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3章 偷窥?(上) - 超级保安

第413章 偷窥?(上)

三九天虽不如四九天那么寒风刺骨,但只穿着大裤衩就冲出门,还是让陈胜冷不丁的打着寒颤!可此时的他,已经顾及不了那么多!赤、裸的双脚踩在冰冷的鹅卵石上,没有一丝的停留,整个人身子舒展开来,不间断的连跨数步,在再次巡视到黑影之后,手中的水果刀的第一时间被其甩了出去。 原本寂寥的后院内,突然响彻起一个男人撕心的惨叫声,身子本就没做任何停留的陈胜,脚步冲向前去! 算不上锋利的水果刀,此时没入黑影的大腿外侧,动作已经缓慢下来的黑影,艰难的攀岩着紧靠后院的岩石,此时已经从侧面冲过来的那两名退伍军人,动作矫健的冲到了对方身边,单手硬生生的把其从岩石拉扯下来,硕大的黑包随同其整个人一同重重摔在了地上,发出闷重的响声…… “看着他……”说完这句话,一脸暴戾的陈胜转身往房间内走去,这山脚下的寒风着实让人顶不住,身上鸡皮疙瘩顶得跟喝春、药似得…… 从哪窜出来的陈胜,又从哪钻了进去,此时已经披上外套的两女,神色紧张的看着翻窗而入的陈胜,不等他开口,徐子淇直接问道: “怎么回事?有人偷、窥?”徐子淇这个词用的有学问,不亏是干记者出身! “从打扮以及装备上来看,估摸着跟您同行,狗仔队……”那黑色的包袱摔掉在地上的时候,陈胜听到了镜片的‘咣当’声,虽然后院很黑,但借助微弱的路灯,陈胜还是能分辨出的…… 听到陈胜这话,柳成橙的脸色显然有些不自然了!像她这种艺人,最怕就是狗仔乱写,乱编,一些小刊小报为了增加买点,甚至不惜夸事实,任凭您一代青春玉女,也能给你写出欲、女来! 有着柳家这个大靠山,柳成橙更是洁身自好,在娱乐圈也算是顺风顺水,但正是这种顺风顺水,使得她的新闻更加‘值钱’,上次演唱会事件,就被媒体铺天盖地的报道,柳家虽然有势力,但也仅限苏省,其他省份,以及网络是封不住的,这才使得柳家草木皆兵,让其年轻退掉所有演出,圈养在家,这一次倘若不是为了柳成明,柳成橙估摸着还真很难踏出金陵! 与其同样后怕的还有拍着胸脯向柳家人保证过的徐子淇,倘若今晚这事真的曝光出去,那对柳成橙以后演绎道路绝对是一个巨大的阻击!也许,柳家人并不在乎她所挣得这些钱,但于情于理,徐子淇都难以平伏内心的愧疚…… 看着两女有些发愣的神情,顶风站在窗口的陈胜,哆嗦的继续说道: “你们先换下衣服,我马上去审审看……”说完陈胜块不欲要走出房间,就在他即将走出房门之际,突然想到什么似得,转身问道: “成橙,上次泼硫酸事件调查出来了吗?” “嗯?这事家里人没让我过问,不过从二哥那里得到的信息,嫌疑犯有精神病史,一人独揽了所有罪名,现在这件案子停滞在这,这也是家里不敢让我出门的原因……”听到这话,不单单是陈胜,就连徐子淇的眉头都紧锁不已,难道说…… 麻利的跑回自己的更衣间,三下五除二的套上自己的衣服,待到陈胜返回后院的时候,柳成橙和徐子淇已经站在门口等待两人了! 特地腾出了一个房间,陈胜让保镖把那名狗仔拎到了房间内,离近了陈胜才发现,这厮长得还蛮斯文的,金边眼镜,一身得体的休闲装!扎在人堆里,最起码也能充得上有为青年! 并未直接开口询问对方什么,拉开对方的黑色包袱,从里面翻弄着他的器具,还别说,家伙头还挺齐全,单反相机,高倍红外线望远镜,加晰摄像机,哪一个都是高档货!在翻弄其衣兜的时候,还找出了一张工作牌,岭南某报社记者!这噱头蛮大的…… 对方显得很硬气,在陈胜吩咐保镖翻弄其衣兜的时候,还吆喝个不停,什么侵犯人权,违法行为啊…… 听到这话的陈胜,上去直接给他一大耳光,嘴里粗鲁的谩骂道: “去你吗的,自己一身毛,还说人家是妖怪,欠抽的货……”打乱了肖大官人涟漪的温泉之旅,本就低血糖的土鳖,下手岂能轻了,这几巴掌扇的是掌掌到位,直接把其嘴角扇出了血迹…… 神色暴戾的陈胜,着实让徐子淇和柳成橙看到了陈胜凶狠的一面,当两女扣掉硬盘,放在自己机子里观察图片时,她们这种女人的怜悯,瞬间换成了愤怒,从柳成橙出金陵一直到随同陈胜,徐子淇一起坐车来干于,每一个地方都有几处拍摄,很显然,对方在金陵的时候,就已经开始盯着柳成橙了…… 饶有兴趣的看着对方的身份证,另一只拿着其工作证进行比较,看了好一会的陈胜,喃喃的说道: “张柱山,身份证号XXXX……0386,不错……”随手把身份证和工作牌扔到了桌面上,缓缓起身的陈胜,蹲在对方的面前,笑容阴辣的问道: “说说吧,谁派你来的……” “开什么玩笑,这是我的职业,发现最有价值的新闻,柳成橙与男友夜伴温泉,绝对的头条……”听到这话,脸色娇红不已的柳成橙,上前就想踹对方一脚,幸亏她身边的徐子淇拉的及时…… “你他娘的,让我怎么说你呢?会造假吗?花二百块钱买个真身份证你能死啊……你他娘的不知道,男性身份证号末位是单数啊,你就一2B青年,造假的时候也不审核一下……”边说,陈胜边抽起桌面上的假身份证以及工作牌直接砸到了对方脸上…… 陈胜的这一番质问,使得原本羞怒不已的柳成橙差点笑场,这种细节上的观察,她还真的没放在心上,紧盯着陈胜那张凶神恶煞的脸颊,突然觉得这厮也不是一无是处,刚刚被人家占便宜的事情,瞬间烟消云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