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3章 徐市遇袭(上) - 超级保安

第393章 徐市遇袭(上)

男人都有劣根,骨子里都向往家里红旗不倒,外面彩旗飘飘!但一个男人,必须要有自己的担当和责任!如果失去了一个男人基础的东西,那和禽兽没什么区别! 作为一个晚辈,陈胜本不该对孙父指手画脚,甚至用如此粗鲁的手段直接把其拎到车上,但作为孙二娘的男人,他有必要‘提醒’一下这个让人作呕老人…… 战战兢兢的坐在高档奔驰车内,算不上一身名牌,但也是衣装亮丽的孙父,大气不敢出一声低着头,身子微微颤抖!很显然被手握短刀,一身煞气的陈胜所惊吓的…… 田生对徐市的路段不是特别熟悉,但也知晓自家胜哥想做什么,继而银灰色的奔驰是哪偏僻就往哪里钻,几人本来所在的位置就够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这又行驶了近二十分钟,眼瞅着就要出徐市了,此时就坐在后排的孙大山心里都发怵,他这是要干啥?毁尸灭迹啊? 沉闷的气氛,再加上黑布隆德的荒野,吓得孙父是双腿不受控制的哆嗦着,当银灰色的奔驰‘吱’的一声停靠在徐市郊外的一处荒林前时,承受不住内心煎熬的孙父,在车门还未打开之前,就瘫在了座位上,惊恐的说道: “好汉,大哥,您就放过我吧,我……”听着对方不伦不类的喊叫声,陈胜想笑又笑不出了,这样一副窝憋样,当初孙母怎么看上他了!拉开奔驰推开门,跳下车的陈胜,一把把对方拉了下去,嘴里叼着香烟的田生,并未跟着下去,而是扭头看孙大山一眼,着实把这汉子吓坏了,大气都不敢出一口…… 拖着孙父的身子,陈胜径直的往荒林深处走去,仍由这厮嘶喊不已,他仍没有停手的意思…… 缓缓蹲下身子,玩弄着手中的利刃,眼睛紧盯着对方的陈胜,露出了几分作呕的神态,一股尿骚味,扑鼻而来,这都近六旬的老人了,这副德行,也确实让人恶心…… “知道欠多少吗?” “大……大……”就在对方还要喊‘大哥’的时候,陈胜把手中的尖刀插在了他的面前,着实吓得孙父,痛哭流涕…… “你,你,你就是杀了我,我也没那么多钱还你啊……”一把鼻涕一把泪,不去当演员蛮亏的…… “成,既然你这样说,那我就满足你,想死还不容易吗?”说完,陈胜拔出插在地上的那把短刀,单手按住孙父,挥起手臂,猛然就要往他身上捅去! “我……我不想死,我不想死……”戛然而止的刀尖紧贴着孙父的侧脸,满眼恐惧的孙父,泪水顺着眼角流淌下去,此时的他已经微微睁开眼睛,看着这锋利的尖韧,陈胜亦能感到他全身的颤抖…… “瞧你那熊样,还算个男人不?打媳妇,鬼混,你要不是二花他爹,我今天真想在你身上连捅几刀,伯母差点截肢知道不?给伯母看病的钱,都被你糟蹋了你知道不……” “我……我改……我一定改……” “信你,母猪都上树,好歹也算个爷们,有手有脚,让媳妇顶天,还挥霍给媳妇看病的钱,你咋配当爷们?当初没这个担当,咋就不管好你裆里的那个鸟呢?”不过,话说回来,他真管紧了,还真没孙二娘了呢…… “对了,说起这个鸟,我想到办法了,你不是爱鬼混吗?得,今天俺也充当一次操刀手,把你当下里那两个鸟蛋摘了,省的……”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看着孙父那痛哭流涕的脸颊,不敢做的太过的陈胜,缓缓收起了短刀,即便他再不是个东西,他也是孙二娘的亲生父亲,不求他多上进,提醒一下,能对孙母好上那几分就成…… 抱头痛哭的孙父,听到了陈胜远去的脚步声,当他起身回头之际,陈胜已经掠过了这片荒林!而当陈胜走到车厢前时,却看到田生和孙大山扭打在了一起,当然,有着功夫底子的田生,占着上风,而这些年被酒水掏空的孙大山,只有被动挨打的份…… “咋着了?干啥呢?”原来,这厮在听到自家父亲的求救声后,以为陈胜真动家伙了,毕竟他是他父亲,这点血性他还是有的…… “没看出啊,还有点爷们气势……”在得知陈胜只是恐吓自家父亲一番后,鼻青脸肿的孙大山,又老老实实的坐在后排,不敢吱声了…… 奔驰商务直接调头往徐市医院驶去,并未有把落在那里的孙父带上!坐在车厢内的陈胜,一改刚才的凶神恶煞,与孙大山有一句没一句的闲聊着,主要还是想从侧面了解下现在这一家子的生活状况,以作下一步的打算! 有了刚才舍身欲要救父的表现,再加上与其聊天接触,陈胜发现,孙大山也不是那种特别无药可救的人,从孙二娘口里得到信息有些与现实不符,当初其妻子离他而去,还真不是他的错,而是他老婆外面有人,嫌弃孙大山一家子,这才使得孙大山一蹶不振,嗜赌如命!久而久之也就一发不可收拾了! 就在陈胜正旁敲侧打的询问具体事宜之际,原本开车的田生脸色突然阴沉不已,声音冷峻的说道: “胜哥,后面两辆普桑,跟着咱有段时间了……”听到这话,陈胜下意识的扭头看向窗外,两辆二手普桑,一前一后,大有超车之意…… “甩开他,直接去医院……”陈胜初来此地,刚才才算与人有些摩擦,但不至于被人惦记,这两辆普桑,十有八九是从港城一路跟来,现在陈胜最担心的莫过于已有身孕的孙二娘,万一这些狗娘养的向她下手的话…… 可就在陈胜刚说完这句话,田生欲要加速之际,那辆已经与奔驰并排而驶的普桑,猛然打头,狠狠的撞向奔驰轿车,车身猛然摇晃,使得坐在驾驶员位置田生,身子左倾少许,而此时后面那辆普桑随即撞了上来,车身不稳的奔驰,霎时偏离了省道,径直的窜向了旁边的小树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