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1章 亵渎大明星 - 超级保安

第371章 亵渎大明星

重新坐回原位的姚芳,神色紧张的看着低头吃饭的陈胜,身子一直绷在那里,微微抬首的陈胜,看到姚芳这幅表情,肆虐的干笑了两声,放下手中的木筷,掐了掐对方的脸颊,轻声的说道: “吃饭啊,这么深情的看着我,想干啥?晚上让你看个够,一丝不挂……”听到陈胜这赤裸裸的话语后,原本姚芳那稍显紧张的脸颊上,多了几抹红润,想要开口解释的语言,又被她咽了下去,对于自家男人对自己的无条件信任,姚芳是打心眼里欣慰…… 并未因张建这个跳梁小丑而影响两人之间温馨的午餐,饭桌上的两人,小声的交谈着,大部分时间都是陈胜在问,姚芳回答,不过从小妮子那迷离的双眸中,不难发现,陈胜这头牲口,没少在语言上调侃面子薄的姚芳…… 直至一点多钟,依依不舍的姚芳,才返回学校,而重新坐回奥迪的陈胜,直接赶回了城区,在此期间,陈胜接道了黄芝蓉的电话,这个即将在明年初亦要被调往港城的侠女,约自己下午在茶楼喝茶…… 在金陵这地,能被黄大小姐,亲自相邀的人,还真是屈指可数!作为一个外来户,陈胜当然欣然答应! 回到酒店的陈胜,躺在床上小眯了一会,昨晚因为得知自己成了准爸爸,兴奋的一夜未眠,这会心情稍加平静,补充了下睡眠。以便下午的那场下午茶…… 下午茶,这东西原本流行于广省一代,随着上层人士越发的注重养生,继而,被逐渐传开,也成为了上层人士之间,交际的一种手段! 与沿海城市的奶茶,咖啡,甜点所不同的是,内陆城市更注重于涵养,说白了就是底蕴,继而茶馆这类原本消失在历史长河中的行业,再次兴起!而且大有风靡之势! 下午近四点钟,并未让田生跟随的陈胜,独自驾着奥迪前往了上次与柳成明等人饭后相聚的茶楼,也正是在那里,陈胜第一次见到大明星柳成橙! 赶到茶楼,报上了黄大小姐的名号,店小二打扮的服务生,欠着身子,把陈胜领到了后院雅间,小桥流水般的装饰,让陈胜长足在这曲径的小道上,心里不禁盘算着,以后要是在金陵开场子,这样复古,有意境的装修,是不是很快就能占领市场呢? 集百家之优,造金陵之最!选择在金陵开场子,对于陈胜来说,赚钱是次要的,延伸金陵关系网,才是主要的!在现在这个物欲横流的年代里,人脉这东西,直接关系着一个企业的生存!那些手能通天的黑金大佬,为何屹立国内那么多年,仍旧不倒?他们没犯罪,那绝对是扯蛋的,只是他们的关系网,人脉,使得他们,有恐无慌!当然,混到他们那个层次,也得知进退,真要是惹怒了上面,别管你啥后台,最终就一个字‘死’…… 所以现在,陈胜是尽量让百盛不涉及到灰色交易,真碰到棘手的事情,分出去的红星,就是最好的刽子手!当然漂白是基础,想要发展,那就得有关系网…… 习惯性早到的陈胜,婉拒了煮茶小姐的服务,亲自动手为自己煮了一杯茶,跟在老支书身边那么久,早就被嘴刁的老支书,练就了一身煮茶的好本事,茶水刚刚入杯,就听到了门外黄芝蓉那清脆的笑声…… 古色古韵的房门被守在外面的服务生轻柔的推开,早已起身的陈胜,碎步走到门前,让陈胜没有想到的是,这次黄芝蓉不是置身前来,在其身后,竟然还跟着柳成橙以及一位打扮颇为时尚的少妇,少妇约摸二十八九年龄,之所以称之为少妇,是因为陈胜注意到对方那戴在无名指上的戒指。 原本只让服务生准备了两个茶杯的陈胜,又让服务员从柜子里拿出来两个,还未坐下,那位丝毫没有任何架子的少妇,就对柳成橙说道: “成橙,您看,咱们今天跟来其实是个错误的选择,芝蓉和人家约会,都没准备咱们的杯子,咱这个电灯泡,当的有点亮了……”听到这话,黄芝蓉老脸一红,推了那少妇一把,看其毫无芥蒂的样子,两人之间应该是属于闺友的那一范畴!倒是柳成橙,在听到这话的时候,笑容有些不太自然,侧首与陈胜对视之际,有些躲闪! 三女相继落座,苦逼的陈胜,充当起了煮茶人,待到三女细品陈胜所煮的茶水时,都不约而同的发出了赞美之词。特别是那位少妇,更是赞不绝口…… 通过闲聊,陈胜算是知道了眼前这个女人的身份,苏省省委秘书长马磊唯一的闺女马静茹,也算是典型的衙内,但她所走的路线与世家子弟不同,专攻于商界,产业遍布苏省各地,主做的就是餐饮,休闲这一块! 黄芝蓉把她带来的目的,不言而喻,肯定是柳成明向其阐述了陈胜此次来金陵的目的,示意黄芝蓉引荐这位,金陵本地的大姐头给陈胜认识…… 看的出,这个马静茹相当善于交际,虽然为客,但把整个房间的气氛,拿捏的很好!与其对面而坐的陈胜,时不时含笑应承着,倒是与她紧挨着的黄芝蓉,叽叽喳喳的问个不停! 相较而言,坐在里面与陈胜仅有一步之隔的柳成橙,显得更加的矜持,喝茶,听话,时不时的与陈胜来个眼神交流,搞的自己心如小鹿撞撞…… 随着话题不断的延伸,陈胜欲要在金陵开场子的事情,被提了出来,听到这一信息的马静茹,含笑点了点头,在大致了解了陈胜旗下产业的大致轮廓后,端起茶杯,浅喝了一口,随后问道: “肖总,您准备开一家什么样的场子?定位是什么?或者说,主要针对那些人群?”在商言商,马静茹言语之间,质问着陈胜…… “马姐,您还是叫我陈胜吧,肖总蛮别扭的,我这算什么总啊!至于场子,我了解过金陵市场,大部分的夜场和俱乐部,跟趋向于单一化,中低高都有,但就是没有一个综合体!” “嗯?你的意思……”听到这,马静茹有了兴趣,继续追问道…… “实施递增会员制,消费满一定金额,就可以进阶,当然场子这一块,也分三六九等,大厅接待什么样的人,庭院接待什么样的人,这都有讲究的……” “最高是什么档次?”在说这话的时候,马静茹已经放下了茶杯,目光幽柔的盯着陈胜! “拿钱都买不到的档次,身份的象征……” “咯咯,小兄弟,你胃口蛮大的,你要知道,在金陵这地,私人俱乐部不在少数,你有什么优势,与本地大佬竞争?” “所以,才找到马姐您吗?”陈胜一句话,霎时让马静茹笑的花枝招展,指尖点了点桌面,对身边的黄芝蓉说道: “你这个朋友,嘴还真会说……” 在职场打拼那么多年的马静茹,在不知陈胜底细的情况,铁定是不会松口给予陈胜一个肯定的答案,继而,峰回路转,又把话题扯开了!与黄芝蓉,聊着一些琐碎的小事! 对于马静茹能有这样的表现,亦在陈胜的意料之中,虽然有着黄家姑娘的引荐,但在商言商,面子会给,但也得看这人值不值得去扶持,这些衙内,心里的肠子都拐了几百道弯,都在权衡利弊…… 坐在一旁的柳成橙,很显然对于这种交际,显得不太感冒,倘若不是自家黄姐拉扯着自己,还有今天所见的人是陈胜的话,她情愿躲在家里,听歌,看书! 然而,就在柳成橙乏味至极之际,突然,感觉到了一只咸猪手,从桌子下面搭在了自己放下去的玉手上,身子猛然绷直的柳成橙,如同触电般想要收回,但这只咸猪手,紧紧的拉住不放,不敢过于用力,深怕被身边的黄芝蓉和马静茹看出什么的柳成橙,动作幅度逐渐小了起来,但还是在小规模的‘活动’着…… 微微侧眸,看着一脸笑容,仿佛没事人似得的陈胜,内心波澜不已的柳成橙,想要眼神提醒这个登徒子,可对方,就像是没看见似得,继续饶有兴趣的听着黄芝蓉与马静茹之间的聊天,更可恶的是,这厮,竟然还用指尖挠自己的手心,这让,柳成橙显得极为窘迫…… 脸色变得有些娇红,缓缓低下头的她,用力的掐着陈胜的大掌,连吃奶的劲都用了出来!眉目之间紧锁着的陈胜,在生疼下,不禁把目光投向了柳成橙,与其对视的柳成橙,瞪着斗大的眼睛,警告着陈胜,可陈胜这厮,还是没松手之意,这下,可急坏了不知所措的柳成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