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1章 携美泡温泉(下) - 超级保安

第411章 携美泡温泉(下)

半米多高的水花,四溅在池外,原本站在池边的柳成橙扬起手臂,身子不禁后倾少许!被拉下水的徐子淇,狠灌了几口温水,人在落水的那一刹那,本能狠抓身边的‘搀扶物’,当徐子淇双脚踩着池底站起来之际,才发现自己紧搂着陈胜的臂膀,两人的姿势甚为暖味…… 不知是姿势暖味,还是刚才的惊吓,脸色余红未消的徐子淇,猛然推开身边的陈胜,凸凹不平的胸脯上下无规则的起伏着,双眸狠瞪着泉池对面的陈胜,一副咬牙切齿的样子。 温和的泉水浸湿了陈胜的用来捆绑伤口的绷带,本想开个玩笑,谁知道对方反应那么大,麻利的爬上岩石池边,一边苦笑看着对方,一边检查着自己的伤口!而碎步走到徐子淇身边的柳成橙,瞪大双眸轻声的问道: “徐姐,您被他占便宜啦?”古灵精怪的一句调侃,霎时触动了徐子淇的‘底线’,单臂用力,重心不稳的柳成橙也窜进了水池,连喝数口的柳成橙,霎时窜了出来,而这一次坐在池边的陈胜,显得极为老实,只是居高临下的优势,还是让他若有若无的看到柳成橙那深不见底的‘乳、沟’…… 还在回味着徐子淇羊脂般肌肤余留给自己的韵味,坐在池边的陈胜,尽情的欣赏着两女戏水图,玩的不亦乐乎的徐子淇在转身之际,对上了陈胜那玩味的笑容,小脸诱红的她,故作生气的说道: “去,弄两杯果汁解解渴……”听到这话的陈胜,轻轻摇了摇头,喃喃的说道: “得,陪吃,陪喝,配唠嗑,亲,小费得多给点……” “只要你把大爷伺候好了,少不了你的小费……”进入角色的柳成橙冷不丁的来了这么一句,着实让狗胜差点吃瘪,倾听着背后两女那清脆的娇笑声,一脸苦逼样的陈胜,碎步走到外厅,拉开橱柜,还别说,各种食素水果饮料样样俱全,在柜子的边角,陈胜看到一小罐小瓶液体,拿到手里细细看了一眼,‘淫、荡三步倒’。 “嗯……这是好东西,不知有没有蚁力丸之类的壮阳药,不然,两女还真顶不住……”想归想,笑归笑!借陈胜十个胆子,他也不敢把这心思用在徐子淇和柳成橙身上,先不说土鳖本质是不是那样的人,单单两女身后的政治背景,如果这样做了,不死也脱层皮! 就在土鳖想入非非脑袋里意淫两女之际,突然感觉身后有道人影在浮动,猛然回头的陈胜,看到披上浴巾的徐子淇,似笑非笑的站在其身后,还不等陈胜开口,徐子淇抢先一步夺过了捏在陈胜手中的‘淫、荡三步倒’,仔细的端详了下药罐,脸色逐渐寒下来的徐子淇,瞪着手舞足蹈,不知该怎么解释的陈胜…… “看你磨磨唧唧的样子,就知道不准备干好事,肖总,您可真是真人不露相啊……”‘咕噜’喝下一口果汁,陈胜苦笑几分的回答道: “这是包间自带的,我……” “一个贴有政府标签的度假村,会在橱柜里自带这?肖总您在港城可是一手遮天啊……” “我这是裤裆里糊泥巴,不是屎,也是屎……” “徐姐,怎么了?”发梢还在滴水的柳成橙探出头看向两人,意味深长看了陈胜一眼的徐子淇,接过其手中的果汁递给了柳成橙一杯,单手搭在柳成橙的肩膀上,并未深究的随其一同走回了泉池! 至此,陈胜终于明白在来的时候,柳二哥在徐子淇耳前嘀咕什么了,感情是让她提防着自己啊,自己这一身正派样,是那样的人吗? 半身窝在泉池内,一边享受着温和的泉水带给自己舒适,一边吃着果盘里水果的陈胜,倾听着两女叽叽喳喳的交谈声!琐碎吧唧,也有娱乐圈和四九城里的趣事,在帝都挂职的徐子淇总能给柳成橙带来几段啼笑皆非的段子! “咯咯,徐姐,那照您这样说,沈家人也够悲催的,长子长孙都是扶不起的阿斗,次子又无心政局,只研究佛学,有个闺女还大大咧咧,沈老可是老一辈的泰斗啊……” “说的是啥呢?时过变迁啊,一代代的延续,谁又知道是什么情况呢?”徐子淇在谈论京都沈家的时候,总会有意无意的把眼神飘向陈胜,虽然很隐匿,但陈胜亦能觉察的到!不过,在陈胜看来,这种红三代,官二代之间的交际,距自己还真的太远,只纯粹是当趣事来听! “对了,肖总,听柳老二说,你有意向金陵发展?” “嗯?怎么徐姐有这方面的想法?” “我?一介女流之辈,可不想弄成你那样,身上横七竖八的都是伤疤……”徐子淇的话,让柳成橙的目光再次投向陈胜那黝黑的上身,眼眸里夹杂着一些其他的情愫在内…… “打拼的事情当然是由男人出面,哪有让女人出头的,再说,有您这尊大佛坐镇,谁敢去戳这个眉头啊?”边说,陈胜边水中踏步拨开云雾倒在了对面的池边! 不知为啥,当陈胜靠近的时候,柳成橙下意识精神绷紧了少许,就连身体都僵硬几分,警惕的看着这厮,深怕对方来个‘深水炸弹’…… “呵呵,我一直都纳闷,为什么柳老二对你的事那么上心,刚才还有意无意的提及到你欲要在金陵发展的事情,现在我算明白了,主要是你这张嘴……” “错,会说是一方面,会做人又是一方面,我做生意,不为钱……” “哦?这话听着新鲜,生意人有不为钱的?”看着徐子淇那出水芙蓉般的面容,神色并未任何异常的陈胜,转身点着一根香烟,轻声的说道: “钱财用的完,交情吃不光,所以别人存钱,我存交情。存钱再多不过金山银海,交情用起来好比天地难量!”说道这,陈胜停顿了少许,看了看徐子淇,继续说道: “我这人更注重交情,哪怕您身无分文,但您对我的口,我一样跟你义薄云天!即便您家产万贯,但咱们不是一路人,对不起,不是对手,就是陌路人!这是我陈胜一直奉承的守则,所以才有了百盛今天,百盛在港城算不上最大的企业,如果不是贴上官商的标签,连个二流都不算,但百盛的威望绝对是港城数得着,看得见的!别人喊我声胜哥,不是因为我背后的百盛,而是因为我叫陈胜!就像我叫您一声徐姐,而不是您的父亲叫徐振,而是因为您是柳二哥介绍的朋友,仅此而已!当然,我不否认您的政治背景能使我更快的在金陵站稳脚跟,但一码事归一码事,徐姐,我更看重的是您这个人……”听到陈胜的这段话,徐子淇稍愣少许,随后扬起她那莲藕般白皙手臂,‘啪,啪……’轻拍了几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