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7章 引蛇出洞(中) - 超级保安

第417章 引蛇出洞(中)

苦心经营那么多年,红星的耳目可谓是遍及港城内外,像火车站这种人多混杂的地方,红星更是下了血本,那些经营小贩,开发票的小青年,多多少少都与红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也是为什么红星为何屹立港城那么多年,其他势力又敬又怕的原因!这更是孙二娘赖以生存的资本。而肖大官人,则是巧用‘美男计’继承了这种资本,有巧合,更是势力的体现…… 抚摸着自己那寸长的发梢,一脸阴险笑容的陈胜,坐在木凳上盯着眼前这个被自家兄弟打的有些变形的中年男子,单手夹住挂在嘴角的香烟,抿了抿嘴唇的陈胜,轻声的说道: “说说吧,看你也是老江湖了,一些不上道的话,威胁的话,您呢,也别开口了,我今天敢把您请到这,那就准备捅破这张纸了!”待到陈胜说完这句话,对方漠视的看了他一眼,没做吭声,这种贱骨头,老江湖他就是这个吊样…… “看了你的证件,苏南人,一提到苏南,我就想到邹四哥,不会那么巧吧,又是这狗杂种?”当陈胜丝毫不避讳的暴口谩骂邹华的时候,那名中年男子眼神明显有些‘亮光’。 “成,说实话,我还真没打算好生好气的能从你嘴里问出些什么……”说完这句话,陈胜站起了身,往门外走去!而此时被陈胜紧急喊过来的胖子,一副跃跃欲试的样子,不知道的还以为他多么饥渴呢…… 房间内的嘶吼声并没有影响到门外陈胜和河马两兄弟的心情,婉拒了河马递过来的香烟,一脸笑意的陈胜,轻声的说道: “胖子这厮现在干啥都讲究气势,叫的声音比人家的都大,不知道还以为他在受罪呢……” “上次和他聊天的时候,还说这事,用他的话说,这叫气场,霸气侧露……” “侧露?别肛瘘就成……”待到陈胜说完这句话,两人同时‘哈哈’笑出了声! 这名中年男子比陈胜想象中的要‘矜持’,在胖子手下被折磨了近三十分钟才服软,看着一脸汗珠的胖子从房间内走出来,河马上前拍了拍他的肩膀,轻声的说道: “你是真汉子啊……” 进了屋的陈胜,看着奄奄一息的中年男子,并没有多少废话,直奔主题,问题不多,但句句问到点子上。 中年男子姓陈,用现在话说,悍匪一枚,吃打家劫舍的饭,说白了就是干一点见不得人的勾当,啥活都敢接,在这一行也算是出了名的老人,四个月前接到金陵衡水县一名当地‘狱友’的电话,接了此活,虽然没见过上线是谁,但他能从这四个月的接触中,抓到些蛛丝马迹,这事应该和一名小明星有关,具体为啥,他就不得而知,这个小明星具体啥背景,他说的也是模棱两可,不过有一点肯定,他曾在金陵见过这个小明星上过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 听到这,陈胜的心思逐渐活跃起来了!劳斯莱斯?世界名车典范,能开起这车的在苏省不少,但绝不多,依稀记得邹华的座驾就是辆劳斯莱斯吧…… 仅凭对方一口之言,陈胜还真的难以下判定,问题的归根点又集中在了他的这个狱友身上,金陵衡水距离港城比金陵城区还要近,现在驱车前去的话,四五点应该能到…… 虽然被胖子折磨的不轻,但此时陈胜需要快刀斩乱麻,不给予对方警惕的时间,继而当即决定拉着这厮坐上了汽车,几人浩浩荡荡的往衡水赶去。 路上的时候,陈胜还是给柳成明打了一通电话,把现在所掌握的信息给他说了一遍,这事毕竟涉及面已经不是他所能掌控的,谁知道那个小明星背后站着的是谁?即便是邹华,现在的陈胜也没那个本事,明目张胆的去苏南办人,只能依靠柳家自己人…… 电话里的柳成明在听完陈胜的阐述后,显得极为沉默,很显然,他对这个小明星背景有一定的了解…… “咋着了二哥,这婊、子的背景很棘手?” “京都沈家大少的女人,当然,我这只是道听途说,具体事宜我还不敢确定……”这是陈胜第二次听到京都沈家的字眼了,能让柳家人忌惮的世家,最起码也得是红色背景吧! “二哥,那就算沈家人背景再雄厚,不会为了一个婊、子跟柳家交恶吧,再说,这也是她先伸手的……” “没有确凿的证据,谁都不好说,董家老爷子算是沈老爷子的门生,中间的关系复杂着呢,如果牵扯的太多,我想家里人肯定不方便出面……” “一个婊、子有那么大的能耐?”陈胜怎么也想不通,世家子弟会真把一个戏子放在心上! “但如果被有心人,拿出来做文章的话,那就不是女人的问题了,沈家大少……嗨……不好说你现在是在去衡水?” “得,我知道了!沈家大少就他娘的是个二世祖,但又深得沈老爷子宠溺,这样的世家不败等啥?我现在是在去衡水的路上,这事总不能就搁浅在这吧?尽善尽美,握有充足的证据,总比被人拿来做文章的强……”明白陈胜意思的柳成明‘嗯’了一声,语气中夹杂着歉意! “连累你了……” “得,你又矫情了,俺就港城郊区一小蚂蚱,他京都大鱼舍得张嘴?放心吧……”听到这话柳成明冷笑了几分,随后说道: “苏省也不是谁都可以乱来的,我这就给家里电话,保持联系……” “成……”挂上电话的陈胜,并没有刚才语气那般轻松,这牵扯的条条框框,让其无比的头疼,国内政治斗争就这吊样,能为一个女人争得头破血流,也能不顾一妇人的生死,妥协,中庸,这就得看上面角逐的结果。 不过这事柳家人占在一个理字上,很多事情,有可能只是柳成明的推断,过于敏感和武断…… 稳住心神的陈胜,身子依靠在车背上,习惯性不去打扰自家兄弟思考的河马,把目光投向窗外,呼啸而过的路灯,一根根的从眼前划过,此时陈胜最想要的结果,就是那个小明星真的曾上过邹华的车,如果那样的话,塞翁失马焉知非福,这件事对于陈胜来说,不再是棘手,而是庆幸…… 三个多小时赶到衡水,虽然毗邻金陵,但这里的发展远不如金陵那么繁华,夜生活极其匮乏,再加上中年男子的狱友有在其下属镇里居住,两辆轿车可谓是摸黑前行! 在中年男子的指引下,轿车停靠在了其狱友所居住的镇口附近,据陈姓中年男子交代,他俩碰头,基本是都在这里!下了车的陈胜,把几人喊到一起,因为这件事牵扯的方方面面足以让陈胜警惕,继而这一次,陈胜显得很是小心,语气严肃的对几人说道: “这次行动,快,狠,必要的时候不惜一切代价,但绝不能留下话柄,明白我的意思吗?”能被陈胜带来的,都是百盛以及红星的老人,在做这事方面,也是老手中的专家,陈胜所说的内意,他们再清楚不过了…… 走到第一辆车前,陈胜事宜中年男子给他的这个狱友电话,告诉他已经拿到了照片,让其过来取…… 在胖子近半个小时折磨下,已经是筋疲力尽的中年男子,缓缓接过自己手机,按照陈胜所说的拨通了狱友的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