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2章 再出咸猪手 - 超级保安

第412章 再出咸猪手

雍容的收起手臂,直至此时,徐子淇才明白眼前这个男人的极致!看似简短的一句话,确道破了想要位极人臣的捷径!钱不在多,够花则行!然而,往往更多的人把这个‘够花’两字给抹去,一味的追求,一味的贪欲,到头来仍您金山银海,只会落下个子弹穿头过,妻离子散时…… “我是不是该庆幸能被肖总您看重呢?”看似大大咧咧,毫无头脑的徐子淇,内心所隐匿的那份觉悟,岂是她人所能睥睨的?真正的大智若愚,是蕴藏在一眸一笑之间!金陵大姐头?实为奉承,私底谁又不是一笑而过呢?但正是这一笑而过,才使得她无论在金陵做出多么出格的事情,都不会牵扯到徐振,最起码在感觉上,大智慧,其实就是大愚昧……而陈胜看重的就是她这种大愚昧中的大智慧! “不,应该说是我陈胜高攀了……”两人的‘一唱一和’让柳成橙听的有些云山雾里,不知所云!但生在宦官家庭,她还是能从两人那若有若无的‘对峙’中,嗅到了一丝合作的气息,条理有些模糊,但线路绝对清晰…… 随着徐子淇起身往卫生间走去,两人的话题戛然而止,只是个开始,确没有结束!陈胜已经从徐子淇的语气听出了对方的意向,虽然不明对方为何如此看重自己,但从其谨慎的语态中,陈胜不难发现,徐子淇绝不只是说说而已,应该会深思熟虑…… 泉池内只剩下了陈胜和柳成橙两人,而且身距也不算多远,最多半米的距离!饶有兴趣的上下扫视着这位红遍国内的大明星,掐灭烟蒂的陈胜,给人一种极其不安全的感觉! 隔着薄雾,柳成橙亦能感觉到对方那赤裸裸的眼神,刚才有徐子淇在,她还敢廖起几分强势,现如今,只剩两人,而且衣着甚为单薄,着实让柳成橙心里没底。 缓缓的浮动池面的泉水,感受着波浪撩动胸尖的涟漪,脸色娇红的柳成橙深咽一口吐沫!当她感受到身边的水纹波动变大时,下意识的扭过身,双手护在胸前,一脸警惕的看着已经离岸往池内走去的陈胜,虽然对方侧对着自己,但柳成橙还是机警的关注陈胜的一举一动! 然而,怕什么,来什么!当陈胜以一记回马枪,快速凑到她身边的时候,不等她惊呼出口,陈胜那粗糙大手已经盖在了她那滑嫩的嘴角,两人的距离很近,近的能看到对方鼻尖上的汗珠,身子绷直的柳成橙感受到对方的右手已经覆盖到了自己的腰间,一时间,愣在那里她瞪大双眼,不知所措…… “你让开……”回过神的柳成橙,失去了往日的‘强势’,声音不敢太大的用双臂用力的撑着陈胜的胸脯,生怕被徐子淇听到了自己的声音,看到了自己的窘迫,不然真的是说不清道不明了…… “求求我?说,胜哥哥,我求求您,您放过我吧……”玩心大起的陈胜,把脸凑到了柳成橙耳边,轻声吐纳着…… “你……你变态……” “成,既然你已经看清了我的本质,那我就没必要再矜持什么了……”边说,陈胜夸张的要去撕扯自己的大裤衩,这一下着实吓坏了身子被抵在了池边的柳成橙。刚想惊呼,嘴角就被陈胜按住,整个上半身近乎被陈胜压在身下,气喘吁吁,起伏不定的柳成橙,瞪大双眼,妥协道: “求求你……” “什么?我没听见……”边说,陈胜还边用指尖穿过对方连体衣裸、露在外的窟窿里,撩动着对方紧致的肌肤…… “啊……我求求你……”双手被钳住的柳成橙,略带哭腔的回答道…… “少了个前缀,注意称呼……最后一次,不然后果自负……”已经能感受到陈胜那粗重的呼吸,声音已经颤抖的柳成橙,紧咬着嘴唇,断断续续的说道: “胜哥哥,我求求您……” “这话听着舒坦。来橙妹妹,哥哥抱抱……”边说,陈胜还真伸出的自己的咸猪手,紧搂了柳成橙一下,随后快速的闪开…… 霎时间站直身子的柳成橙,如同‘受、惊’看着已经游走在池中心的陈胜,此时这厮嘴里还哼着不知名的小曲,看似若无其事的转身,陈胜惊愕的来了一句: “咦,徐姐,您回来了啊……”此时,猛然转头的柳成橙才看到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自己身边的徐子淇…… ‘余温未了’,即便是徐子淇就坐在自己身边,心里已经布上阴影的柳成橙,说话不再像刚才那般自然,看出些什么的徐子淇,双眸警惕的盯着陈胜,而这厮跟没事人似得,该干什么就干什么,葡萄是一颗一颗的往嘴里填着,偶尔与徐子淇对视,这厮还谄媚的端起果盘递过来,仍谁也发现不了任何端倪…… 总觉得柳成橙有些不对劲,但又不知该的怎么开口,回想着柳老二来的时的提醒,徐子淇不禁又靠近柳成橙几分,趁着陈胜不注意小声问道: “他是不是对你不老实了?” “啊?哪有,徐姐,你想哪去了……”强忍着告状的冲动,演员出身的柳成橙给予徐子淇一个欣慰的笑容,以此来掩饰内心的波澜。 “没有就好,对于这样有企图的男人,不能手软,不然吃亏的是你自己……” “知道了徐姐……”连声应承着,但柳成橙内心比黄连还要苦…… “嗯?”就在柳成橙和徐子淇小声嘀咕之际,后院的攀爬声,突然引起了陈胜注意!自己那两个保镖全在前院看守,后院紧靠花山,这会不应该有任何动静…… 快速的窜出水池,抄起原本放在果盘内的水果刀,陈胜摆手示意两人一下后,猛然往穿过更衣室,直接推开窗户跳出了房间,而此时一道黑影从陈胜眼前一闪而过,同样听到此声的那两名退伍老人,从侧面包抄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