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6章 逼供 - 超级保安

第396章 逼供

第二天凌晨三点多钟,陈胜就接道了胖子的电话,这厮在知道自家狗胜哥在徐市遇袭后,第一时间驱车往这里赶来,倘若不是对路面不熟悉绕了几圈,估摸着早到了医院! 随同胖子一起来的还有几名百盛的好手,这些人都是百盛俱乐部的班底,从百盛开始成立就一直在几人身边帮忙,继而用起来也十分放心!一下子来了那么多人,扎堆在一起,肯定会引人注目,陈胜走后把支配权交给了王晨,分别把他们安插在不同的地方,只要对方再敢来造次,不死也脱层皮! 急于回港处理此事的陈胜,与孙二娘简单了说了几句话,便让胖子开着那辆的被撞变形的奔驰商务,两人一同离去!把别克商务留在了这里! 一路上陈胜显得很沉默,不停的抽着香烟,即便是老烟枪的胖子都有些顶不住这个味!期间的陈胜,拿出手机拨通了二炮的电话,让他亲自派人,跟着五叔的人去监视刘山的那个情人,事情败露,不像引火上身的幕后主使,肯定会选择掐断刘山这条线,不然,他就不会花钱让‘黑手’办这事…… 接道陈胜电话后,二炮马不停蹄的联系上了五叔,亲力亲为的横插此事,只等陈胜归来。当陈胜欲要再抽出一根香烟时,胖子那肥硕的右手按住了烟盒,轻声的说道: “狗胜哥,这不到一个半小时的路程,你马上都抽半包了!你有了孩子,俺还没有,少抽点,为你未来的干儿子着想一下……”劣质的借口,但听在陈胜心里暖暖的,抽出左手,把打火机仍在了车台上,陈胜笑着暴口道: “操、蛋的,你哪天不是一包烟?”听到这话胖子‘嘿嘿’一下,露出了他那有点黄迹的门牙! “狗胜哥,知道您和二姐回徐市的人真不多,而且你们走的时候,也很小心,用的还是河马的车,咋就被人盯着了呢?”听到胖子这话,陈胜‘嗯……’了一声,笑着说道: “可以了,这段时间,在百盛俱乐部你没白待啊,脑子好使了?”听到这话的胖子,挠头搔耳的干笑了两声…… “这也是我一路上在想的问题,百盛有内鬼,而且和咱兄弟几个的关系很不错,这才是我头疼的……”听到这话的胖子,不再啃声,随着百盛逐渐强大,依附在几人身边的人确实不少,但真正让他们重视的就那么几人,而自家狗胜哥的这句话,也间接的指出了范围! 正如陈胜所说,知道他和孙二娘来徐市的人并不多,就那几个人,剔去自家几个兄弟,就剩下那几个人,这事不难查,但无论查到谁,都让陈胜寒心,培养几个知根知底的兄弟,真的不是很容易…… “吗的,揪出这厮,老子一定要让他生不如死。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不急,饭一口口的吃,事一件件的办,先把这个刘山揪出来,我倒要看看,是谁那么歹毒,欲要向孙二娘下手……”伴随着陈胜这句话结束,在其脸上布满了狰狞! 当奔驰商务到达港城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五点多钟,这会天还乌七八黑的,但百盛总部内却灯火通明,没有一丝困意的陈胜,快步走向房内,早已经在那里等待的二炮,出门相迎轻声的说道: “四点多的时候,有一波老手,潜入刘山情妇的家里,被守在那里的兄弟逮个正着,现在那两人都在仓库里……” “刘山的情妇呢?” “在房间内,情绪波动很大,小菲在陪她聊天……”听到这话的陈胜,微微点了点头,推开房门,当转过头的小菲,在看到陈胜后,连忙起身喊了一声‘胜哥’,当那名女子听到这句喊声后,脸色变得更加的煞白…… 微微向小菲点了点头,算是打了招呼,摆摆手。会意的小菲站起身,退后数步站与二炮站在了一起,坐在小菲刚才那个位置的陈胜,脸色阴沉的盯着,对面这个眼神飘忽不定,一脸惊慌的女人,声音冷冷的说道: “我不喜欢废话,我也不喜欢被人惦记着,刘山在哪里?你知道你现在的处境,只要我把你扔出去,不用我动手,大有人让你生不如死,和我合作,你唯一的途径,要钱我给你,拿了这笔钱,你想去哪我也可以托人送你去……”开门见山的说完这句话,陈胜身子依靠在了椅背之上,待到他抽出香烟时,站在其身后的二炮,径直的为他点着…… “一根烟的时间,我没那么多的时间浪费在你身上,是生是死,在你一念之间……”猛抽一口香烟的陈胜,侃侃而谈的问道,但身上的那股煞气,着实让对面那女子不寒而栗! 狠喝了一口握在手中的热茶,脸色阴晴不定的女子,不敢直视陈胜那犀利的眼神,思索了几分钟,当陈胜欲要把香烟掐灭,转身立刻之际,这女子突然开口说道: “我要十万,你送我离开港城……去哪都行……”听到这句话,陈胜嘴角微微上扬,轻声的回答道: “可以,你想去哪我送你去哪……” “刘,刘山在城北望江北路的一处民居房内,身边有两个保镖……”听到这话,二炮转身冲出了房间,拿出手机,部署着什么!而陈胜轻笑两声,缓缓起身,在走出房间前褪去自己的外套,衬衫上刚才所留的血迹,还历历在目,而此时没有在意的他,挽起袖管,在走出房门后对已经打完电话的二炮说道: “去仓库,我要见识,见识这两人……” 矫健的步伐,显得有些急促,一直紧跟在陈胜身后二炮,此时没有开口说任何话,他能从自家狗胜哥身上的煞气,感到他的愤怒,这一次不管对手是谁,都要付出血的代价…… 已经被二炮找人‘质问’的两名大汉,身上是血迹斑斑,脸上明显有被‘招待’过的痕迹,近了仓库后,陈胜根本就没有和他们多浪费一丝口舌,接过自家兄弟递过来的匕首,陈胜直接冲了过去,硬生生的从对方身上割下了一块赘肉…… 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这名紧闭上双眼的大汉,痛不欲生!嘶吼道响彻在整个仓库上空! “我能在身上割下一把刀,还不让你死,信吗?”淡淡的一句话,充斥着浓重的血腥味,另外一面大汉双眸之中已经充斥着恐惧之色…… “你们是谁的人?我数道三,得不到我想要的答案,我就动手……” “一,二,三……”三秒钟的时间,稍纵即逝,毫无犹豫的陈胜再次出手,那名痛不欲生的大汉,再一次经历了这非人所能承受的痛苦后,直接痛晕过去了…… “装死?辣椒水,让他清醒一下……”说完这句话,陈胜阴沉着脸颊看向他旁边这名大汉,不等陈胜开口,满眼恐惧的他,直接用普通话说道: “我们不是本地人,是有人花钱请我们来的……” “以前在哪混?请你的人是谁?” “我们以前是苏市看场子,请我们的人是个叫三眼哥的……”当陈胜听到苏市这个地名后,嘴角阴辣的笑容不禁微微上扬少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