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8章 幕后黑手(中) - 超级保安

第398章 幕后黑手(中)

临近年关,各大势力都保持着出奇的沉寂,这种沉寂来源于政治上层的施压,也有安安生生过个好年的因素在里面!毕竟春节是国内最传统的重要节日,谁也不想在这个节骨眼上出任何差错! 自打把华鑫交接给自家闺女之后,林老虎已经很少再迈进华鑫集团的大门了,退居幕后,更多时候打理着华鑫灰色层面的生意,上次毒品运输事件,使得华鑫的名誉跌倒了低估,眼瞅着自家闺女有点镇不住场子后,林老虎不得不重新出山,警方还在就此事孜孜不倦的调查着,现在基本上可以确定林氏父女与这件事情没有任何关系,所有的矛头也都指向了华鑫第二大股东刘继铭,这时候,林老虎再次出山,更有稳定局面的作用! 股东会议一直持续到晚上近八点钟才算结束,有些乏累的林老虎坐在自家闺女的办公室内,跟在自己身边有些年头的老管家刘奎,亲自为林老虎到了一杯茶水,为父亲塞好烟斗的林品如,双手递到了自家父亲手中,并亲自为其点着…… “现在的华鑫在大局面上虽然还有些不稳,但也逐渐转向了正轨,刘继铭蹦达不多长时间了,现在省厅调查组已经着手调查他的财产,这是个机会,品如啊,在股东面前,完全没必要唯唯诺诺,虽说,现在华鑫内忧外患,但还不至于看那些老家伙的脸色行事,宝兰实业空降港城,对于咱们来说,也算是好事,最起码郊区肖屠夫会老实很多,和他的合作更加的坚实,现阶段谁都不会撕破脸皮的,至于荣成天,只需稍加小心就成了,元气大伤,比华鑫还要严重,金陵董家已经不再像以前那么信任他了,不然也不会让宝兰实业来港发展……”听着自家父亲的分析,站在一旁的林品如微微点了点头,轻声的回答道: “我知道了,爸……”看着眼前,越来越成熟的闺女,林老虎是由衷的欣慰,特别是经历了楚市事件后,林品如更是蜕变般成长,这是林老虎最为满意的。 “嗯,行了,工作一点点的来,咱先回去吃饭,你妈都催了好几遍了,现在几点了老刘?” “老爷,九点多了……” “我说呢,越来越叮饭点,外面的饭还不乐意吃了,走……”说完,林老虎缓缓起身,刘奎连忙搀扶着…… 黑色奔驰缓缓的驶出了华鑫集团,直接往翠湖苑赶去,进入腊月,九点多钟路上基本上已经没什么行人了,坐在后排的林老虎,趁着这段路程闭目养神,而坐在他身边的林品如目光紧锁向窗外…… 而就在这时,两辆昌河汽车突然从路边的岔口窜了出来,其中一辆直接卡住奔驰车车位,使得措手不及的司机,快速紧踩刹车,汽车在惯性的作用下,滑行近五米才算停稳,而此时,那两辆昌河前后把奔驰轿车夹在了中间…… 算得上‘一生戎马’啥场面都见识过的林老虎,除了脸色有些阴霾外,情绪上并未太大的波澜,敢在城区直接拦自己车,那肯定是有着自己的目的!就是不知道是哪路神仙…… “噔,噔,噔……”原本紧关的窗户被人敲响,打开车窗的林品如看到了陈胜那张人畜无害的笑容…… “陈胜?”身位惊愕的林品如,喊出了对方的名字,随手打开车门的陈胜,坐进了车厢内,笑着对林老虎说道: “林老,不好意思,有些唐突了……”直勾勾的看着陈胜,林朝阳有些愤怒的质问道: “这是何意……”听到这话的陈胜,微微把头莫向坐在副驾驶位置的刘奎,轻声的说道: “这要问刘管家的意思了……”听到陈胜这句话,原本还故作镇定的刘奎,猛然回头,但看到是一把锋利的尖刀直直的顶着他的脖颈…… “刘管家,做晚辈的唐突了,您别介意,问你两个问题,您知道我现在正和林老合作吗?”刘奎机械性的点了点头,并未吭声…… “那你还暗地里帮人牵头拉线,你知道吗?我和我的女人,昨晚就差一点命丧黄泉……”听到陈胜这句话,就连林老虎和林品如脸色都变了又变…… “肖屠夫,信口雌黄的事情,谁都说的出来……” “就知道你个老狐狸不承认……”说完这句话,陈胜把手伸进了外面‘啪’的一下打响了手指,不多会,胖子单手撕着一名被折磨的血肉模糊的大汉,硬塞到了车窗前,对方的这幅样子,着实吓坏了坐在陈胜身边的林品如…… “认识吗?刘山?城北专门‘放黑枪’的老人了,前几天他接了一个活,两百万买我和孙二娘的命,上线是名叫三眼的,而中间人……刘管家……不给我个解释吗?”当刘奎在看到刘山这副样子后,脸色就不如刚才那般冷静,但作为一个老江湖,他还是有着自己的‘底蕴’,转头看向林老虎,急促的说道: “老爷,这事……”并未去听他任何解释的林老虎,已经从刚才的交谈中,大致明白了事情的经过,冷脸的说道: “陈胜,人你带走,但必须给我个解释……” “没问题,我会给你个很明确的解释,林老,注意你身边的人,已经有人开始向苏南宝兰实业靠拢了,我不希望因为这些吃里扒外的杂碎,影响了我们之间的合作,这是港城,这是苏北,猛龙过江,那也要看他是不是一条龙。谢谢,林老,最迟明晚,我会给您个满意的解释,前提是,您要给我合理的答案。你知道我在说什么,为什么您的人,会帮别人做事。”就在陈胜说完这句话,副驾驶位置的车门被人一把拉开,早已守在那里的二炮,根本不给刘奎这个老人任何面子,撕起对方的银发直接拖下了车…… “不好意思,给您们带来的不便还请谅解,毕竟我刚死过一次,有些唐突了……”虽然陈胜笑着在说这句话,但林老虎,能感受到陈胜内心的愤怒,任谁也不愿在临近春节的时候遇到这种事情,更何况孙二娘已经高调退出这一行,俗话说,祸不及家人!但当着自己的面,把刘奎这样拉走,林老虎脸上着实无光,继而在这只老狐狸脸上,你看出任何表情。 陈胜也没在意这一点,推开车门,走下了奔驰,径直的跳上离自己不远的昌河车上,随着两辆昌河汽车的离去,林老虎重重的握紧拳头砸向前排座位,这事,既然不是他安排的,那就说明,有人已经把手伸到了华鑫内部,其目的就是切断自己和百盛的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