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4章 徐市遇袭(中) - 超级保安

第394章 徐市遇袭(中)

原本高速行驶的奔驰,在这两次的撞击下,虽然速度有所减缓,但仍在惯力的作用下,不曾减速的撞向已经落叶的树杆!眼疾手快的田生,在简单做下调整后,一边紧踩着刹车,一边来回调整的方向盘,奔驰轿车在连续划过数根树干后,撞上了一颗算不上粗壮树干,安全囊的第一时间的打开,使得田生免受其害…… 一直在后排被颠簸的陈胜和孙大山,早已经趴在了车厢下面,即便如此,在猛烈的撞击下,陈胜还是被座位上的铁杠狠狠的撞了一下腰部,因为孙大山做车的最后沿,又有车座挡着,继而所受伤害最轻…… 摇了摇有些发懵的脑袋,一身煞气的陈胜,用力拉开车门,此时已经停靠在路边的两辆的普桑车内,跳出了七名大汉,各个手持钢刀,步伐矫健的向奔驰这边冲来! 跳下车前,陈胜把刚才那把短刀交到了孙大山手中,快速的说了一句: “过了今晚,你就是真爷们了……”说完,陈胜从奔驰车座下面抽出了一个钢管,拉起孙大山,往后面窜去!自打连续出了几次事后,现在几人车座下都会备着这些趁手的利器,就是防备突发事件! 蹒跚跳下车的田生,手里紧握住一把尖刀,当他随同陈胜,孙大山一同欲要逃窜的时候,对方七人已经冲了过来,走不得,那只有火拼!反过身的陈胜,抡起手中的钢管,面色狰狞的砸向冲上前来的一名大汉,单臂向上欲要挡格陈胜这凌厉的一击,可随即伸出右脚的陈胜,重重的踹到了对方的小腹之上,强有力的冲击使得,这名大汉重心不稳往后连退了数步,这也大大阻止了身后几名大汉前进的步伐…… 一直战战兢兢站在陈胜身边的孙大山,手心里布满了冷汗,长那么大,哪见过这架势,这不是黑社会火拼吗?可情势逼迫着他,不得不举起手中的短刀,‘捍卫’着自己的生命! 在下意识躲开一名大汉的横劈后,没有任何功夫底子的孙大山,迎上了另外一名大汉的重刀,就在他绝望之际,成功撇开身边大汉的陈胜,猛然转身,快速甩起手臂,只听‘’的一声,砍刀的刀刃与钢管发出了清脆的响声,以及霎那间的火花…… “你是假人啊,砍呐,不然谁也跑出去……”也许是死亡的气息,激发了一个男人最根底的血腥,当陈胜帮着自己挡下这一刀,前后受敌之际,孙大山,竭心的嘶吼了一声,扬起手臂,就往陈胜牵制的那名大汉砍去。 狗急了还跳墙呢,更何况一名三十过半的大汉呢。当锋利的短刀撕开对手的脊背,发出‘噗’的一声后,孙大山脸上已经褪去了刚才彷徨和惊慌,更多的是凶狠…… 借助停靠在路边的奔驰做掩体的田生,与对方两人纠缠着,反手挡格对方的进攻,且战且退的田生,利用车门,阻挡着两人的同时进攻,在对方其中一名大汉,一刀挥空后,抓住机会的田生,反身就是一刀,锋利的刀口直接切断了对方的手腕,撕心的惨叫声,在这片寂寥的树林内,异常的清晰…… 连损两人,显然对方也被激怒了,剩下的五人,各个凶神恶煞,步步紧逼着三人,此时脊背因为营救孙大山,而被划过一刀的陈胜,面部表情显得更加的狰狞,手中钢管挥动的频率越来越快! 孙大山刚才那惊艳一刀,着实激发了他不小斗志,但也正是他的惊艳,使得剩下几名大汉,有两名扑上了他,以一战二,本就不是熟手的孙大山,显得极其狼狈,好几次,倘若不是身边的陈胜帮衬着,他早就成刀下亡魂了! 战局的不利,随着田生,凌厉的一刀从对面大汉的肩膀处划下而被扭转,腾出手的田生,迅速侧身冲向陈胜这边,即便此时他的身上已经廖有了数道伤口…… 田生的加入,着实减轻了陈胜这边的负担,四打三,原本在看到自家兄弟惨状后,就有两名大汉无心再战,再加上,松闲少许的陈胜,如同暴走般阻击着对方,这使得战事逐渐扭转! 身上也挂有两处刀伤的孙大山,已经痛的麻木了,在陈胜的帮衬下,当他把短刀插入一名大汉身体时,他的脸上更多的是愤怒,仿佛是在发泄某种情绪那般!没有哪个男人,不想被人看扁,当陈胜在车上一而再激起自己的血性,当在遇到危机时刻,陈胜挺身用身子为自己挡刀之时,愤怒的小宇宙,终于爆发出了…… 看着孙大山毫无留情的拔出自己的短刀,就连陈胜都不禁感慨万分,难道他们孙家人,天生就是干这个的?看看彪悍的孙二娘,再看看如今疯狂的孙大山,哪一个都可以用‘生猛’两字来形容…… 一直不敢贸然杀向前的陈胜,为的就是保护后身边的孙大山,自己受点伤那没啥大碍,万一让孙二娘的亲哥重伤了,自己这个做小舅子的可脱不了关系!但现在,情势逆转,一对一的情况下,陈胜自持不惧怕任何人,更何况身边这名大汉已经失去了刚才的犀利呢? 挑开对方看似犀利的一刀,反身一拳凿在对方脸上的陈胜,不等对方反应过来,粗重的钢管重重的砸在了对方脑门之上,只听‘砰’的一声,鲜血四溅,那人直接应声倒在了血泊之中…… 再也没有任何悬念的争斗,当陈胜飞身鱼跃而起,拖出最后那名想要逃逸的大汉时,拍马赶到的孙大山,一刀划破了他的手臂,原本紧握在他手中的利器,咣当一声掉在了地上,顺势而来的田生,上去一脚把其跺倒在地上…… 看着躺在地上,不断痛苦呻吟的几人,满脸血迹的陈胜,蹒跚的走到一名还算清醒的大汉身边,从孙大山手里接过那般短刀,狠狠穿透了对方的手背,撕心裂肺的疼痛使得这名大汉,紧闭上双眼,惨叫着,朝脸给了他一巴掌的陈胜,冷峻的问道: “是谁?” “我……我不知道,我们只是收钱办事……” “上家呢?嗯……”扭动着手中的短刀,使其在手背上转了半圈,陈胜神色狠辣的看着对方…… “啊……刘山,城北刘山……我们是从他手里接的钱,一路跟来的……” “就你们一队?” “还,还有一队,去了医院……”听到这话,陈胜身上猛然绷紧少许,而此时的田生已经跳上了奔驰,重新发动了这台德系高性能的商务轿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