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6章 恐吓 - 超级保安

第376章 恐吓

算不上金陵金字塔顶尖的人物,但在周金看来,自己最起码也处在中间位置,与市政府几个要职官员的千丝万缕关系,使得这位靠着强买强卖,暴力拆迁起家的恶汉,自信心极度膨胀,再加上些年的顺风顺水,让在金陵小有名气的周金,有些信心过满! 然而,现在坐在车厢内返回自己住处的周金,脸上却布满了阴霾!先是刑警队的李腾,不接自己的电话,本以为在办理案件,无暇顾及!但就在十分钟前,医院的那几个马仔,突然打来电话,说是被一名大汉‘恐吓’……从打电话人那紧张的语气中,周金能猜到这个‘恐吓’的深意…… 出来混也有些年头了,刀口上饮血的日子,他周金也经历过,但今天这事,怎么都让周金有些心神不宁的感觉!对方去医院只是‘恐吓’?自己的那些马仔,说话的语气怎么会如此‘慌张’,这一切都向周金预示着什么…… 行事老练的周金,在出了风花雪月场所后,就不断催促着开车的保镖加快车速,事出反常,必有妖!只有返回自己的地头,才算安全…… 褐色宝马高速行驶在省道之上,一路上车速都在一百码,微微侧首看着窗外那飞逝而过的荒树林,周金的心,就如同这树林般,没了一点底蕴!这是周金从未拥有过的心情!联想到不肯接电话的李腾,冥冥之中,周金抓到了什么…… “砰……”猛烈的撞击,使得高速行驶的褐色宝马,偏离了自己的轨道,原本坐在后排的周金,被这强大的冲击力,掀翻在了座位上,算不上肥硕的身躯,艰难的从座位下爬了起来,那名驾车的保镖,竭力的想要控制着汽车的走向,奈何,又一次的猛烈撞击,使得整辆宝马,彻底的失去了控制,狠狠的撞向了旁边的荒树林…… 瞳孔不断放大,浑身颤抖不已的周金,眼睛盯着即将装向树桩的宝马,死亡,第一次距离自己那么近,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那名保镖,此时,不禁嘶吼出来,而就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那辆猛烈撞击宝马的奥迪,突然而至,车头在荒林里猛然调头,划着宝马的车身,原本高速行驶的宝马,速度逐渐减缓下来,顺着宝马前进的奥迪,霎时加速,硬生生的把宝马挤在了树桩旁,一场交通事故,就这样被奥迪轻描淡写的解决掉了…… 惊魂未定的周金,全身颤抖的坐在车厢内,司机和保镖身上都不同程度的受了点轻伤,但都无大碍,刚才这风驰电掣之间所发生的事情,让他们体现极限的滋味,从地狱到天堂,从死亡到活着,心里的高起,高降的落差,使得三人,全身抖动着,就连经过大风大浪的周金,在回过神后,掏出烟盒时,都差点把香烟抖落在地上! 支离破碎的车窗旁,浮现了一道黑影,当嘴里叼着香烟的田生趴在窗口之际,三人的神经猛然紧张少许…… “你们两个麻烦下来一趟,我家胜哥有话和金哥说……”听到这话的司机和保镖下意识的回头看了自家老板一眼,此时,有些六神无主的周金,并没有给予两人任何回答,直到后排的车门,‘砰’的一声被人拉开,三人的目光不约而同的投向了缓缓坐到周金身边的陈胜…… 当周金看到陈胜那一刹那,顿时明白了所有,脸色有些蜡白,‘咕噜’一声咽下一口吐沫,特别是当他看到陈胜熟练的玩弄手里的匕首时,那车厢的三人,表情各不相同…… 推门下车的保镖和司机,在脚跟着地的那一刹那,内心仍旧惊魂不已,待到车厢内变得寂寥之后,把匕首插进前排靠背内的陈胜,侧目盯着一脸紧张的周金,轻声的说道: “金哥,小弟初到金陵,在我的印象中,咱们应该是第一次坐在一起,有仇?”面对陈胜的质问,周金机械的摇了摇头,嘴唇有些犯紫…… “那几天这几出戏唱给谁听啊?又是拦路,又是警察的,不给个说法吗?” “胜,胜,胜哥,这不关我的事,我也是受人教唆,才这样的……” “哦?谁?” “张,张建,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张勤的儿子……”当陈胜听到张建这个人名后,顿时,醒悟了,脸上露出肆虐的笑容,微微点了点头,像是在对周金说,又像是在自言自语…… “张建?办公室主任的儿子,呵呵,官是蛮大的,金陵的水就是深……” “胜哥,您看这事,确实我不对在先,您呢大人有大量,至于损失,我全额赔偿,不,五倍……” “呵呵,金哥,您说笑了!正所谓,不打不相识,钱这东西,兄弟我虽然没你多,但也不缺,以后呢,小弟可能在金陵有用的着金哥的地方,您可要多帮帮……” “一定,一定,只要是能用的着我周金的地方,我一定不遗余力……” “那我就先谢谢金哥了……” “哪里的话,哪里的话,都是自家人,都是自家人……” 虎头蛇尾的一场‘狙击’,挑逗着周金的神经末梢!当看到陈胜等人驾车离去后,周金掏出手机,欲要给张建打电话,可号码还没找到,就被他给放弃了,说实话,现在的他真的没了这个勇气…… 辗转反则,思索良久的周金,拨通了李腾的电话,希望自己的这个酒肉朋友能给予自己一些提示,这一次,李腾并没有拒接,在接通电话的那一刹那,周金就听到了李腾愤然的嘶吼声: “周金,咱俩关系不差吧,你这是变着法子要整我?局长的朋友,你都让我动,我日你……”听到李腾的这句愤然的嘶吼,周金的身子再次绷直少许,在连声赔礼之后,打探着陈胜的底细,在得知,陈胜不但是公安局局长的朋友,更是与金陵柳家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后,周金,差点瘫在了车后排上…… 暗自庆幸刚才自己没有给张建透风报信,你张建在金陵算个人物,但与柳家相比,连个屁都不是,说句难听点,你那个即将退居二线的父亲,也就这几年还能说上话,和人家根本没法比…… 越想越后怕的周金,寻思着霎时候,找个机会,好好的与这位背景吓人的小青年,好好亲近,亲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