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4章 浮出水面的黑手 - 超级保安

第374章 浮出水面的黑手

黑色奥迪,匀速行驶在省的之上!自打上了车,陈胜就变得默不吭声,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坐在他旁边的姚芳,有些紧张的盯着眼前这个男人!她从没有见过陈胜,拥有过如此神态,潜心有些发怵的姚芳,不敢开口询问…… “吱……”黑色奥迪停靠在了省的旁的小树林外,原本陈胜那紧绷的脸,缓缓有所舒缓,从车台前烟盒内抽出一根香烟,径直的含在嘴里的陈胜,‘啪’的一声点着…… 猛吸数口的陈胜,使得整个车厢内,烟雾缭绕,呛得姚芳有些咳嗽,但她没有去制止! “我是个孤儿,不,应该说是,我不知道我的父母到底是谁?我是被村里的老支书收养的,他带我如同亲爷爷般,虽然我恨我父母的绝情,我恨他们的狠心,但作为一个子女,外人绝不能辱骂他们中任何一个……”扔掉手中烟蒂的陈胜,缓缓扭过头,深情的望着与其对视的姚芳,温柔的说道: “对不起,让你受惊了……”这是姚芳与陈胜在一起,第一次听到对方吐露心扉,也是第一次听到对方谈及家庭!打心底不耻自己这种行为的姚芳,从未开口询问过陈胜什么,在她看来,作为一个男人背后的影子女人,问的太多,让男人会有潜心的抵触心里,虽然姚芳一直自愧与陈胜之间不明不白的关系,但她更爱与他在一起,所以她不敢问,舍不得问! 但今天,当姚芳听到陈胜直截了当的说出自己的故事后,她终于明白了,为什么自己这个心爱的男人,不在自己面前谈论他的家庭,不是因为他防着自己,而是心酸…… 主动的伸出自己的双手,紧握住陈胜的手掌,并没有躲闪的姚芳,轻声的安慰道: “也许,他们有他们呢苦衷呢?没有哪个父母不爱自己孩子的……”听到姚芳这句安慰的话,陈胜的脸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撑开双臂,姚芳径直把头贴在他的胸膛,倾听着对方的心跳声…… 再次踏上回宾馆的路,心情明显好转的陈胜,继续与姚芳闲聊着,驶出省道,刚进入城区,陈胜就透过倒车镜看到有辆交警车,一直尾随自己,本以为是顺路,待到到了下一个路口的时候,突然冲出的两辆警车,霎时,让陈胜明白了什么…… 并没有冲关,而是在刑警的吆喝下,靠边停车,当数名手持警棍的警察把奥迪车围堵着的时候,陈胜那原本就略显阴霾的脸颊,变得更加阴沉起来…… “出来,双手抱头,快点……”推开车门的陈胜,眼神死盯着为首的那个警官,声音冷峻的问道。 “抓人也得有个理由吧……” “理由?你刚才都做了什么,你自己不知道?”在听到对方的这句话回答后,再联系刚才事情的蹊跷,陈胜顿时明白了,有人在幕后整自己…… 不解释,也不反抗,站在那里的陈胜,轻声的问道: “打个电话可以吗?我想这个权利还是有的……”搞不清陈胜来历,但看到对方这辆奥迪A6,警察们就知道对方的身份肯定不简单,继而,对于陈胜这个请求,为首的警官并没有拒绝…… 不曾想到刚来金陵第一天,就出了这等事的陈胜,这会只得给柳成明打个电话,毕竟在金陵,他还真只认识他这一个有面子的人! 接到陈胜电话时的柳成明,正在陪省宣传厅的一个副厅长吃饭,看到陈胜打来的电话,知道对方不会轻易在这个时候打电话的柳成明,起身带有歉意的接起了电话。当他得知,陈胜被一群警察围住之际,不禁惊愕少许,并没有问什么事情,而是直接问道,哪个警所? 向为首的警官,询问其地址后,陈胜隔着电话向柳成明口述了一遍!随后在得到对方的肯定的答复后,陈胜缓缓的收起手机,带着姚芳随同警察一同上了警车,而他的这辆奥迪A6则是有其他警察代开…… 作为金陵市宣武区刑警支队的大队长,坐在副驾驶位置上的李腾,透过前车镜看着一身名牌打扮的陈胜以及他身边那楚楚可怜的姚芳,怎么都感觉不像是那个周金嘴里所说的‘暴徒’,人家一个大老板,还带着自己的女人,去捅几个混混,这不是扯蛋吗? 陈胜的有恐无慌,让李腾不禁开始猜疑着这个男人的身份,为了一个酒肉朋友,要是彻底得罪一个大人物的话,那李腾可就亏大发了!所以,在陈胜打完那通电话后,李腾并没有用手铐铐住对方,即便是被关在警车的后排,他都没让人去看守…… 紧握住坐在自己身边姚芳的手,今晚的这场幽会可谓是一波三折,让陈胜感到头疼的是,还真的不知道是谁在幕后搞鬼,未知的对手,才让人最不安定…… 警车刚到刑警队门前,陈胜就看到柳成明的黑色奥迪已经停在了大门左侧,待到陈胜拉着姚芳一同下车之际,原本在警队内部的柳成明,与一名年过五旬的老人,并排走了出来,当李腾看到这个老人的时候,不禁身体一哆嗦,赶紧上前给予了老人一个军礼,随后说道: “夏局长……”紧跟在柳成明身边的这个老人,正是原本就在宣武区吃饭的金陵公安局局长夏海生…… 走到陈胜身边的柳成明低声询问着什么,待到他看到陈胜微微摇头之后,才侧身站在一旁没有开口…… “李队长,这是怎么一回事?肖总可是港城来的投资商,为什么把他抓起来?”‘投资商’?很唬人的一个名号,所谓的投资,谁知道投多少,但这句话在李腾听来,就味道不一样了,他不认识柳成明,继而不知道是因为他在中间的引线!能让夏局长亲自过问的投资商,其手里的钞票有多少,这就值得李腾去深究了,果然是个大人物啊,幸亏没用刑……不然这一次连乌纱都不保…… “夏局长,我这是接道有人举报,说,说肖总,恶意伤人?” “恶意伤人?他今天刚到金陵,恶意伤谁了?人呢?你调查了吗?”听到这话,李腾不禁头大了起来,本就是迈周金一个面子,才对陈胜实施抓捕的,哪有去调查啊,他可是连‘受害人’长得是什么样…… 支支吾吾半天没说出来的李腾,头上布满了汗珠,浑身上下乱哆嗦。人老成精的夏海生,岂能看不出这中间的猫腻,大发雷霆的他,就差指着对方的脖子,破口大骂了!最后还是柳成明从中做的调节,只说了一句‘误会,误会……’便算把此事掀过去了!夏海生算是柳老爷子的门生,能有如今地位,全靠柳家的扶持,继而,在这件事情上,他显得相当尽心,既然柳成明有了放手之意,知道这事不能深究的夏海生,也就得过且过,让其写了份检查,做一个深刻的检讨! 感恩戴德的李腾,一脸卑躬屈膝的样子,待到柳成明紧握住夏海生的右手与其惜别之际,一直冷眼看着这一切的陈胜,碎步走到李腾身边,掏出一包九五至尊,递给了对方一根,轻声的问道: “李队长,咱也算是不打不相识,冒昧的问你一个问题,刚才是谁报的警呢?”陈胜的声音不大,刚好其两人听见!只沉默了少许,便权衡利弊的李腾,毫不犹豫的回答道: “是金阳拆迁公司的周金,是他打电话的报的警……”听到这个陌生的名字后,陈胜的眉头紧皱的更很了,他和这个周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对方怎么会响起对自己下手呢? 这个人一定得查,这颗定时炸弹,着实让陈胜赶到丝丝的恐慌!毕竟刚到金陵第一天,什么时候就得罪人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