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6章 惊天一票(下) - 超级保安

第406章 惊天一票(下)

满箱的红酒被陈胜麻利揭开箱口,倒洒在二号地窖各个角落里,那名被陈胜捅了一刀的中年男子,双眸惊粟的看着眼前这一幕,他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领进来的这两名保镖,竟是‘黑鬼’,看他们这一番作派根本就不是来偷东西,而是纯粹的破坏…… 旁人不知道这里面到底积压着多少货物,但作为二号地窖管理者,每天进入出货物,他是无比的清晰,倘若这场大火烧起来的话,那么损失可不单单是表面上那些酒水,更是近两个月要走的货啊! 看着眼前面如死灰的中年男子,点着一根香烟的陈胜,单手提起对方,把其扔进了地窖内的通风口,肆虐的笑容挂在他的脸上,冷峻的声音响彻在这名中年男子的耳边: “是生是死,看您的造化,如果您的人营救及时的话,我想您这条命还不至于死在我手中。活着的话,帮我跟邹老爷子带句话,苏南该改姓了……”说完陈胜转身走出通风口,大手猛然关上铁门,碎步往地窖外走了出去! 早已把守在门口的退伍老人,玩弄着手中的打火机,当陈胜与其擦肩而过之际,手中的打火机,被其甩向了地窖中心,瞬间燃烧酒水,使得地窖内的温度不断的升高,就在陈胜和退伍大汉跑到一楼之际,地下响起了一阵轰鸣的爆炸声…… “二号地窖着火了……”唯恐天下不乱的陈胜,一边用大褂遮挡着自己的面容,装作一副死里逃生的样子,一边用力的嘶喊着,原本刚赶出去营救三号地窖的保安们,随即调转头…… 一时间,整个金海酒庄喊声大作,人潮涌动,原本正在前排享受美酒的企业老总们,纷纷冲出了酒庄,看着金海酒庄背后那两栋中世纪西欧建筑的酒窖,燃烧起的熊熊大火,不少男女们趁此机会赶紧驾车离去! 混乱至极的现场,便于陈胜等人逃窜,而按照陈胜指示,只要这边一着火便报警的顺子,已经第一时间把火警请了过来!那些上不了台面东西,只有在第一时间暴露在众人面前,才能达到陈胜最想要的效果! 在陈胜看来,导火索自己已经为其点燃了,那些跃跃欲试的猛龙们,铁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至于能不能牵扯到宝兰实业,现在还不好说,但有一点,陈胜是可以肯定的,这一次,宝兰实业绝对‘赔’的不少…… 待到陈胜和那名退伍大汉赶回指定集合点时,看到一脸苍白的胖子捂着肚子躺在后排之上,很显然,他们两人没陈胜这边那么幸运,铁定是经过一番厮杀,才逃窜出来的…… 检查一下胖子的伤口,好在不深,坐在后排的陈胜,简单的为胖子做着伤口的处理。 “真他娘的过瘾,一刀干番两个,解气……”躺在后排之上,丝毫没有任何受伤觉悟的胖子,嘴里还在津津乐道着刚才所发生的事情,守在一边的陈胜,嘴角微微上扬,借着夜色扬长而去的普桑绕过西郊直接从外围上了高速,考虑到胖子的伤口需要处理一番,继而,中间稍作停滞,直至第二天下午,几人才算安然的赶回港城…… 和陈胜等人有惊无险的返回港城相比,在接道自家老爷子电话后,邹华归去,则显得灰头灰脸,不单单是在征地上颇受挫折,更是在与郊区肖屠夫掰手腕中,连连失利,更是连损几员大将,而现在,家里有出现这等事件,着实让邹华有种抓狂的感觉! 黑色劳斯莱斯驶出港城的那一刹那,目光紧锁着高速路口上,百盛物流那显耀的广告术语,满脸气愤的邹华,不断的告诫自己,今天,所失去,他日将十倍收回…… 也许是感觉到了自家男人的愤怒,坐在其身边的董冰珊小鸟依人的为其舒缓着胸口,轻声的安抚着身边的邹华…… 归来后的陈胜,显得十分安分,先是给予远在徐市的孙二娘打了一下电话,在问清孙母情况后,托人在郊区医院提前为其预留一个房间,从医院方面传来的消息,年前这位年过六旬的老人,应该能转院到港城! 办完这一切,陈胜又亲自去拜访了王海,临近年底,忙的焦头烂额的王海,也没好谩骂陈胜什么,只是一再提醒他,现在港城政局不稳,董家人大有敲山震虎之意!董振天的三把火还未烧尽,别凑着脖子往前伸! 对于王海的谆谆教导,陈胜当然是欣然答应,这次去王家,并没有见到王丽,旁击敲打才得知,这妮子已经被调入关南县刑侦大队任大队长,虽然在级别上没有什么变化,但基层经验的积累,也为她以后的升迁之路,打好了基础,当然,陈胜也明白,王海之所以这样做的另一个目的,就是让自家闺女和陈胜拉开距离,作为一个父亲,他的这一作法,陈胜是真的无可厚非…… 刘奎的事情,算是告一段落,在得到自己想要知晓的情报后,直接把这个被折磨的生不生死不死的老家伙交还给了林老虎,再怎么说他是林老虎身边的老人,自己也不能特别过分!虽然已经给了林老虎一个很好的解释,毕竟是刘奎做事在先。但上次‘冲动’的去拦截林老虎的座驾,不管怎么说,在面子上,陈胜是没有做到位!作为目前陈胜唯一可‘依靠’的盟友,以晚辈身份去解释一番是有这个必要的! 直接拨通了林朝阳的电话,语气极为恭谨的陈胜,诚恳的邀请对方一起去喝下午茶!自持在这件事上理亏的林老虎,虽然在语气上有点生硬,毕竟港城老人了吗,这点派头还是有的,但并没有回绝陈胜,只是这场下午茶,却被在他的提议下安排在了花山高尔夫球场! 老家伙近几年修身养性迷上了高尔夫,陈胜是知道的,但这腊月寒冬的往那里跑,显然让陈胜不知所云,难道说,老家伙又要出什么幺蛾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