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6章 害群之马 - 超级保安

第366章 害群之马

陈胜的‘用心良苦’使得刀疤强内心变得不再坚定,本就有恻隐之心,奈何现在苦无良策和‘同盟’战友,这样的人,只要抓住他心底的渴望,就不怕他不为所动!这是一个局,局中有你,还有她…… 在下山的路上,柳成橙显得尤为的沉默,这个‘良家女’,还未从刚才自己那番夸张的表现中回过神,陈胜的大手紧拉着她的玉手,显得很理所当然,就连柳成橙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不抗拒对方! 翻越栅栏时,两人依旧身体上有着不大,不大小的接触,甚至在最后柳成橙跳下来的时候,嘴角还滑过了陈胜的鼻尖,紧搂着怀中的可人,说不冲动,那是骗人的,多少个牲口,希望把这个女神拉下神坛,陈胜也有这样的想法,但他不敢,违心的不敢…… 对于景区内所发生的事情,坐在车里一直等待两人的田生是浑然不知,到不是说他不尽职,一个在车技上出神入化的男人,在侦查房门,反侦察,警觉方面绝不能与王晨相比,反之同样如此! 黑色奥迪平稳的开往山下开去,与柳成橙一同坐在后排的陈胜,仍旧没有松开对方的玉手,舍不得,这是陈胜最真实的想法,不敢与陈胜对视的柳成橙,把用另一只手擦拭着车窗上的寒气,若有所思的看向窗外,直至在陈胜指引下,三人来到一家在郊区相当出名的火锅地摊前,才算收回目光…… 已过十点,吃地摊的人不算多,但也有几桌,坐在帐篷搭的最里角,坐在外围的柳成橙背对着大众,因为身份的缘故,几乎没在地摊上吃过的什么的柳成橙对于这里的一切,显得都很好奇,但也是有频率的四处打量着,生怕自己这张明星脸被人看清后,引发不必要的麻烦! 田生亲自去端的火锅底,霸王别鸡,算是十全大补汤的一种,待到各种配料,菜叶纷纷被田生端上来之际,锅里的浓汤也翻滚起来,就在陈胜毫无章法的把荤菜和素菜一锅炖的时候,柳成橙那精致的手机突然响了起来…… 电话是柳成明打过来的,很显然,她的这一二哥,对陈胜的人品相当的不放心,在得知两人便在景德大酒店不远的地摊前吃火锅时,喝的头重脚轻的柳成明还是第一时间赶到了这里! 闻着柳成明身上那刺鼻的酒水味,坐下身的陈胜,笑着问道: “你就那么不放心我的人品?” “纵观你的私生活,可谓是劣迹斑斑的,你说我放心把成橙交给你接待?引狼入室,其实就是这个意思……”听着自家二哥与陈胜之间的交谈,双腮稍显红润的柳成橙,瞪了自家二哥一眼,随后又若有所意的瞟了陈胜一眼,也就是这一眼,让柳成明看出了几分端倪! 吃着锅里的素菜,压了压胃里的翻江倒海,缓缓抬头,紧盯着陈胜,喃喃的来了一句: “看你们全副武装的样子,刚才出门了?”柳成明虽然是对着柳成橙说话,但是目光看向陈胜,一副质问的口气…… “你猜?”柳成橙那冷不丁的一句,顿时让柳成明笑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陈胜一眼,更多的是警惕,装作没看见的陈胜,笑容有些苦涩,现在谁家有姑娘只要和自己一接触,那她的家人铁定是千叮嘱,万嘱咐,千万别着了陈胜的道,有时候陈胜就在想,自己霎时间混那么赖? 就在三人有一句没一句交谈之际,帐篷外突然走进来三四名身着保安制服的大汉,从他们的装扮已经徽标中,不难发现,这应该是百盛俱乐部的内保…… 他们的到来,使得这里的老板很紧张,点头哈腰又是让烟,又是搬凳子,那几人欣然接受的坐在了下来,要了个大锅,点的都是荤菜,按理说这样一个大客户到场,老板应该高兴啊,微微侧首的陈胜,却看到老板那愁眉苦脸表情。一直帮衬着的老板娘,端上了一大盆锅底,为首那名大汉伸手拍了对方一下臀部,随后帐篷里响起了那淫、荡的笑声…… 柳成明和柳成橙都看到了这一幕,当他们再回头时,看到是陈胜那张阴霾的脸颊,莫不啃声的拿出手机,直接拨通了胖子的电话,现在胖子和顺子两人执掌着百盛的保安部…… 话不多,阴沉的说了一句: “来塔城路陪我吃火锅……”随后就挂上了电话。给田生使了个眼神,会意什么的田生,缓缓起身,走出帐篷外,在付账的同时,询问着什么…… “怎么说?”低头吃饭的陈胜,轻声的问道!坐回陈胜身边的田生,看了一眼柳成明,对方并没有搭理他,而是自顾自的吃着锅底的菜,仿佛这事和他无关似得…… “郊区一害……”四个字已经诠释了所有,把筷子‘砰’的一声仍在了桌面上,缓缓抬头的陈胜,从兜里掏出一根香烟,坐在他身边的田生,顺其自然的为其点着…… “我送成橙回酒店,明天下午我们回金陵……” “到时给你联系……” “嗯”了一声的柳成明缓缓起身,在即将转身之际,陈胜喃喃的说道: “我会给你个交代的……”扭过头的柳成明,微微点了点头,重新带上口罩的柳成橙看了陈胜一眼后,紧跟自家二哥的步伐走出了帐篷…… 待到柳成明的汽车远离地摊后,浑身散发出煞气的陈胜,再也看不下去对面几人那轻薄的语言,愤然起身,抄起屁股下的铁凳子,重重的砸向了背对着自己的那名大汉,顿时鲜血四溅,吓得周围的众人纷纷起身,而赶紧冲进来的老板,陪着笑脸,有些不知所措…… “吱……”一声,胖子那别克商务停靠在了帐篷前,看着自家狗胜哥以及田生已经与几个身着百盛工作服的内保,厮打起来,吓得胖子是,赶紧冲上前去,抄起摊位前的那把火钳,狠辣的砸向其中一名…… “胖,胖哥……”当看清对方帮手是谁后,那名捂着头上鲜血的大汉,惊恐的喊道…… 收起架势的陈胜,往后退了几步,近乎咆哮的对胖子喊道: “问问你带的人都是什么货色,当初我是怎么给你说的……吗的,今晚丢人是丢到姥姥家了……”说完陈胜,领着田生走出了帐篷……留下了一脸不知所云的胖子,紧盯着自家狗胜哥的背影,随即转过头的他,目光犀利的盯着眼前这几个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