑心,在内心挣扎许久之后,他并没有吐露实情,今天自家狱友的反常,使他整个人处于警戒之中,再加上刚才胖子撕心的折磨,让其暂时还没那份反常的心里! 两人的步伐不算多大,在此期间,陈胜能听到两人之间的交谈声,特别是那个陈姓男子,大诉苦水,指着自己肿胀的脸颊,把自己逃生的一幕说的是活灵活现!听到这话的陈胜,内心稍加安稳了少许,看来这厮与他的那个狱友,也不是真的‘亲密无间’。自己所许诺给他的酬劳不少,那个青年能提走大笔现金已经给了他示范,陈胜喜欢这样听话的合作者,共赢一直都是陈胜秉承的发展之路…… 镇口的住家户不多,有几个小型的作坊,此时也大都停止了作业,当两人走到离镇口最近的那间作坊前,陈姓中年男子,身子明显停顿了几分,没有回头,但他的这一举措已经告知陈胜些什么了…… 果然,当厚重的铁门被拉开的那一刹那,原本还笑容灿烂,身着军大褂的男子,突然变了脸色,从身后狠狠的踹了陈姓中年男子一脚,随后整个人没入作坊内…… 看到这一幕的陈胜,果断的下达命令: “冲进去……” 霎时间,七八名大汉,从四周建筑外窜了出来,离其最近的则是那两名随同陈胜一同去苏南的退伍大汉,只见他俩拔出短刀,一跃而过两米多高的围墙,霎时冲了进去…… 即将关闭的铁门被紧随其后的河马单刀卡住,再加上那两名大汉的突然而至,使得里面的数名敌手有些猝不及防,趁着这个时候,猛然用力拉开铁门的河马,一马当先,手举开山刀,硬生生的劈向刚才那名接头的男子,刀刃夹杂着血迹,划破长空,伴随着一声凄惨的喊叫声…… 同样麻利的陈胜,已经冲进院中,对方这一次显然是准备来个黑吃黑,围集在这里的大汉有五人之多,但陈胜等人冲进,使得他们在人数顿时失去了优势…… 凌厉的短刀,被陈胜耍的的是快如闪电,仿佛是想向河马证明什么似得,今晚的陈胜表现的异常的生猛,一脚跺开挡在自己前面的那名大汉,顺势就是一刀,而其他冲进来的兄弟,死死的把对方围在了作坊底端…… 这场毫无悬念的打斗,只进行了五分钟,喊声是大了点,但镇口这里人烟稀少,也并未引起住家户的注意,最主要的是,对方可能是为了掩人耳目,生怕在黑吃黑的时候,陈姓男子的嘶喊声,引起了周围人的注意,作坊内的机器被他们开响,‘轰隆隆’的作业声,更是让听不清里面的声音!阴错阳差之下,陈胜这次行动到是捡了个巧,还真事情控制在了有效范围之内…… 此时那名被人从后面跺倒在地的陈姓中年男子已经爬起了身,笑容阴辣的盯着身上被陈胜砍了一刀的秃头男子,声音愤怒的说道: “秃子,你可真够狠的……” “陈斌,没想到你给我玩这一手?” “是我在玩,还是你在玩?老子早就该看出你这厮不靠谱……”听着两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谩骂,站在中间的陈胜,挠着头皮,轻声的说道: “得,你俩也别狗咬狗了,这机器声响的过瘾,您说要是捅一个人,让他可着劲的叫,不知旁边的人能不能听得见?哈哈,好有爱啊,把他们给我拉进房间,俺要问点事情,对了录音机啥的一定要准备,这可都是有用的东西……”说完陈胜率先大步往里走去!那名秃头的大汉,恶骂了陈姓中年男子几句,还没开口几句,就被河马几个耳光扇的极为老实…… 典型的作坊式格局,到处摆放的都是铝皮,这应该是家私自加工铝业的黑作坊,不过这年头只要跟政府打好关系,再黑也是白的…… “从谁手里接的活,你到底都知道些什么,咱也别废话,你说我听,别耽误俺回去补觉……”说完这句话,陈胜示意身边的大汉,把那名秃头男子压在了作坊机器上,站在另一头的河马,缓缓的摇着手柄,原本分开的两块厚铁块,缓缓合拢直至狠狠的夹住这名秃头脑袋,下面只要河马稍加用力,这厮的光头就成‘人肉炸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