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8章 不试怎么知道? - 超级保安

第378章 不试怎么知道?

紧跟在柳成明身后走进‘北国’俱乐部,陈胜从接待经理那一脸的恭谨之色中,不难发现,柳二哥在这里还颇有威望!虽然柳成明算不上柳家三代的领军人物,但近三十岁便已经迈入处级干部这道坎,在寻常世家,也是顶端的存在! 看的出,柳二哥应该是这里的稀客,在大厅经理接待之际,便已经有人通知了后台,不多会,一名约摸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快步从电梯口走了出来,径直的迎上了柳成明,一脸灿烂的笑容,离老远就听到他那洪亮的嗓门…… “成明?我的个天啊,子鹏说你今晚会来,我还不信来着,没想到,你今天真屈尊来‘北国’了啊……” “洪哥,你这是折煞小弟啊,还屈尊?你这一顿饭的消费,顶上我一个月的工资了,我来的起吗?” “你只要肯来,所有的消费都是洪哥的……” “那你和子明不是要喝西北风?”说完两人‘哈哈’笑了起来,从两人那不做作的交谈中,陈胜不难发现,两人之间的私交不错,待到那名中年男子与柳成明相拥起身后,不禁把目光盯向了站在柳成明身边的陈胜,诧异的问道: “自家兄弟?”很匪气的一句话,霎时拉进了几人之间的距离…… “陈胜,我在港城可全靠他啊……”说到,不点透!柳成明下港城,在圈里已经不啥秘密了,一个世家子弟下了地方,那也是两眼一摸黑,更何况董家人还直接下去个实权人物呢?柳成明想要在港城站稳,上下都要通气,而这个下,就涉及到社会人士了,不言而喻,能被柳成明带近‘北国’的铁定是交心的朋友,他那句‘在港城全靠他’也间接的透出了陈胜在港城的地位,一语双关…… “二哥这是嘲笑我呢?”紧握住中年男子的手,陈胜含蓄的‘解释’着什么…… “陈胜?这名号怎么听起来那么熟悉啊?”与陈胜紧握着手的那名大汉,思索了一会,随后拍了下脑门,随后继续说道: “别告诉我,你就是那个在港城打了董家小子,现在仍旧蹦达着的那个爷们啊……”一听这话,陈胜苦笑几分,好事不出门恶事行千里,这消息都飞到金陵了! “如果,董家公子没挨第二拳的话,我想洪哥说的就是我……”听到陈胜这话,中年男子‘哈哈’笑了起来,随后说道: “是个汉子,不错,对洪哥的口味……”边说,这个大汉,边用他那粗大手掌拍打着陈胜的肩膀…… 被中年男子领到电梯,这期间,通过聊天,陈胜也知道了中年男子的身份!洪祁山,北国俱乐部三大股东之一,虽然在省发改委任职,但那只是挂职,已经从商的他,主要做电子信息这一块,据说跟移动,联通都有合作,生意做的也蛮大的!虽说言语之间,并没有透露洪祁山的家庭背景,但据陈胜所了解的,现在省常委班子里,也只有宣传部部长是姓洪的,既然能与柳二哥关系匪浅,那不用说,铁定是这层关系了…… 电梯停至五楼宴会大厅,不少在场的人都与柳二哥有些交情,在看到他走进会场后,纷纷上前打着招呼,这种礼节上的功夫,柳成明自然是头头是道!让陈胜没有想到的是,在会场里,陈胜竟见到了一身晚礼装的黄芝蓉和马静茹,此时两女正被几个衙内围在中间,阿谀奉承的赞美之词,很显然让脾性直来直往的黄芝蓉,有些不待见,当她看到自家二哥和陈胜进入会场之后,一门心思的往他们这边钻,作为黄芝蓉的闺友,马静茹当然紧随其后,再加上,北国俱乐部另外一个股东徐子鹏上前寒暄,一时之间,柳二哥到成了今晚宴会的主角! 柳成明在交际场上的水准毋容置疑,举手投足之间的那份涵养与气场,就足以折服那些虾兵蟹将,能来这里的,绝对都是有权有势,但即便是权势也分三六九等,不少与柳家走的比较近的公子哥们,纷纷上前打着招呼,在与这些交际之际,柳成明不忘把陈胜一一引荐给众人,得到柳二哥的亲自引荐,自然而然,陈胜的地位也就推崇起来…… 当然柳家在金陵也不是一枝独大,而柳二哥,更不是在金陵无人敢惹!世家子弟因为家族之间的政治矛盾,也经常会有一些摩擦! 柳家与董家,一项不合,这在金陵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即便现在,双方仍在政治场上互掐,只是柳家与黄家的联姻,使得董家有些孤掌难鸣,但作为一个有底蕴的家族,无论是在政治场上还是在私下,董家人并不怵怕柳家…… 董冰成,算的上董家三代最杰出的子弟,三十有五,目前是在省纪委任职,虽然现在只是二处的处长,并未迈入副厅这道坎,但这次董家在苏北布局中,已经为他争取了这么一个位置,今晚这场自由结合的晚会,董冰成是陪着在做生意的自家妹妹董冰珊过来的,原本整场气氛对于兄妹俩来说,还算和谐,虽然有黄芝蓉在场,但毕竟黄家大部分势力都在军队与董家并无大的交集,继而,也就没什么,但柳二哥的到来,着实让两人如同吃了头苍蝇般难受,特别是,在听说柳成明带进圈子的那个小年轻,正是在港城一拳打碎董家颜面的陈胜时,原本站在会场一侧的董冰成,再也抑制不住内心的怒火,领着董冰珊径直的走向柳成明这边…… 在金陵上层有个不成文的现象,只要正规场合,同时出现柳家和董家人,那必定有一场针锋相对,孰胜孰败,谁也说不清楚,但之间的语言都颇为锋利!当然到了他们这个层面,说话都相当有涵养,指桑骂槐这样的段子,已经成为上层人士饭后津津乐道的事情! 当众人看到董冰成携董家才女董冰珊走向柳成明时,都下意识的让出了一条小道,大厅内也只有舞曲在悠扬响彻着,其他人,大都停止了交谈,把目光投向了这里…… “柳区长,港城公务都那么闲吗?怎么有时间回金陵耍了?”听到此话的柳成明,脸上挂起了淡淡的笑容,停顿少许,轻声的回答道: “这不是招商引资来了吗,港城郊区经济底子薄,来这碰碰运气,说不定像冰珊妹妹这样跨国企业,就被引资过去了呢……” “咯咯,柳区长真会开玩笑,我要是带企业过去,每年不都待赔上几百万吗?”董冰珊的言下之意,柳成明徒有名号,但无实才。但她好像忘了一点,港城现在谁是一把手? “哦?冰珊妹是在质疑董书记的管理能力?我们可都是跟着他的步伐走的啊……”柳成明的一句话,霎时堵住了董冰珊的嘴,商人毕竟是商人,与搞政治的玩嘴皮的,她还嫩了点! “话不是这样说,县官不如现管,万一柳区长您‘不近人情’呢?” “董处长,我可告你挑拨上下级关系啊,作为一名党员,董书记指哪,我们可就打哪,那还有‘不近人情’这一说呢?” “这话说的,谁都爱听……”说完,柳成明与董冰成对视一眼,‘哈哈’笑了起来! 随即把目光投向陈胜的董冰成,眼中夹杂着几分歹毒,声音冷峻的问道: “百盛陈胜?”不阴不阳的一句质问,突显出了董冰成的气场…… “董处长认识我?幸亏我不当官,不然,听你这句质问,我心里还发毛的……”轻描淡写的一句话,霎时,把董冰成原有的盛气凌然给轻飘飘的挡了回去,再配合着柳二哥的那声轻笑,效果更加…… “怎么能不认识呢?您在港城可威风着呢……”说这话时,董冰成是咬牙切齿,很显然,董冰震在港城被人拍掉牙齿的事情,他们已经知道了…… “哪里,哪里,我就是一生意人,赚点小钱而已……” “是吗?怎么,肖总这是来金陵做生意来了?” “是有这个想法……” “哈哈……”听到这话董冰成,肆虐的笑了几声,随后说道: “金陵水深着呢,谁想来就能来的?”威胁之意,已经表露无疑……在这种场合,董冰成公然说出这样的话,显得确又失身份,但得知内幕的人,也觉得无可厚非,毕竟董冰震确实受伤不轻…… 就在柳成明想要为陈胜出头接下这段话之际,脸上笑容淡然的陈胜,轻声的回答道: “不试怎么知道?我当初初到港城的时候,也有人告诉我,港城水深,你回去种地吧,您知道我怎么回答吗?”说到这,陈胜停顿了一下,迎上董冰成那半眯着的眼睛,继续说道: “我说,不试怎么知道……事在人为,您说呢董处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