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5章 没了对手,不孤单? - 超级保安

第385章 没了对手,不孤单?

徐子淇的到来,使得整个案件有了瞬间的峰回路转?‘我不方便透露她是谁?’这个她已经出现,当徐子淇,指着陈胜的鼻子,嘲笑一番的时候,负责审讯的几名警官,都不禁露出了几分苦涩,感情这小年轻,癞蛤蟆想吃天鹅肉,追徐省长的闺女,昨晚一直在与她纠缠,怪不得不方便透露人家的姓名…… 十足的大姐派头,即便在闹腾了半天,把陈胜领出来的时候,徐子淇还在冷嘲热讽着陈胜! “我看你是癞蛤蟆插鸡毛呆子,装大尾巴狼!冲什么大头鬼?还不方便透露?我们之间本没什么,你这么一说,我徐子淇还在金陵混不混了?”听着徐子淇那匪里匪气的语言,起身相送这几个衙内离开的警局局长,眉头不禁紧锁几分,这时候,他还真的不好插嘴!徐家大小姐的强悍在金陵可是出了名的,说起话来,从不留余地…… 一切繁琐的程序,因为徐大小姐的到来,变得简单至极,就连一直在旁边‘紧追不舍’的董冰珊在接到董冰成的电话后也不得不就此收手!即便徐大小姐的供词‘漏洞百出’,但无论是邹华,还是董家人,都不敢深究,那三个被捅的人,曾留下什么样的案底,手里沾了多少血,别人查不到,不代表徐振查不到,因为这事,要是把董家人和徐振的关系闹僵了,谁都不好抬头。所以,这件事情,只能控制在年轻一辈的较量范围内,得过且过…… 对于长辈徐子淇还是保持着相对的恭谨,行至警局门口,徐子淇和柳二哥一同婉拒了局长的再次相送,随后转身,径直的往自己车前走去…… 董冰珊还没有离去,准确的说,是那个面相阴柔的男子,没有离去!对于这个结果,那个男子显然要比董冰珊更加的容易接受,嘴里叼着香烟的他,在看到陈胜随同徐子淇以及柳成明一同走出来后,径直的迎了上来…… “柳二少,徐大小姐,我真没想到,您们同时会为这个男人出面,我很好奇……”边说,那男子边往前数步走与陈胜对面!男子身材虽然单薄,但个头不低,刚好与陈胜持平,此时,两人四目相对,夹杂着仇恨的火焰…… “邹总,你也不是对这件事,很关心吗?”回话的是徐大小姐,在她的世界里,还真少有她怵怕的对象…… 邹华的笑着点了点头,算是应承了徐子淇,但其阴柔的笑容,还是让人看起来不寒而栗! “你很好,很多年了,没人这样让我难堪……”冷冰冰的一句话,不夹杂任何感情…… “呵呵,那是因为,很多年前,我没来金陵而已……” “有种,这事,没有结束……” “我从不认为,这事结束了!我讨厌被人惦记着……” “一个小白脸而已,算个什么东西……”站在一边的董冰珊,不能自己男人开口,轻声回答道…… “褪去家族的光环,你在我眼里,连个屁都不是,董总?哈哈……” “你……”董冰珊怒了,在金陵乃至苏省,哪有人敢如此对自己说话……就在她要愤怒之际,站在她前面的那个男子,摆手示意她别说话,后退半步牵着董冰珊的手,轻声的说道: “我希望,你以后也能笑的出来……” “当然,我有妹子把,有钱赚,我为什么笑不出来?” “港城见……” “嗯?肾好……” 看着对方的那辆兰博基尼离去的车影,站在陈胜身边的徐子淇饶有兴趣的打量眼前这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伙子,轻声的问道: “我真不知道,你指望什么和邹家斗?” “有你,我怕什么……” 中午本想请徐大小姐和柳二哥吃顿饭,怎么说也要表达下诚意,但奈何两人,谁都没‘买’这个面子,一个要回去交差,一个还有公务要谈,深知因为自己耽误了柳成明公务的陈胜,只得等到回港后,再做答谢,至于徐子淇,陈胜也象征性的做了一番邀请,希望对方能亲临港城,陈胜一定尽地主之谊!不曾想到的是,徐子淇这妮子,还真一口答应了…… 来的时候,孤家寡人,走的时候一样‘孤苦伶仃’,并没有急着拦车回酒店,先是给姚芳打了个电话,询问她具体位置,不曾想到,这妮子已经赶到了酒店…… 本想利用这不多的休闲时间,好好的陪姚芳在金陵玩上一番,但现在看来,愿望破灭了!毕竟谁知道邹华这小子,又出什么昏招!虽然他的势力也不在金陵,但最起码有董家照应着,他要戳陈胜的眉头,比陈胜去找他的事情要容易很多! 和姚芳一起在酒店吃顿午餐,下午的时候,陈胜就与柳成明打了电话,告诉他,自己先行回港,这次在金陵几天,还真是不消停,认识了几个人,但也彻彻底底的把董家得罪了!最重要的是邹华这厮,他家在苏南可是只手遮天的人物。 有些变形的奥迪,陈胜也没让田生去修理,多事之秋,只要能跑回到港城再说!王晨在把汽车还回租凭公司的时候,直接多给了对方几万块钱,真要是修的话,也用不着那么多,主要是赶时间!四人浩浩荡荡的沿着告高速,直达港城! 虽然只离家也就几天的功夫,但陈胜还是觉得,港城的空气清晰一点,最起码安全点是真的!并没有直接回家,而是领着姚芳赶到了景德大酒店,风花雪月了一晚,第二天,才肯的放这小妮子离开! 下午赶回四合院的陈胜,轻手轻脚的推开自家的房门,自从有了宝宝以后,孙二娘变得嗜睡起来,看着侧躺在床上熟睡的孙二娘,坐在床边的陈胜,嘴角露出了幸福的笑容,懒散的张开挪动了下身子,当半眯着眼的孙二娘,看到陈胜坐在自己身边后,着实精神少许,挪动着自己的身躯,往陈胜的怀里钻去,不愿睁眼的她,嘟囔道: “回来也先回家一趟,就往景德鬼混……”听到孙二娘的这句抱怨,罪恶感丛生的陈胜,挠了挠额头,不知该做何回答…… “没啥要对我说的?” “想你了算不算?”玩弄着孙二娘的发梢,陈胜笑着说道…… “死样,我问你,在金陵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把王晨留在金陵这事,五叔肯定会给孙二娘通气,对于孙二娘这种聪明的女人,举一反三的能力,绝对厉害…… “得罪了一些人,结交了一些人,反正很繁琐,有些棘手……” “做什么事情,想要面面俱到,真的很难!没了对手,你不孤单?”听着孙二娘的这句话安慰话,陈胜亲吻下对方的额头,从金陵带回港城的阴霾,顿时烟消云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