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90章 归家的愤怒(上) - 超级保安

第390章 归家的愤怒(上)

银灰色的奔驰商务车内,即便打着空调,陈胜仍旧为孙二娘披着一个小薄毯,虽然孙二娘也是有功夫底子的!但常年的打斗,在其身上留下了不少老伤,在加上孕期身子的浮弱,使得孙二娘比其他孕妇要显得单薄一点…… 在决定回徐市探望一下多年未见的老母亲后,陈胜在吃过午餐就开始着手准备着,为了体面,特地把河马这辆奔驰商务给‘借’了过来,田生亲自驾车,而王晨因为不放心两人的安危,则坐在了副驾驶位置上!随着孙二娘的肚子越发的凸显,跟在陈胜身边几人都知道,二姐怀孕了,继而对于这个‘国宝级’人物,众人都小心翼翼‘伺候’着,平常喜欢开车抽烟的田生,这一路上,硬是憋的只嚼口香糖,而王晨更是在坐车前,专门准备了几盘轻音乐,以供解除孙二娘的坐车的乏味和疲惫感。对于大伙的无微不至的照顾,孙二娘,由心的感到幸福! 徐市与港城是毗邻城市,全程高速的话,也就两个多小时的时间!下午吃过午饭出发,四点多钟就到了徐市,有些年份没回老家了,对于这里的大变样,孙二娘都有些认不出来了,好在城市的那几条主干道都没有变。顺着孙二娘的指引,奔驰商务逐渐从主城区驶向郊区,在此期间,陈胜特地让田生在徐市中心大厦前停了一下!即便孙二娘的父亲再不是东西,但他毕竟是长辈,而且陈胜还是第一次去,多多少少是那个意思…… 与城中心的繁华成鲜明对比的是,进入郊区之后的徐市,变得破旧起来,有些路段被撵坏了之后,更是无人打理,再加上前段时间的大学,使得这里的路段泥泞不堪! 说实话,陈胜真的很佩服孙二娘的记忆力,都几年没回来了,这‘山路十八弯’绕的陈胜都有点头晕,甚至有些路段刚好通过车身。 汽车最终停靠在了一处小胡同前,近五十米深的胡同,奔驰商务根本就塞不进去,率先下车的陈胜,搀扶着孙二娘,生怕脚下还未化雪的路段,滑倒了孙二娘!周围的住家户,这会纷纷走出家门,伫立在胡同口,操着浓重的徐市本地话,在那里指着奔驰嘀咕着什么! 田生和王晨负责把买来的东西,拎了下来,就在陈胜领着孙二娘欲要往里走的时候,侧首的孙二娘,突然愣在了原地,身子不停的颤抖,紧紧握住陈胜的手面! 顺着孙二娘的目光远眺,只见一名身材弯曲成弓字状的老人,一瘸一拐的拉着一大袋子废品,艰难的向这边挪动着,她的身材如同穿着般单薄,所至之地,周围的居民纷纷让位,甚至有人捂着鼻子…… 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痛楚,想要奔跑的孙二娘被陈胜拉住,两人快步向那名老人走去,待到即将相对之际,抬起头的那名老人,看到了站在对面不到一米的孙二娘,‘啪、’手中的垃圾袋散落在地上,老人的脸上露出了激动,甚至有些紧张的神色,当她看到泪流满面的孙二娘时,嘴唇微微蠕动,不等她开口,就听到孙二娘那撕心裂肺的呐喊声: “娘……”说完,孙二娘什么不顾的扑向两人,即便其身上散发出阵阵的恶臭…… “花,你咋回来了?娘不是不让你回来吗?在外面找个好人家,安安生生的过下半辈子,多好……” “娘,我想你……”催人泪下的场面,不禁湿润了陈胜的眼眶,曾几何时,自己也想自己像个孩子那般扑到自己母亲怀里,痛哭一场!可是,这一切对于他来说都是空谈…… 周围的人,怎么也不敢相信,这样一位雍容的贵妇,竟是李老婆的闺女,霎时间,众人的脑子‘嗡’了一下…… “娘,这是陈胜,我对象……”缓缓分开的孙二娘,为自己的母亲擦拭泪水后,把站在自己身边的陈胜介绍给自家母亲…… “娘,我叫陈胜,小名狗胜,您就叫我狗胜吧……”说完陈胜就想上去紧握对方那脏兮兮的手,但被其拒绝了…… “好,好,这娃长得俊,我身上臭,别脏了你的身子……”听到这话的陈胜,往前半步走,弯着身子,执意搀扶着老人的胳膊,熬不过陈胜的性子,老人含泪的点头,不再吭声…… 漫步走回那阴暗潮湿的胡同,在最后一间门头前,老人停下了步子,还未推门,就听到里面吆喝四起来牌声,此时,孙二娘的脸上,闪过一丝狠辣……但她还是强压内心的怒火,随着自家母亲推开房门后,才踏了进去…… “天七九,通杀,孙大山,你可是欠我五千了,还借不?三毛的利……” “借,为啥不借,看着吧,我这就翻本……” “你还得起不?” “怎,怎么还不起,来,来,别扫兴,赶紧……”就在孙大山说完这句话后,看到自己的几个赌友都不禁愣在了原地,顺着他们的目光回眸,当他看到那张熟悉的脸颊后,不禁也愣在了那里,缓缓转身,上下打量了一番,不敢相信的问道: “二花?真的是二花?看你这身行头,你该发财了吧,绑上大款了?赶紧先借哥一万块钱,哥翻本,每个月是你给咱娘打一万块吧?都是咱爸那个老不死抽走了,不然,我至于那么拮据吗……快……”边说,眼前这名头发都有点发白的中年男子,一点形象都没有的伸出了双手…… 难以抑制内心气愤的孙二娘,皮笑肉不笑的回答道: “要钱?” “啊……快啊……” “来,伸过来,我给你……”‘啪……’当这个孙大山腆着脸走过来的时候,扬起手臂的孙二娘,毫不犹豫的扇到了对方脸上,这一巴掌,孙二娘可是用了全力,打的是孙大山头昏脑胀,晕了半天…… “孙大山,你也配当个男人,你也配当个儿子,咱娘受的啥罪,你看不到吗?”在众多牌友面前被自己的妹妹打了一巴掌,着实让孙大山下了不了台,回过神的他,怒视着孙二娘,大骂道: “臭娘们,反了天了,敢打我……我非抽你……”就在他刚举手之际,一个箭步冲上前去的陈胜,单手钳住了对方举起的手,另一只手,猛然用力直接把他提了上来,重重的摔在了堆满牌九的桌面上…… “砰,咣当……”声音极为清脆,站在原地的陈胜,从腰间拔出一把随身携带的短刀,‘啪’的一下,扎在了孙大山身前,目光扫视着那些被吓得不轻的牌友,怒吼了一声: “滚……”陈胜的这一声,着实吓瘫了那些汉子们,再配合着那般明晃晃的短刀,几人赶紧的往外跑去…… “等,等……”在陈胜说完这句之后,那几人愣是站在原地不敢动,缓缓伸出右手,河马会意的从皮包里拿出一叠百元大钞递到了陈胜手中…… “他都是欠谁的钱……”听完陈胜这话,那几人你望望我,我望望你,没一个敢吭声…… “我问你们,他们都是欠谁的钱……” “啊?这位大哥,那钱我不要了。你……” “多少,我问你多少,一个爷们蹲地上干啥……” “五,五千……”听到这话,陈胜也没数,抽了一半扔给了对方…… “你们呢,还有吗……” “没,没了……” “好,给我记住了,以后谁敢再找他玩牌,老子废了你们,说到做到……” “是,是,是……”说完几人,仓惶的逃出了院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