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1章 归家的愤怒(中) - 超级保安

第391章 归家的愤怒(中)

明晃晃的短刀,插在地上,还在左右摇摆着,看着自己的狐朋狗友仓皇而逃的身影,再看看陈胜那异常挺拔的身姿,浑身趴在泥泞雪地里的孙大山,不禁吓得脸色有些苍白,双眸显得极其浑浊,没有一个爷们特有的那份清澈,被赌博蚕丝了心性,忘记了良知的孙大山,感觉自己的世界昏天暗地! 自始至终,孙母都含泪看着眼前所发生的一切,数年前,她执着的把孙二娘推开,就是不愿被这龌龊的父子俩给牵累,数年后的今天,当她看到孙二娘的身边站着的陈胜,以及感受到自家闺女微凸的小腹后,老人选择了沉默了!闺女出息了!女婿更出息…… 缓缓蹲在地上的陈胜,双目犀利的盯着孙大山,看的对方有些心虚,用力的拔出那把短刀,陈胜不带任何感情的轻声说道: “你这样的吊货,放在平常,我都懒得去看一眼,良知,道德,都他娘的被狗吃尽了,你也配算个爷们?自家母亲含辛茹苦的把你养大,就是让你这样糟蹋,奶奶的,要是我有娘,我把她当神一般供着,越说越来气……”说完,陈胜把短刀交给了王晨,转身走到孙母身边,孙二娘感激的看了陈胜一眼,两人一同搀扶着老人,回到了里屋! 王晨把所带的礼品递到了田生手里,凶神恶煞的盯着趴在院子里不肯起身的孙大山,倘若他不是自己二姐的亲哥哥,遇到这事,王晨直接出手,连给这厮思考的时间都没…… 潮湿更夹杂着重重霉味,极其简单,甚至有些破旧的家具,构成了房间的主轮廓!带有破洞的沙发上方,还张贴着几张奖状,虽然已经有些年份,被潮湿浸透了,湿花了,但依然能大致看清上面的字体。奖状,孙二花同学本学期表现优异…… 伸出颤抖的右手,抚摸着那原本属于自己的荣誉,孙二娘的思绪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那个属于自己的纯真年代!为了老师的奖励而欢呼雀跃,为了能当上小队长,费劲全力!为了能得到母亲奖励的鸡腿,而熬尽灯油……然而,这一切,现如今都成为了过眼的浮云…… 腿脚并不利索的孙母,即便是陪着孙二娘站在那里,亦有些摇摇晃晃,一直站在旁边细细观察的陈胜,在母女两人坐在那里的时候,轻步的走到孙母身边,蹲下身子的陈胜,伸手的去拉孙母的脚踝,但被对方如同触电般拒绝了…… “娃,脏,大娘腿脏……”质朴的老人,一直都是这个借口,但双眸含泪的陈胜,执意单膝跪在了老人面前,握住了对方的脚踝,当陈胜小心翼翼的把裹在脚上的破棉鞋褪去的时候,浓烈的恶臭扑鼻而来,血迹已经让原本套在脚上的抹布粘在了肉里,整个脚踝到脚面都已经发黑,肿胀的小腿肚,甚至看不到一点血丝,即便如此,老人的小腿也如同陈胜手臂那么粗。 “田生,倒车,倒车,去医院……”如同癫狂般的陈胜,不问老人同不同意,侧身把其瘦小的身躯抱了起来,跟在身边的孙二娘,脸色蜡白的帮衬着,刚坐下不久的几人,风尘仆仆的冲出家门,在即将出院门的时候,陈胜甩腿给了孙大山一脚,怒斥道: “你要还是个人的话,就跟我去医院,看看咱娘都是遭的啥罪……”说完,陈胜头也不回的冲出了院门。而还在左右徘徊的孙大山,则被王晨一把提了出来,拖着跑出了院门! 银灰色的奔驰,高速行驶在前往徐市城区医院的路上,车厢内的空调被打到最高,因为孙母的脚被展开,继而一股浓浓的恶臭,充斥在整个车厢内,没人去捂鼻子,只有孙二娘那不断的抽泣声…… “我日你祖宗十八代……”抑制不住内心愤怒的陈胜,在还未到医院的时候,就甩给了坐在后排孙大山一拳…… “我和你妹恋爱那么久,加起来的哭的泪水没有今天的多,你连个畜生都不如……”即将暴走的陈胜,被一边的孙母拉扯着衣角,从两人那心疼的眼光中,陈胜嗅到了母爱的真谛,无私,包容,甚至不惜一切…… 冲进城区医院,王晨,田生第一时间把找到了急诊室的医护人员,抱着孙母跟在身后的陈胜,脸色甚为着急,不得不说,这里的医生还是蛮敬业的,在看到老人的脚被冻伤,划破的程度相当严重后,先是催促陈胜去交医疗费,随后,便组织医疗队伍,推着老人先做了一个深入的检查! 最终的结果,差点让孙二娘崩溃,最坏的打算就是要截肢!陈胜特地让王晨准备了一份两千元的红包,趁人不注意,塞到了主治医师的兜里,恳求他务必尽全力保住老人的两条腿! 绿色的手术灯,变成了红色,紧搂着孙二娘坐在等候区的陈胜,小声安抚着怀里哽咽的孙二娘,王晨和田生站在一边,而孙大山,则蹲在地上,双手抱头,不知是在悔恨,还是在想着他的牌九……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进出的护士,身影显得匆忙,神色着急的孙二娘,失去了往日的强势,在这一刻如同小女人般,依偎在陈胜怀里! 情绪的波动,使得孙二娘的身子有些吃不消,天逐渐黑了下来,王晨闷不吭声的从外面带回来了一些稀释的食物,在陈胜催促下,孙二娘勉强喝上了那么一点…… ‘啪’紧关的手术室大门,被推开而来,闻声起身的几人,快步冲上了前去,当带氧气罩的孙母被推出来时,陈胜碎步走到主治医生身边轻声的问着具体情况! “手术很成功,双脚是保住了,但恢复还需要很长一段时间,另外她的左脚曾被人打断有些年份了,一次手术想要修复很难,加了钢板固定了一下,待到老人身体恢复点,才能做下一个手术……” “谢谢,医生,谢谢医生……” 不吝啬这些钱的陈胜,直接是为孙母订的最好的房间,一直莫不啃声跟在后面的孙大山,在把孙母抬上床的时候,主动上前帮衬着!无论怎么说,这个嗜赌成性的男人,还未到不可救药的地步,只不过是被赌博,蒙住了心智,泯灭了良知而已…… 在得知母亲手术很成功后,孙二娘原本提起来的心放了下来,田生特地出门买一锅骨头汤,煲在了病房内厨房内,这种类似于居家的房间,各种设备一应俱全,当然相对应的是价格不菲的房间…… 看着孙二娘喝完两碗骨头汤后,不愿打扰母女俩的陈胜,领着王晨等人走出了病房,王晨坐在病房门口看着两人,而陈胜与田生以及孙大山走到了安全通道…… 从兜里抽出一根香烟递到了田生和孙大山手中,田生没拒绝,而孙大山犹豫了几下,双手接了过来…… “你父亲,很少回家?” “他?钱不花完肯定不回来,天天不是窝在桑拿室里,就是在夜场鬼混,二花每月打给我妈的钱,全都被他拿走,还威胁我妈,不能告诉二花……” “你就这样看着他这样……”听到陈胜这句质问,孙大山显然有些不好回答…… “是不是他每个月象征性的也分你一点……”尴尬的看了陈胜一眼,微微点了点头…… “啪……”甩手给了对方一巴掌的陈胜,恶狠狠的说道: “我真想抽你的筋,剥你的皮……”嘴角被陈胜这一巴掌扇出血迹的孙大山,一脸憋屈的样,长久以来的嗜赌成性,已经让这个男人彻底失去了男人的血腥…… “你父亲经常在那个夜场活动……” “女人花,什么服务都有……” “五十好几的人了,还扭的动?”说完这句话,扔掉手中烟蒂的陈胜,继续说道: “走,你带我去那里……” “这……” “走……” “那可是刘哥的场子,我怕……” “出了事都是我的,今晚你表现的好,我把你带到港城,天天吃香的喝辣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