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0章 荒林夜战 - 超级保安

第380章 荒林夜战

徐振何许人也?五十出头,位极人臣!在苏省,利用自己强硬的政治手腕,硬生生的撕开了由世家把持的政治的局面,经过数些年的发展,大有与几个世家分庭抗衡的架势!在他显耀的政治光环下,苏省省委书记,余华到显得黯淡许多!不过徐振还是对余华保持着足够的尊重,这也是为什么,苏省上层为何如此和谐的原因之一!你主抓党政,我主抓经济建设,大方向不偏离,至于在人员调度上,两人也保持着出奇的默契,有消息称,余华这两年再往上走一步应该不难,越是如此,第一接手人,徐振的地位就越发的崇高起来! 能被徐振称之为‘恩师’的老人,位置如何崇高?作为子女的徐子淇和徐子鹏,是第一次见到父亲如此紧张一个人,哪怕在当年,苏省政坛风云涌动之际,仍旧稳坐钓鱼台。最终硬生生的杀出一条血路,把持着苏省市政…… 看着自家父亲患得患失的走向书房,已经起身的徐子鹏,徐子淇两兄妹,对视了一眼,待到书房的门紧关上之后,微微侧首的徐子淇轻声的问道: “哥,那个小青年真的那么出色?”听到这话,徐子鹏轻笑两声随后说道: “第一次见面,最起码他对我印象不错,话又说回来了,能柳成明拉入圈子的,绝不一般……”听着徐子鹏的这句话,大眼睛转数圈的徐子淇,思索着什么,随后娇笑的对徐子鹏说道: “哥,你调查出他的资料,也给我一份,我有大用……”看着眼前这个性子与年龄严重不符的疯妹妹,徐子鹏真有点替她担心,能不能嫁得出去…… 第二天的陈胜,并没有继续宅在酒店里,按理说,外有强敌,躲在星级酒店里是最为安全的!可陈胜的思维方式,旁人很难琢磨透!知晓陈胜在金陵并不‘安全’的王晨,让其他兄弟代为主持‘走货’,在与五叔商量一番后,留在了陈胜身边!不过,他的存在,相较于田生来说,相对隐匿点,并未与其通行,而是租了一辆普通的广本,紧跟在奥迪车后! 从早上九点一刻开始出发,陈胜走马观花似得的游遍了金陵内外,夫子庙,中山陵等一系列在金陵说的上的地方!感受下金陵六朝帝都的底蕴…… 与港城地摊的杂乱无章,成截然不同态势的是,为了维护这一民间小吃风格,金陵市政府,带头规划,牵引,使得金陵几条小吃街,是红红火火!即便是这个天气,仍旧有不少下班的小白脸,坐在路边吃着火锅,喝着啤酒,这也算是金陵的一种特色吧…… 坐在一家算不上宽敞的地摊前,喝着碗里金陵特色的老鸭粉丝汤,感受着周围喧嚣的人群,陈胜的脸上,挂着淡然的笑容……与陈胜的轻松成反比的是,坐在其不远处的田生,此时的他,嘴角蠕动着,不知在和谁说些什么…… “胜哥,今天总共两拨人一直跟着咱们……”听到田生这句话的陈胜,‘嗯’了一声,继续吃着碗里粉丝,嚼着碗里很少见的鸭肠,缓缓抬起头的陈胜,小声说道: “别急,现在时间还太早,晚上陪他们玩……”今天白天,陈胜所到的地方都是较为喧闹的地方,这让一些动有心思,准备给陈胜一个下马威的势力,无从下手,故意在这条开往外郊的小吃街里停下,陈胜为的就是盘算一下对方到底有多少人…… 从柳成明那里得到关于董冰成,董冰珊两人的简单的资料,从资料中,陈胜不难看出,两人的性子都沉淀的不算太沉稳,董冰成还好,毕竟在体制里混了那么多年,但涵养还是不够,不然,董家也不会只让他在身边蹦达,至于这个董冰珊,有个牛B哄哄的未婚夫,有个不可一世的家族,这些年,她的企业有风生水起,被陈胜昨晚那样‘叫板’后,没理由,不出狠招,雷霆手段,把陈胜扼杀在摇篮之中! 陈胜坚信,这两波人里铁定会有董冰珊叫来的一波,而且车厢内,放的还有钳子,准备把陈胜的牙,如同董冰震那般,一颗,一颗的拔掉…… 女人吗,胸大无脑!在港城那种环境下厮混了那么久的陈胜,岂能那么容易就让你上手?她以为自己是董冰震那个‘2B青年’? 至于第二波,陈胜一直都猜不透,来金陵才几天,又得罪了什么人?周金?张建?有些不合乎常理啊…… 缓缓站起身的陈胜,用纸巾擦拭着嘴角的油腻,掏出零钱,含笑交给老板,神情坦然的与田生往小吃街街头走去,待到坐上车后,紧闭双眼,双手环胸的陈胜,轻声的对田生说道: “找个相对荒凉地界,解决了吧,我带你们洗桑拿去……”听到这话,田生嘴角上扬少许的,发动油门,径直的往外郊驶去…… 在黑色奥迪启动不久,一辆别克商务紧随气候,约摸两分钟后,一辆大众cici跟着商务行驶而去。至于王晨的那辆广本,则在两车之后,这样的一个组合,显得到有些不伦不类! 田生的车速开的并不算太快,一直通过倒车镜看着身后时刻隐匿着自己车位的别克和大众,顺着省道行驶了近十分钟后,看到导航仪上显示的路段,田生,猛然打起了方向盘,径直的抄着小道往工业园区驶去…… 不敢跟的太紧,生怕被陈胜察觉的商务别克,稍作停顿了下,调头紧跟了进去!而那辆大众cici则在别克进去一分钟后,才选择调头,在其调转车头的那一刹那,透过路面两侧的路灯,王晨能大致看到对方驾车是位打扮的颇为有品味的女性,这不禁让王晨,惊愕少许,随后通过对讲仪对坐在奥迪车厢内的陈胜汇报着…… 别克商务,缓缓的驶进小道,在转弯后,驾车的那名大汉,不禁紧皱眉头,因为仅仅一分钟的时间,在前方失去了奥迪的车影!在询问身边主事人后,司机加大了油门,连远光镜都打开而来,顺着稍显曲折幽静的小道,别克快速的往前行驶着,而就在这时候,闷重的发动机声突然从小道侧面的树林穿来,下意识的侧头看向那刺眼的灯光,只见黑色奥迪,加速穿梭在树林之间,霎时间,猛然冲到了别克车旁,只听‘砰’的一声,刚刚大修的奥迪车头,再一次懒腰撞向了别克,霎时间,承受不住重力的别克,‘轰……’翻到在树林内,人仰马翻,车厢内传来了凄惨的喊叫声…… 而听到这声巨响的大众cici,本想调头逃逸,可这时,原本紧跟车后的广本,猛然卡住了她倒车的所有去向……树桩与广本车身,刚好抑制住车厢…… 银灰色的车门,此时被卡的很紧,那名被堵在车厢内的女司机,有些着急之色,当她看到一名黑影手拎着一把钢管,从自己车前掠过,并没有搭理自己时,脸上的着急之色,稍显平缓,但这种平缓只停顿了几秒钟,当一名二十出头的小青年,叼着香烟,诡异翻上黑色广本的车顶,弯下身子敲响自己车门的玻璃窗时,这为女的,终于明白,对方早就发现了自己! 而就在此时,离自己不远处,传来的惨绝人寰的嘶喊声,‘砰,砰’的敲打声,在这个诡异的树林显得异常的清晰,脸色有些苍白的女人,缓缓打开窗户,侧目看向坐在车顶,手里玩弄着匕首的青年,不等她开口,小青年笑着说道: “姑娘,跟了我半天了,中间连趟厕所都没上,您蛮敬业的,说说吧,我陈胜自认为,还没大的魅力,能让一名如此漂亮的姑娘紧随不舍。别告诉我崇拜我哦……”说完,陈胜脸上的笑意更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