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0章 想玩,就玩大一点 - 超级保安

第400章 想玩,就玩大一点

这一突如其来的变故,使得原本坐在饭桌前的三眼,猛然站了起来,抄起压在床铺下面的砍刀,就向门口冲去,而紧跟在他身边的另外一名大汉,同样如此…… 右手猛然用力的陈胜,快速的伸出右脚,重重的跺在了对方身子之上,飞出去的敌手,阻挡了三眼两人的前倾,顺势冲进来的陈胜,当头就是一刀…… “……”清脆的短刀碰撞声,显得异常的刺耳,而此时,已经挤进们的胖子,一脸狰狞之色,丝毫不手软的看向另外一名大汉,看的出此次三眼带在身边的马仔,都算的上好手,在与胖子交织中,力道丝毫不落下风! 而就在此时,门口传来了二炮的嘶吼声,顺势后退半步,冲进房间内的二炮,双手端着一盆滚烫的油锅,没有任何停滞的泼向同样与陈胜,胖子拉开距离的三眼和其手下! 面对如此窘迫,慌张不已的三眼,下意识把原本站在身边的马仔拉到了自己的身前,滚烫的热油,大部分泼到了这名大汉身上,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对方的凄惨的叫喊声,异常的刺耳,而溅出去的油滴,还是使得三眼浑身上下灼伤不少,早已有这方面准备的陈胜和胖子,两人用外套遮住了脸,倒是施暴者二炮脖颈和脸上沾上了一点,着实让他难受…… 并不做任何停留的陈胜,拔刀怒上,在三眼推开挡在自己身前那名马仔后,陈胜一跃而起,双手握刀劈向对方,仓促应对的三眼,单手扬起手中的砍刀,可陈胜的这一记重刀可谓是势大力沉,直接压过对方的砍刀,压在了对方的肩膀之上,锋利的刀刃第一时间划开了对方厚重的衣物,而此时拍马赶到的胖仔,顺势就是一刀,刀口顺着对方脸上的刀疤直接劈了下去,只听一声撕心裂肺的嘶喊声后,三眼直挺挺的躺在了血泊之中! 身子不断的抽搐,脸上的鲜血顺着脸颊流淌下来…… “三眼?老子今天让你变成马蜂窝……”看到眼前这一幕的陈胜,脸上并没有太多的波澜,收起短刀走出房门,而冲进来的其他兄弟把奄奄一息的三眼和他那个的马仔捆绑的如同粽子般,直接拉到了门口的昌河车上! 这里嘶喊声引起了不少租房外来户的围观,里面夹杂着不少红星的眼线,此时他们的作用就是稳住外来户的情绪,不让事情扩大化!…… 右眼皮不断的跳动使得邹华,整个人陷入沉默之中,虽然此时董冰珊已经褪去她那华丽的外衣,赤、裸着身子窝在被窝里等待着他去‘宰杀’,但此时根本没有任何性趣的邹华,仍旧一身便装,站在阳台上抽着嘴里的香烟…… 这是一处位于城西的独栋别墅,自打准备在港城大干一场后,邹华就以低廉的价格从老爷子手里买下了这栋位于城西西郊的别墅,看着楼下不断晃动的人影,此时邹华的心情才有所安慰,毕竟这些保镖可都是真正特战队退伍下来的…… 看着自己的爱郎迟迟没有上传,披上大衣,里面真空的董冰珊从床上走了下来,从后面紧抱着邹华,幽怨的说道: “怎么了亲爱的,还在为没等把陈胜那狗杂种做掉而耿耿于怀?来日方长,时间多了去了,他跑得了和尚,跑得了庙吗?”听着身边女子的话,邹华终于露出了久违的笑容,轻拍了对方的脸颊,正准备转身把其抱上床,好好征讨一番。突然一声闷重的发动机声,使得他再次回过身来…… 只见一辆经过改装的银灰色昌河从自家别墅门口掠过,推拉门顺势打开,四个麻袋被人扔了下来,随后昌河汽车扬长而去,没有丝毫的停滞…… 这一幕的突然发生,使得原本守在院子里的保镖们,紧张不已,先是四处打探一番,随后拉开房门把袋子打开!而此时已经匆匆跑下楼的邹华,在看到四个麻袋里那所装的人员后,身子猛然绷直少许,特别是三眼那张被人竖劈的脸颊,依然还在流血,整个人看起来异常的狰狞…… 后退数步的邹海,脸色苍白,闻讯赶来的董冰珊看到这一幕,不禁呕吐起来,就连那几名刀口上饮血的大汉都不禁倒吸一口凉气…… “四哥……这……” “还愣着干嘛,赶紧送医院……” “是……” 一场原本针对陈胜和孙二娘的刺杀,到头来却成为了对方示威的筹码!再一次的受创,使得邹华,整个人看起来如此的苍白无力,更夹杂着愤怒之色!他亦能感觉到肖屠夫背后所要表达含义――不死不休…… “好,很好,肖屠夫,我邹华就在这等着你,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来要我的命……”听着自家男人这声怒吼,回过神的董冰珊,上前搀扶着对方,紧咬着嘴唇,轻声的说道: “邹华,别太往心里去,现在港城上层正在抓典型,您看在这件事情上能不能做点文章?”听到这句话,邹华冷笑两声,随口说道: “你能想到的,他肖屠夫就想不到?我之所以这样被动,就是因为,没有一个庞大的情报网,倘若这是在苏南,我让他有来无回……” 而就在邹华说这句话的时候,陈胜已经带着胖子,顺子以及那个出卖自己的狗子在前往苏市的高速公路上! 家里必须要有人守,别人陈胜不放心,只能让二炮留下来!这一次陈胜总共就带了五个弟兄,加上自己六个人,人不在多,贵在精! 两辆商务,车速都不算太慢,为了能办好此事,陈胜特地从五叔那里调过来两名退伍好手,此次前去苏市,救人是一方面,敲山震虎是另一方面,你邹华敢在港城地头上撒野,我陈胜一样有办法把场子找回来! 看似冒险,其实陈胜也是被逼无奈!现在港城这瘫水深不见底,董家人万一抓住自己的小辫子,那就得不偿失了! 这步棋,险是险了点,但不至于没有机会,只要操作的好,完全可以全身而退,还能给予对方一重击,何乐而不为呢? 近乎一天一夜没有睡的陈胜,在行驶的过程中,昏昏欲睡!就在天蒙蒙亮,即将到苏市的时候,腰里的手机突然响起,看了一下号码,陈胜眉头紧锁几分,有条不紊的接通了电话,轻声的说道: “王局,那么早?有事?” “连城路到底怎么回事?有人看到你在那里出现……” “呵呵,王局,百盛有收货点在那,我出现在那里很正常吗,怎么了出事?” “别跟我打哈哈,市医院接手了四名重伤外来户,是不是你做的?” “这个,我可真不知道,我现在是良民……”听到陈胜这话,电话另一头的王海‘嗨’了一声,也许是听到了汽车的发动机声,继续问道: “你在高速上?” “对,去趟徐市,去接孙二娘,怎么了?” “记住了,这段时间消停点,省公安厅的人没走,上次你又顶撞毛利,董家人正在找你的晦气……” “谢谢,王局,我知道了……”两人又寒暄了好一会,才算挂上了电话!既然王海给自己打这个电话,那就说明,这事他已经知道了一些,既然说透了,陈胜就不怕邹华走政治路线施压,说起来,陈胜还真没给对方留下任何把柄。 “想玩,就玩大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