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1章 跨市救人(上) - 超级保安

第401章 跨市救人(上)

昆县是苏市旗下的重要县市之一,毗邻沪市,是国内有名的工业县市,也被誉为沪市的后花园!这里工厂林立,最重要一点国家在政策上的倾斜以及地处长三角经济核心圈内,使得这里发展尤为迅猛,年GDP不低于整个港城!可谓是财大气粗…… 众多工厂也吸引了更多的外来务工者的到来,随着人口的增多,各大商业建设也随之带动起来,单单在县城里溜达一圈,那城市规模不知要比港城好上多少倍! 狗子一家早在五年前就差不多举家来此务工,直至去年回去的狗子跟着顺子后,这厮才算留守在家中,帮助百盛打理外围事情,收入是节节升高,更是积攒了一笔不菲的收入,准备过了今年就让自家人留在家里,不再出门开个小店啥的,也能照顾下智障的弟弟! 然而,天不遂人愿,前几天突然接道了自家妹妹的求救电话,电话里说的很含糊,但狗子能听的出来,自家人被人劫持了,而目的无非就是监视自家胜哥,必要的时候出卖他。 为此事,狗子纠结了数晚,直至前天晚上他收到了一叠照片,上面全是自家父母被蹂躏的场景,这才让孝子狗子不得不吐露出了陈胜去徐市的动向。深深懊恼一直伴随着狗子,哪怕是现在,自家胜哥就坐在自己身边,翻弄着手中那叠照片,并没有再责备他的意思,但狗子的心仍在滴血的疼痛…… “这照片拍的很模糊,应该是在废弃的仓库,但昆县那么多工业园区,废弃的工厂也不是一家,两家找起来,显然是不可能……”重新整理好照片的陈胜,抬首望向身边的狗子,其意思很明确,有没有和他们联系的方式…… “胜哥,他们上次给我联系的时候,用的是座机号码,我打过去后是小卖部的公用电话,自从事情败露后,对方一直没有和联系……”听到狗子这样一说,陈胜嘴角微微上扬少许,随即让其找出了电话,自己用手机拨打了一遍…… 几人到达昆县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八点多钟,天已经放亮,继而,在陈胜把电话打过去的时候,仅仅十几秒钟,就听到一名妇女操着浓重的普通话询问着…… “大姐,昨天不知是谁打我的电话,没接道……啊?公共电话啊?您这是哪啊?花桥工业区内,嗯,好的,好的,谢谢啊……”听到陈胜挂上电话后,坐在他身边的狗子,想到什么似得,急促的说道: “没出事前,我妹子给我电话,说她在花桥工业区找到了一家工资不菲的工作,当时,我没细问,会不会……” “这事,谁也不好说,能不能从咱同乡那里得到一些信息?”经过陈胜提醒,狗子突然想到了,以前和自己一起务工的远方二伯,在手机里翻弄了好几遍,终于找到了他的号码! 屏住呼吸的狗子,在电话接通后,询问着自家人的情况,从这个远方二伯那里,狗子得到了一个重要的信息,自家妹子处对象了,而她之所以从昆县县城旁的工业区往花桥跑,就是经她这名对象介绍的,而且还亲自开车接到自家父母…… 至于这个男子的基本信息,他这个二伯知道也不是特别多,只是在临走的时候一起吃过一顿饭,别人都喊他叫大亮,长得文面书生气质,白白净净!据说在某电子厂里当主管,在网上与狗子的妹妹结识的…… 听到这个信息,陈胜嘴角微微上扬少许,这条线,邹华做的可真是到位,不愧是地头蛇,方方面面都想得到,既不引起众人的怀疑,又能轻而易举的控制自己身边的人,邹四哥确实有点能耐! 两辆商务并没有一同进入花桥工业区,虽然都套了假牌照,但还是小心为妙,顺子和胖子两人领着一队直接杀进花桥,暗地里调查这个叫大亮的男人,而陈胜则领着狗子在工业园区外的一处小旅馆安定下来。 近旅馆前,陈胜买了一份当天的报纸,还真巧了,在报纸的显耀位置,就刊登了苏市明星企业家邹海生的照片,这是参加与某外资企业合作仪式的会场,六十多岁的人了,精神头还真是不错! “国内知名慈善家?”看到这个虚名,陈胜不禁笑了笑,这个虚头只不过是掩盖他那些非法勾当而已!慈善?他每年的偷税漏税就足以养活云省边境几万儿童了…… 老家伙的形象牢牢的记在了陈胜脑海里,想要在他的地盘上,给他当头一棒,确实不易,但吓唬,吓唬他,陈胜还是有的是办法的。 和狗子的忐忑不安相比,更加从容的陈胜,躺在床上耐心的等待着顺子和胖子电话,这次从为了行动方便,特别从红星那里调来了的两名退伍军人都在昆县这一块服役过,当地话也说的有模有样!现在他唯一能做的就是等待消息!昆县不比在港城,两眼一抹黑,啥事都不能操之过急…… 让陈胜没有想到的是,这个叫‘大亮’的汉子,在花桥还是个‘名人’,顶着本科学历,坑蒙拐骗样样精通,更重要的是,这厮皮囊不错,经常混迹一些当地夜场,与富太太们舞小姐们有着那么几腿,不过,据胖子那边得来的消息,这厮已经有几天没出没在各大夜场了,经常活动的地点是位于工业区外的一家‘俏佳人’场子里…… 守株待兔,方法很笨,但有时候,确实最顶用的一种!狗改不了吃屎,这是人性劣根,陈胜就不信,这厮既然走上这条道,还有收手的时候! 继而,当晚陈胜就乔装打扮一番,与顺子几人一同去了这家在这一片相当有名气的夜场!并没有和胖子几人一同进场,独自趴在吧台上的陈胜看着舞池内,那不停释放着自己激情的年轻务工者们,陈胜一边喝着杯中的啤酒,一边仔细观察着什么! 时不时有衣着暴露的舞女上来搭讪,陈胜也不拒绝,偶尔语言上调戏两句,请她们喝点酒水,打情骂俏这种事情只要是个男人都做的出来! 一身高档的休闲服,再加上言行举止之间,甚为得体!而且出手也大方,这让围在陈胜身边的舞女们,仿佛找到了新的猎物般,凯子天天有,但肯为你花钱的又有几个呢? 感受着对方丰腴的身躯,往自己身上靠拢,双眼迷醉的陈胜,与其中一名舞女打的火热,交谈的也很随意,露骨的话也不再少数…… 也许是看到自己的‘竞争对手’,成功把陈胜勾到手的缘故,围在陈胜身边的另两个舞女,脸色不爽的嘀咕道: “骚蹄子,娘西比的,赚钱还不是养那个小白脸?” “咯咯,她的姘头大亮有段时间没路面了吧?” “谁知道啊,估摸着又被这娘们窝在家里了……” “怎么?你也想那副皮囊了?” “滚,老娘没那么白痴……”两舞女之间的交谈,算不上声音太大,但却让坐在陈胜不远的胖子听的是一清二楚,此时此刻,胖子和顺子两人终于知道今天胜哥为啥非要花几万块钱整一身行头了,感情是想从这写舞女手上下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