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3章 跨市救人(下) - 超级保安

第403章 跨市救人(下)

高耸的围墙,丝毫阻挡不了众人的脚步!当提前踩过点的顺子引领着几人贴着墙面来到位于仓库右侧的时候,里面传来不少汉子的嬉闹声,以及一些妇女们‘唔唔’的反抗声,虽然未暂未看见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但亦能从两名汉子那淫、荡的交谈中,听出他们想要做什么,将要做什么…… 附耳贴在墙面,缓缓露出眼角的陈胜,细细打量着仓库内部,在确定几人站位后,轻微的摆了摆手,此时猫着身子前进的几人,早已蓄势待发,只等陈胜一声令下…… 阴沉着脸色,当陈胜看到背对着自己的两人欲要施暴之际,突然,蓄力爆发,整个人从窗口猛然窜了出去,原本那用塑料和报纸用来御寒的窗户,因陈胜这一冲进,彻底破裂开来,与此同时,守在不同点的几人,同时窜入…… 突入而至的众人,着实让那几名守在那里的大汉惊慌不已,提刀上前的陈胜,在地上连续翻滚数下后,稳住身子霎时就是一刀,这一刀可谓是又快有准,直接切断了对方欲要举刀的右手,而紧随气候的顺子更不手软,因为他认出了这名被拉入墙角的‘妇女’正是狗子的亲妹子,刀口朝上,霎时用力,一时间,人手分离,凄惨的呐喊声,响彻在整个仓库上方的…… 本就在人数上占据优势,再加上出其不意,这场解救从头到尾没什么过于惊悚的场面!当狗子伤心欲绝的紧搂着被吓坏的自家妹子时,纵使这堂堂七尺男儿都不禁流下了眼泪! 程父,程母已经被折磨的不成人形,不单单是程家,只要是被困在这里的妇女们,没一个看起来是像样的,各个面黄肌瘦,显然是营养不良的表现! 从起先对陈胜的恐惧,到后来慢慢的了解,在得知陈胜等人是来营救她们的时候,陈胜在她们脸上看到最多的是幸福的泪花。国内最繁华的城市内,竟还有这样的‘窑窟’,这是陈胜怎么也没有想到的,这些丧心病狂的恶霸,简直就是泯灭人性…… 就在陈胜正要组织众人逃离之际,原本挂在耳边的话筒突然响起,留守在仓库外围的胖子,低声向其阐述道: “狗胜哥,一辆现代正往仓库方向驶去,没看清人数……”听到这一消息,单手压制住众人喧闹声的陈胜,低声向其阐述着什么,会意其意思的妇女们,各个屏住呼吸,而此时顺子和狗子几人,把几个看守妇女的大汉们一把劲拉进了后沿,数名妇女用身子挡住了他们的身位! 原本紧关的铁门被人重重的拉开,一名长相猥琐的秃顶,面容狰狞探出他的头,可能是因为喝点酒水的缘故,刚一踏进门,就挤着眼睛嘶吼道: “癞头,给你彪哥找个姑娘泄泄火,他娘的,又输个底朝天,今晚最少得玩三……”就在他这个‘三’刚说出来,躲在门口的陈胜撕起对方头顶上那仅有的头发,猛然用力,硬生生的把其撕扯进屋,跟在其身后的两名大汉,还没发应过来,就感觉自己被人从背后狠踹了一脚,整个人贴在铁门之上,发出‘咣当’一声响声…… 四厘米厚的鞋尖,狠狠的勾在了这名秃顶男子的面门之上,霎时间,鲜血四溅!并没有停手的陈胜,上前又一提膝,势大力沉的一击,凿的对方直接后仰过去,胃里的酒水以及鲜血,霎时混为一体,顺着对方的嘴角流淌出来…… 这一连贯的动作,着实打蒙了这名秃顶大汉,当其痛苦的眯开眼睛,看着缓缓蹲下身子的陈胜时,嘴角微微抽搐,犯狠的说道: “你他娘的,知道我……” “啪……”毫不手下留情的一巴掌,不但扇飞了秃顶大汉的那两颗松动的门牙,更夹在一口血痰…… 人多口杂,并没有多去询问这个秃顶男子的陈胜,摆了摆手示意让顺子把这些妇女疏散掉,他们不是圣人,能做的就只有这些,但仅仅的这些,就足以让这些妇女们感恩戴德…… 原本稍显拥挤的仓库,顿时冷清下来,一身暴戾的陈胜看着躺在血泊中的那数名大汉,声音冷峻的说道: “胖,以前在咱村,你没少给山羊阉割吧……”听到陈胜这话,已经提着大亮走进来的胖子,嘴角微微勾起残忍的弧度,他已经明确了自家狗胜哥的意图…… “金彪,彪哥?呵呵,有些事情,我还想从你嘴里去了解一下……”说完陈胜提着这半死不活的秃顶男人,大步走向仓库外!而此时,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的胖子,在陈胜走后,第一刀就从‘大亮’下手…… 刺耳,凄惨的嘶喊声,使得此事的金彪再也没有了刚才的傲气,当陈胜如同拖死狗般把其拉上商务车时,一脸死寂的他,双眸夹杂着恐惧!身子不停的蠕动着,想要去挣脱陈胜的踩压,但奈何,此时的他已经浑身无力…… 约摸二十分钟后,浑身血迹的胖子,从仓库内走了出来,一身煞气的他,着实让人不寒而栗,当两辆商务车逐渐远去之际,坐在车厢内的陈胜,缓缓低头,看向血肉模糊的金彪,冷笑了两声,轻声的问道: “知道点啥,准备用啥换回你这条贱命?” “我,我,我只是个打杂的,最底层的小头目,大哥,您……” “一个小头目,都敢如此明目张胆的扣留那么多妇女,这话,我咋听着不那么是味呢?难道说,宝兰实业真的到了手能通天的地步?我想浏览一下,近段时间,您所管辖场子进出货的账本,不知彪哥肯否给俺这个面子……”听到陈胜这话,金彪猛吸了一口凉气,身子骨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当然,您完全可以拒绝,但拒绝的后果,我想我这位兄弟会告诉您的……”就在陈胜说完这句话,一身煞气的胖子拿出刚才那把还未擦拭掉血迹的匕首,在金彪面前晃了晃!这种赤、裸裸的威胁,霎时,让躺在那里的金彪脸色变得苍白无力…… “塔城路207号……”面如死灰的金彪,在感受到刀尖一点点的向自己裆低挪动之际,心理防线轰然瓦解,艰难的吐出这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