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9章 狗胜,我想家了! - 超级保安

第389章 狗胜,我想家了!

老人常说:民不与官斗!更不用说是与政府有合作的企业了!而今晚,陈胜的这番作派,彻底颠覆了角色之间的关系!对于一个主抓经济的常务副市长,他的一句话,很有可能就终结百盛与政府之间的合作,可董家人三番两次的挑衅已经彻底惹怒了骨子里透着傲气的陈胜! 此时站在原地的陈胜,双眸紧瞪着对面毛利,没有丝毫让步的架势!在别人看来,今天的肖屠夫,铁定又捅了天大的篓子,但是在二炮几个知根知底的兄弟看来,如果退让,百盛就意味着被蚕丝,在未来的争斗中,根本没有一丝还手的机会! 起死回生的老爷,虎视郊区!不阴不阳的林老虎,坐拥城区,早有进取之心,只是华鑫内部有矛盾,才被耽搁!如今苏南空降而来的宝兰实业,再加上那不知什么时候会出手的周瘸子,这一切的一切都逼迫着陈胜以及百盛,不容后退一步,一旦后退,这几头饿狼,就会争先恐后的占据那个位置! 这是心里上的压制,陈胜在用这一行动向众人表明百盛的强势,即便鱼死网破,百盛绝不退让一步!你们几方掂量一下,能不能承受起这样的打击……都是老江湖,谁也不会给予旁人可乘之机,这就是生存法则,有时候,一个态度,就能改变整个企业的命运! 被陈胜驳的无话可说的毛利,甩袖离去,那副嘴脸,活脱脱的狗官样!至于,董冰珊和邹华,两人斜眼看向陈胜,毕竟自己的豪车受到了打砸,要配合警察进行进一步的取证和调查! 看着毛利愤然走出百盛的样子,陈胜的嘴角不禁挂起了邪恶的笑容,欠身向胡永明表示歉意,今晚确实为难了这个郊区警局局长!不过,胡永明也知晓现在的政治局面,并没有深究,在领人对周围进行取证之际,走到陈胜身边,拍了拍他的肩膀,那意思,不言而喻! 微微点了点头的陈胜,再次与邹华那阴柔的眼神对峙,这一次,陈胜大步走到邹华和董冰珊身边,嘴角露出了肆虐的笑容,冷冷的说道: “我奉劝两位,最好是坐警车离去,不然,在郊区你肯定连辆出租车都打不到!我陈胜向你保证……”说完,陈胜瞟了两人一眼,径直的往百盛内部走去!而门口的这些事情,则有二炮去处理! 本想给陈胜个下马威,却不曾想到,会是如此结果!一辆价格不菲的奔驰算不了什么,砸了就砸了,但陈胜这不单单是在砸车,更是在砸邹华和董冰珊的脸!苏南大少又如何,坐拥市委书记这张大牌又如何,在郊区,我陈胜就是不叼你,不是要猛龙过江吗?哥现在告诉你,在郊区,你是条龙给我盘着,是头虎给卧着,别没事抽风过来自己找虐,苏南大少的牌子在港城,最起码郊区不好用…… 最终邹华和董冰珊是怎么离去的,陈胜不得而知!但是在事后不到半个小时,陈胜分别接到了柳成明,王海两人的电话,就连昨晚刚见过面的童育民,在凌晨十分都敲了一个电话,柳成明的态度相对激进点,认为今晚陈胜做的有些过火!至于王海,相对平和点,询问了大概,挂电话前不免唠叨几句,警告着陈胜,年前消停点!倒是童育民最直接,在陈胜说完这件事情的大致经过后,直接冷笑两声,随后来了一句‘知道了,注意点!’,便再没了下文! 三人的态度各不相同,但归根到底都是力挺陈胜!有了这三人的撂底,陈胜完全不必再把此事放在心上!不过,要消停点是真的…… 随后的数天里,风平浪静,就连持续的大雪,都有所停缓!潮湿的空气中,多了几丝阳光的味道!而这几天,陈胜除了去财大陪童佳倩一回后,其他时间都窝在了四合院内,下下棋,看看书!听着二炮带来一个个关于宝兰实业以及董系人马的动态…… 每天准时阅读港城日报,看着天天上报的董振天,陈胜的嘴角总会露出‘不屑’的笑容!宝兰实业,高调,强势的在年前,完成了进驻港城,并以三千万的代价拿下了城区与郊区的那块地皮,相对应的专业团队已经随邹华前来,对实地也进行了筹划和调查!虽然,报纸上说,当地居民相当满意宝兰实业所给予的补偿金,但陈胜知晓,双方一直僵持不下,不肯让步,上报的原因,无疑是突显董振天的政绩! 离年关还有十天不到,怀孕近四个月的孙二娘,小腹微凸,反应也越来越厉害!这段时间,彻底放下手头工作的陈胜,专心在家陪伴着孙二娘,每天都会坚持陪她走上一圈!一脸幸福的孙二娘,很享受这些时光! 商务时分,虽然港城温度还是徘徊在零度上下,但晴天的港城阳光,晒在人身上,依旧暖意洋洋!依偎在陈胜怀里的孙二娘,感受着这份温存!被陈胜紧握住的玉手,尤为的充实! “狗胜,我想家了……”这是孙二娘第一次正儿八经和陈胜提及她老家的事情,对于一个二十不到点就在港城打拼的女强人,家这个词,曾经离她那么远。陈胜只是从陈淑媛那里得到一些信息,孙二娘并不是港城本地人,皖省北市出身,随后跟随家里人定居苏北徐市,其他的信息,陈胜就不是特别清晰,有几次陈胜试探性的问过,但都被对方有其他话题转移,此后,陈胜便没有再深究这件事情!就想自己无父无母那样深怕别人提及家世,每个人,都有每个人潜藏在心底的秘密…… “那就回去看看,现在和家里还有联系吗?”停顿少许的孙二娘,微微点了点头,轻声的说道: “只给我妈有联系,知晓一些家里的状况,每个月我会让五叔打过去一些钱,供他们生活,但我不敢打多……”说道这,孙二娘微微起身,抚摸着自己的肚子,有些呜咽的说道: “我爸是个混混,胡吃狗油,不务正业,一个哥哥一开始还是那个样子,在工厂里上班,后来嗜赌成性,弟媳妇也跟人跑了,现在一个大家庭都靠我妈维持,但我妈的性子弱,不敢吭声……”说道这,孙二娘擦拭着自己的眼角,陈胜从背后紧搂着她,没有吭声,静静的聆听! “知道我为什么逃出来吗?因为,我爸曾经为了讨好他所谓的老大,差点把我亲手送到他床上,倘若不是我机灵,不到二十岁的我,就成了别人的玩物了!是我妈亲自把我送到车站,给了我二百块钱,也就因为这,我妈的腿被我爸打断了一条……” “后来,我得势了,我想报复,我甚至想亲手杀了那禽兽,但当我驱车赶回徐市的时候的,却被我妈拦在了路上,她跪在我面前,让我不要伤害我爸,我也曾想带过我妈来港城,但亦被她拒绝,农妇也有农妇的执着,我尊重她,所以我每月给她钱,想让她过的好一点,后来我父亲知道了,每月这个时候都会来索要,再后来,就是我弟弟……呵呵,这就是我的家,让我厌恶,让我憎恨,但不得不说,血浓于水,他也让我牵挂,特别是,我即将做母亲的时候,更是思念……” “那我陪你回去一趟吧……”把孙二娘那泪流满面的脸颊捧在手里的陈胜,温情的回答道…… 紧咬着嘴唇,抑制自己落泪的泪腺,孙二娘重重的点了点头,扑到了陈胜怀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