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5章 惊天一票(中) - 超级保安

第405章 惊天一票(中)

在陈胜制定这套方案之初,顺子和胖子也曾不解的问及到陈胜一些更深层的意思。为什么要冒那么大险干这一票,难道只是为了报复?当时,陈胜笑的很神秘,更夹杂着一种说不出来的阴辣。只是给予了两人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 “我想扯一个弥天‘大谎’,让世人为之起舞……”对于苏南各大势力布局,陈胜只是从旁人口中略知一些信息,表面上看似平衡,但有一点是可以肯定的,如今的苏南已经不再是邹海生一人的天下,跃跃欲试的其他势力,就等着这只老匹夫露出一丝马脚,随后毫不犹豫的伸出自己的爪牙,狠狠的扑上去…… 可这个平衡谁都不愿意去打破,先动着,必会留下把柄,那既然如此,自己这个来自苏北的一个小喽,何不帮衬一把呢?也许到底,谁都不会去真的彻查此事是谁干的,因为那时的宝兰实业已经应接不暇,即便知道了又如何?来港城? 前有狼,后有虎,再过半年,周瘸子这个老不死的又要席卷港城,再加上怎么都荣成天,林老虎这些老狐狸,陈胜哪有那么多本事和他们斗,得罪董家,又迁怒于邹家,这是陈胜想都不曾想到的因素,既然蹦达出来,那就只好让他们安分点再收回去,几千万的流动资金,宝兰实业还真舍得拿到港城来,成,那就让你怎么拿出来,再怎么拿回去……这才是肖狗胜最底层的深意…… 身子紧贴在二号楼墙面上,细嗅着从屋里传出,淡淡的酒香味,额头上布满汗珠的陈胜,这会可没这份闲情雅致去闻香鉴酒,看似不远的路程,着实折腾的陈胜够呛,身上的伤口已经有些隐约作痛,看着身前这位气不喘,心不跳的退伍老人,陈胜心里不是一个羡慕可以解释的,这次回去怎么说也要跟着他学两手,自打来港之后,脑力是开发不少,可体力上除了压女人没啥大的进展…… 仰望着头上那位于二楼的下水管,四处观察好一会的退伍老人,背靠着墙面,双手架起一道人梯!紧咬着匕首的陈胜,在得到对方点头后,脚底蓄力,猛然踩起对方的手掌,借助对方往上的托力,双指死死扣住管道两侧的扶手,双臂猛然用力,整个人腾空而起,夹住管道的,单臂向下,递给了对方一个手臂,手脚出奇麻利的退伍老人,至借助陈胜给予的拉力,快速攀岩而上,两人一前一后,顺着水管,快速攀爬到顶端,微微探出头的退伍老人,大致瞄了一下楼顶的情况,下伸手指,向陈胜比划着什么…… “两名看守人员,一左一右……”看到这段比划,陈胜心里不禁开始谩骂起来,你他娘的以为这是白宫啊,不是摄像头就是看守人员…… 想归想,骂归骂,但既然都爬到这一步了,躲不掉,那就直接把这个点拔掉……嘴里同样咬着匕首的退伍大汉,身子已经开始慢慢前倾,霎时间,双脚用力窜了出去,紧随其后的陈胜露出双眼瞄了一下,看到退伍老人借用‘城堡’的烟筒作为掩体,窝在那里!这边响声也引起一左一右两人的察觉,轻手轻脚的往这边走来…… 简单的手语,向陈胜比划着什么,会意其意思的陈胜,蓄势待发!目光紧锁着,那两名轻步往烟筒方向绕去的大汉,待到其中一名进入陈胜攻击范围,不等对方反应过来,顺势窜出去的陈胜,直接扑向了对方,单手钳住对方的脖颈,手腕猛然用力,只听‘咔嚓’一声,这名刚才还生龙活虎的大汉,顿时,昏死过去!而另一边,那名退伍大汉更加的麻利,简单一拨,单手捂住对方的嘴角,浑然用力,那人直挺挺的被其拖到了烟筒后面…… 麻利的换上两人的工作服,并摘掉对方的挂在耳边的对讲机,摇身一变的两人,则成为了内部人士,还别说,衣服蛮得体的,特别是这身御寒的风衣,绝对是最好的遮挡物…… 从容的紧跟在退伍老人身后,顺着楼顶的下道口,两人快速的走了下去,也许是深夜的缘故,整个三楼阁楼的防线不是特别是疏密,偶尔会有一两个与陈胜衣着打扮相似的保镖从其他走廊穿过,但都被其很好的掩盖过去! 借助耳机倾听着指挥室传来的声音,作为这方面老手的退伍大汉,轻车熟路的绕开了整个二楼防守最为严密的地界,耳机里时不时传来门口指挥室吆喝的声音…… “你们俩个干什么呢?”就在陈胜和退伍大汉即将转入一楼的时候,突然一名衣着打扮较为高档的中年男子,吆喝住了两人。两人对视一眼,正准备说些什么的时候,那中年男子继续接道: “看你们也是偷懒,给我去地窖装货,等会车一来直接就带走……”听到这话,陈胜可谓是喜上眉头,正愁不知咋穿过层层保镖进入地下室呢,这下可好了,有现成的引路人…… 紧跟在这名中年男子身后,从一路上众人对他的恭谨,陈胜不难发现,这厮在这里地位应该不低,穿过小道,推开木质对拉门,扑鼻而来的酒香味,着实让人心旷神怡! 看着地窖两旁的圆木桶以及成瓶的酒水琳琅满目的摆放在那里,陈胜不禁为这些好酒感到惋惜……走到酒窖的尽头,那里已经有两名身着制服的保镖在那里吊儿郎当的搬运着酒箱,离多远看到这一幕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过去,朝头给他一巴掌,怒斥道: “你他娘的,知道这里面装的什么吗?随便一箱子就能买你一家的性命,都给我悠着点……”不知是这名中年男子过于用力,还是那名汉子双手未有托稳,原本架在双手上的酒箱突然斜倒在地上,‘砰’的一声,有酒瓶的破碎声,但不全是,显然里面还夹杂着其他东西。 红色的液体顺着纸箱流淌出来,神色紧张的中年男子,一边谩骂着身边的两人,一边催促着手脚麻利点,赶紧重新装箱!蹲下身子的陈胜,麻利的拆开包装箱,看到里面不但装有红酒更有瓶瓶罐罐很药盒,从散落的颗粒上来看,陈胜不难发现,这些应该类似于‘摇头丸’那种新型毒品,大眼随意瞟了一下装箱的包装盒,最起码三十箱,这里面最起码得有几十公斤!每个箱子上都用油笔写上了场子名,很显然,这都是事先已经划分好的…… “手脚都他娘的麻利点,你,对,后面还有二十箱,速度快点,马上就要装车了……”就在这名中年男子极不耐烦的催促着几人之时,在其耳筒里突然响起了指挥室的大声吆喝声: “三号地窖失火,速度派人过去……”听到耳筒里这一吆喝,陈胜脸上笑意更浓了,看来胖子那边是率先动手了…… “你,你们几个赶紧放下手中的活。去……”就在他这个去字还没说出口,猛然起身的陈胜,朝着对方的小腹猛然就是一刀,而原本手举红酒箱的那名退伍老人,顺势把手中的红酒砸到了另外一名大汉的头上,反身一脚,重重的踢在其同伴的脸上,锋利的军刀,接踵而至,直接捅向对方的身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