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0章 跳梁小丑而已 - 超级保安

第370章 跳梁小丑而已

紧跟在柳成明那辆汽车之后,此次金陵之行,只带着田生的陈胜,一脸傻笑的坐在后排,时不时的‘嘿嘿’两声,着实让开车的田生,有些不寒而栗!谨遵自家媳妇的教导,并未外扬的陈胜,只能把这份喜悦默默的搁在心里,继而,这一路上,田生看陈胜,确实有点犯二…… 一路高速,柳成明的专职司机是从部队退下来的老车手,车速又稳又快,紧随其后的田生,也没有掉队,两辆奥迪只用了四个多小时就赶到了金陵! 这次陈胜到金陵,没有什么特殊必要的目的,无非是想通过柳成明,认识几个台面上的公子哥,以备自己过了年关进军金陵提前做好铺垫!继而,到了金陵之后,陈胜就先找了一家离主城区近的酒店下榻下来,而柳成明则带着柳成橙直接赶回了省委大院!当然,临别之际,柳成明还是象征性的邀请陈胜一同到家做客,自己几斤几两,陈胜当然最清楚不过了,去见柳家的几个大佬级人物,自己还真没这个水准,所以,含笑婉拒! 躺在酒店的房间内,抓起手机的陈胜,便于孙二娘打了一通电话,告诉她已经到了金陵,电话另一头的孙二娘,宛如一个贤惠的妻子,谆谆提醒着陈胜,注意身体,别喝那么多酒之类的话语,陈胜当然是连声答应…… 七点多出发,稍加休息了一会,现在已经是十二点多,缓缓起身的陈胜,想到在金陵学习的姚芳,不禁嘴角露出了几分淫、荡的笑容,估摸着这会应该下课,毕竟这种教师资格证的考核和培训,不像在学校那么紧张,试着发过去一条短信,仅过了一分钟,姚芳直接把电话打过来了…… “你在金陵?”电话一接通,陈胜便听到姚芳那惊愕的质问声,很显然,她有点难以置信!语气中更透着几分喜悦…… “嗯!我在宾悦大酒店,是你来找我,还是我去‘欺负’你?”一句道出了几分涟漪,电话另一头的姚芳,脸色微红,沉默少许,轻声的说道: “我下午一点半还有课,大学城离城区来回……” “等我……”轻柔的一句,霎时让姚芳的内心,宛如喝蜜般悸动……‘嗯’了一声后,两人便挂上了电话…… 陈胜与田生的房间只有一墙之隔,拉开房门的陈胜,轻敲着田生的房门,原本在房间内看电视的田生,第一时间拉开了房门,在得知自家胜哥要去大学城后,匆忙拿起自己的外套,紧跟了出去!本来两个汉子,住在一间房,是无可厚非的事情,可伴着有姚芳在金陵,陈胜觉得有些事情不太方便,也就订了两个房间!心知肚明的田生,也乐于如此,毕竟上万伏的电灯泡,当起来着实太亮了些…… 作为苏省的省都,金陵大学城的规模要是港城的数倍,单单高等本科院校就有数十家,更何况专科类的呢?姚芳是在金陵师范大学进行的考核和培训,位于大学城腹地的金陵师范大学,称得上苏省老牌重点大学,单单其大门那富有年份的大门头,就记录着他辉煌的历史! 对于金陵路面算不上熟悉的田生,依靠着电子导航仪,才算找到大学城,不过为了赶时间,两人直接绕的金陵外郊,只有了三十分钟便赶到了地方…… 下了车的陈胜,站在师范大学正门对面,拿出手机告诉姚芳已经到了!约摸五分钟后,就看到扎着高把辫的姚芳,急匆匆的跑了出来,其胸前的那两块赘肉,此起彼伏,即便冬装的厚重,仍旧无法阻挡她的诱惑! 这妮子,自打被爱情抚润后,越方的丰满,这才半个月没见,其‘胸器’已经那么大规模了,这不禁让陈胜单单看上一眼,就浑身发抖…… 越是走进陈胜,姚芳的步伐越是缓慢,当其与陈胜对面而站之际,陈胜还能清晰的听到她那气喘吁吁的喘气声,起伏不定的‘胸器’着实波澜,伸手右手抚摸着对方那因为奔跑而诱红的脸颊,陈胜的嘴角微微上扬,想把其第一时间拉入怀中,但被姚芳扭捏的拒绝了…… 并排走到师范大学的一家相对于规格较高的饭店,随便点了几道可口的饭菜,田生并未与两人坐在一起,而是坐在了陈胜斜对面的桌面上…… 有些时日不见,说不想那绝对是假的,四目相对,夹杂着众多情愫,面对着陈胜那赤、裸裸的目光,微微低首的姚芳,紧咬着自己的嘴唇,玉嫩的右手,在被陈胜的大手紧握着之际,充斥全身的充实感,使得姚芳再一次鼓足勇气抬起了头…… “什么时候回港?” “后天考完试,就回去……”可能的是许久未见的缘故,虽然两人之间没有任何芥蒂,但说起话来,仍旧稍显有些‘机械’…… “我等你,一起回去……” “家里,不忙吗?” “还好,现在二炮一个人能管理的好……” “哦……” “晚上我来接你……”听到陈胜这句话,姚芳脸色变得更加的红润,没有吭声,微微的点了点头,眉目之间夹杂着几分迷离! 而就在陈胜与姚芳你情我浓之际,两三个三十出头的男子,推开餐馆的大门,谈笑间,走了进来,当其中一名中年男子,侧首看到姚芳与一名男子相对而坐,言行举止之间,相当暖味之际,眼角内不禁闪烁着一丝‘嫉妒’,但因为有同事在并未上前,但在其两名同事上楼之际,站在卫生间前,整理了一下自己衣物的中年男子,迈着矫健的步伐径直的走向,姚芳这桌面…… “姚老师?您今天没和红姐一起去吃饭?”人未到,声音倒是先到了,当侧首的姚芳,看到这名衣冠楚楚的男人走过来之际,神色之间不禁有些慌张,缓缓起身,笑容尴尬的回答道: “没有,我对象来了,我陪他吃顿便饭……”直接道出与陈胜之间的关系,亦有解释之意!随同姚芳一同起身的陈胜,笑着看着眼前这个长相颇有书生气息的男子,笑而不语,等待着姚芳的介绍…… “哦,这样啊,这位是您对象?”说这话的时候,中年男子声音有些轻浮,更夹杂着几分质疑,听起来相当的难受…… “陈胜……”伸出右手的陈胜,含笑看着对方,彬彬有礼,此时谁又能把他与肖屠夫联想在一起呢…… “张建,金陵教育局综合办副主任,也是此次培训,考核的研究员……”自报家门,还是说出自己的级别,施压之意,不言而喻!小算盘打的蛮精密的,只要稍微有点嫉妒心里的男人,怎么说也会狠狠的质问一下自己的女人,多少会有些口舌上的争执是真的…… 对方的手只有陈胜轻握了一下,便松开了,从对方的言行举止中,很显然这个本地男人,有着一种天生的优越感,更是不屑与陈胜这种人为伍…… 听到对方的介绍,陈胜只是点头说了一句‘幸会’便没了下文,而这个叫张建的也不介意,扭头把所有的注意力都放在了姚芳身上,轻声的说道: “姚老师,今晚晚点会有一个考前培训课,课后,会组织一场简单的晚宴,届时您可别忘了……” “谢谢张科长的提醒,培训课我会去,晚宴就不去了,我对象刚来金陵,我想陪陪他……”听到这话,张建眼神显得有些落寞,停顿了少许,不依不饶的回答道: “这样啊,今晚这场宴会,参加的可是有省教育厅的人,就连这次研究组的组长,刘副厅长都会到,见面的话,对考核是有帮助的……”现在高级教师资格证不单单是笔试,还有面试,讲课这一关,笔试没什么花哨,但这个面试,讲课的学问就很多了!这个张建言下之意,就是他在这方面有点人脉,可以为姚芳铺铺路…… “谢谢张科长的好意,我还是不参加了!”听到姚芳的再一次拒绝,张建的笑容,就显得有些阴霾了,但能混体制的人哪一个不是‘笑面虎’,继而,即便是走的时候,脸上仍旧没有任何的异常…… 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拙劣的表演,一直站在一边,默不吭声的陈胜,脸上的笑意更浓了!在陈胜看来,这样的男人,这辈子注定最多只能停留在副处级别上,混体制的大忌,就是盲目的示威,每个人身后都有250个人脉,谁又能保证这250人中,没一个拿捏住你的呢? 跳梁小丑而已,这样的人,陈胜还真没放在眼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