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3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下) - 超级保安

第373章 拳头才是硬道理(下)

正值学生吃晚饭之际,拥挤的大学城主干道上,围集了不少在地摊上买零食吃的大学生,驾车缓慢的行驶在返回城区的路上,不停按着喇叭的陈胜,脸上尽显着急之色!放着身边这个秀色可餐的大美女,大胸妹,是个男人都猴急…… 越是着急,前面的路越是难走,又加上这会亦是下班高峰期,住在大学城周围的新白领们,各个都是刚才城区返回,这下大路堵得陈胜心慌…… 坐在副驾驶位置上姚芳,看着陈胜那焦急之色,略带安抚的说道: “晚饭,什么时候吃,都没问题的。别急……” “春宵一刻值千金,你知道啥意思不?我现在冲动的想,就地正法了你,别忘了你刚才答应我啥……”听到陈胜这话,羞嫩不已的姚芳,扬手轻拍了陈胜一下,眉目之间尽显妖娆之色…… 看着四周的路,沉默少许的姚芳,声音细微的说道: “前面有条小路,难走点,但平常很少过车,直接能通道省道,刚好绕过这一片的小区……” “靠,你怎么不早说……”边说,陈胜还边兴奋的握住姚芳的手。笑意不自然的姚芳,紧咬着嘴唇不敢看陈胜…… 按照姚芳的指引,陈胜顺利脱离了堵车长龙,绕进这条幽静的小道!说实话,这条小道确实不怎么好走,道路坑洼不说,而且垃圾满地,倘若不是深冬时节,估摸着苍蝇满天飞。 “省都还有这样的路?确实想不到……”艰难驾车前进的陈胜,笑着说道…… “处在学校和小区之间,校方也不管,开发商也不问,久而久之,就成这样了……” “嗯?你怎么知道的那么清楚,我记得你刚来金陵没多久吗……” “和本地老师一起走过这条路,她们说的……” “男的?”猛然转头的陈胜,盯着对方质问到。听到这话,姚芳犯急了,差点从座位上窜出来,连忙解释道: “哪有,女的好不好,我从不和男同事一起……”当姚芳迎上陈胜那似笑非笑的表情时,顿时明白了,这是陈胜在调侃自己…… “你坏死了……”撒娇是女人独有的权利,一个懂得利用自身姿态的女人,简单的一个撒娇动作都会让男人热血沸腾,虽然姚芳算不上这种极致的女人,但其一眸一笑之间,还是蕴含了这种妖娆和诱惑…… 此时此刻,很难用语言形容陈胜现在的心情,属于下半身禽兽牲口的陈胜,有种就地正法的冲动。这事,他狗胜还真对姚芳干过…… 就在陈胜想入非非之际,原本就狭隘的小道里,迎面开了一辆银灰色的五菱之光,好在对方的车身不是很宽,在看到对方急匆匆的开过来之际,本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原则,陈胜故意把车贴在了墙壁停下,给对方留得车位,足以让五菱之光顺利通过! 可这辆汽车,在向陈胜这边开来之际,并未有减速的迹象,还是踩着油门径直的往前开,就在两次即将擦肩而过之际,只听‘砰’的一声,原本直行的五菱,突然转了一下,车尾重重的擦到了奥迪车身之上…… 这一响声,着实吓了姚芳一跳,坐在驾驶员位置上的陈胜,紧皱着眉头,脸色阴霾的推门下车,此时,五菱之光的车门也快速的打开,从车里跳出来了四名打扮稍显异类的小青年…… “你是怎么开车,没看到我们的车要过去吗?”陈胜还没有开口,对方倒是先吆喝起来,贼喊捉贼,倒是挺实在的…… 笑容淡定的陈胜,盯着向自己走来的这四名大汉,轻声的说道: “我的车,都熄火让道了,责任好像不在我吧……” “哎呦,哪里来的土包子,敢这样跟我家成哥说话,你他吗的,活腻歪了?”边说,那名染着红毛的青年,从兜里掏出一把蝴蝶刀,刀锋看起来很锋利…… 听到对方的这句话,迎面往前走了几步的陈胜,收起了刚才的笑容,声音有些冷峻的问道: “你刚才说什么?我没听见……” “操、你妈,你聋子,我兄弟说……” “啪……”猛然起身的陈胜,撕起站在前面那名大汉的头发,重重的砸在了奥迪车尾之上,用尽全力挥舞着自己的拳头,狠狠地凿在了他的脸上,霎时间,血溅四方,陈胜这一连续的组合拳,霎时惊呆了其身后的三名青年,在他们反应过来,甩出手中蝴蝶刀之际,早已收身的陈胜,满脸狰狞的迎了上去…… 浑身的暴戾,促使着陈胜,如同一头愤怒的野狼那般,狠狠的撕扯的着对方。面对对方的手握利器,陈胜丝毫没有任何惊慌,侧身躲开冲上来的那名青年的一击,单手钳住对方握有利器的手臂,霎时挥舞手中拳头的陈胜,狠狠的凿在了对方的面门上。不曾停歇,反身又是一个侧脚,一气呵成,上来帮衬的那个染红毛的青年,被陈胜一脚踢飞出去…… 仅剩的那名青年,使出全身力气,欲要偷袭手脚并用的陈胜,反身单脚踩起车尾,跳跃起来的陈胜,转身就是一个边脚,力道很大,在凿到对方脸颊时,霎时,鲜血飞溅…… 站在原地的陈胜冷眼看着躺在地上,不断痛苦呻吟的四名大汉,浑身煞气的他,拾起散落在地上的蝴蝶刀,缓缓的蹲在为首的那名大汉身边,刀刃划着对方的腿弯掠过,猛然用力,蝴蝶刀深深的插了进去…… “啊……”痛苦,使得这名大汉脸色变得苍白,原本深受重击的身体,不断抽搐着,眼神犀利的陈胜,毫无任何感情的拔出蝴蝶刀,随后猛然再次插进了对方的大腿…… 连续两次的痛苦,使得这名大汉直接昏厥过去,懒得去看他的陈胜,径直的走向下一个谩骂自己的红毛,手段同样残忍…… “你们不该骂我的母亲……”扔掉手中蝴蝶刀的陈胜,转身走向了驾驶室,在他看来,这只不过是一次偶然的敲诈事件而已,并未往更深一层去想,毕竟刚到金陵,能和谁结仇呢! 并没有下次的姚芳,透过倒车镜,把这一切尽收眼底,虽然知道陈胜这完全是种自卫行为,可看到如此血腥一幕,姚芳还是脸色变得蜡白…… 抽出数张纸巾,擦拭着手心内的血迹,扔出车厢的陈胜,再次发动了汽车,缓缓的驶出了这条小道…… 那两个并未来得及谩骂陈胜的青年,侥幸的躲过了一劫,在看得陈胜的奥迪驶出自己的视线后,其中一名青年,忍着剧痛掏出兜里的手机,拨通了周金的电话…… “金哥,事情办砸了,小五和成哥都倒在血泊中,不知是生是死……”听到这话的周金,显然有些不敢置信,那个远看体格并不算强壮的小青年,能有这本事?不过,又想到什么的周金,脸上再次挂起了毒辣的笑容,对着电话说了些什么…… 挂上电话,并未多做停留的周金,从电话簿里翻出了一个号码,拨通之后,周金带着几分谄媚的笑容的对着电话筒说道: “王队长,我周金啊,是这样的,我几个小兄弟,在大学城被人无端袭击,现在生死未卜,您……” “对,对,性质相当恶劣!特征啊?这个我也不太清楚,但我记住了他的车牌号,应该是港城来的……嗯,对,谢谢王队长,赶明我单请您……”说完这些,周金满意的挂上了电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