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4章 夜伴花果山(下) - 超级保安

第364章 夜伴花果山(下)

在公众眼中,柳成橙是清纯至极,不夹杂一丝杂质的顶级女神,甚至连亵渎对方心思,在稍纵即逝后,都会自愧!当成千上万的粉丝,如同着了魔的去向往着与心中的女神见上一面之际,谁又曾想到,现在的柳成橙如同一个小女生般,眼睛瞪的老大,战战兢兢的紧跟在陈胜身后,生怕脚下打滑,一屁股坐在石阶上呢?紧拉着陈胜的衣角,时不时的抱怨着陈胜上山的速度太快,偶尔被陈胜那‘惊骇’语言调侃的脸色绯红的柳成橙,内心彻底颠覆了陈胜以往在自己心中那正义凛然的绅士形象,男人都一个德行…… 只往上爬了不到三十分钟,气喘吁吁,两腿如同灌铅般的柳成橙,双臂扯着陈胜的外套,靠着陈胜那往前的拉扯力,艰难的向前走着! 停下脚步,微微侧首的陈胜,一脸玩世不恭的笑容,嘴角上扬,轻声的说道: “看你平常在MTV里那是又蹦又跳,跟打了鸡血似得,你身子砸那么弱?我这一个大病初愈的都比强……”卡着腰弯下身子的柳成橙,缓缓的仰起头,眉头紧锁一脸愤然的表情。 “男人和女人有的比吗?再说拍MTV的时候,那也是跳一会歇一会,哪像这,可着劲的往上爬,我真怀疑你是不是个男人,一点绅士风度都没有……”听着柳成橙那幽怨的语言,陈胜淡笑的摇了摇头,侧目看向山腰前那片被人工开发的松柏林里,那可供游人休息的小庭院,指了指前方,轻声的回答道: “前面休息一下,我送你下山……” “不行,做人哪能半途而废呢?我今晚一定要会当凌绝顶,一览众山小!”听到这话陈胜,连理都没理他,转身就往松柏林走去…… 失去了陈胜这个‘拐杖’,柳成橙走起山路来更加的蹒跚,虽然陈胜离自己只有一个身位的距离,但不抓住他仿佛没安全感的柳成橙,绷紧着身子,一步步的往前推移着,厚重的棉鞋,打滑底面,可即使这样柳成橙也是摇摇欲坠,特别是山口骤起几股寒风后,更是突显出了柳成橙身子骨的单薄…… “喂,你是不是个男人啊,就把一个仍在这里?”柳成橙这话说的有些夸张,肖大官人已经压着脚步在前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也不算多远…… “不,你……”支吾了半天发现自己真的无法反驳,后退数步的陈胜,直接拦腰把手臂搭在了柳成橙的腰间,他的这一番动作,柳成橙彻底碉堡了,愣了半天,猛然想推开对方,可谁知脚底霎时打滑,幸亏陈胜出手及时,这才免去了柳大小姐这一摔…… “离你近了,你这副深怕我会亵渎你的样子,离你远了,俺又不绅士了,你说怎么个整法?”被陈胜紧拥在怀中,脸颊贴在对方胸膛上的柳成橙,因为刚才的惊吓,这会变的老实多了,缓缓抬起头,嘟囔的说道: “那你就不能走慢点,给我只手臂,我扶着往前走?” “成……”说完陈胜那粗糙的大手,顺着柳成橙的腰间滑到了她的左手前,紧握住对方那冰凉,柔嫩的玉手,迈步往前走着…… 任由对方如此‘轻浮’的拉扯着自己,半低着头的柳成橙,时不时抬起双眸盯着这个身着高档奢侈风衣,头带狗皮大帽的男人,他的装扮是如此的不伦不类,他的语言是如此的赤、裸裸,特别是他那还不掩饰的眼神,更是让人有种被看透的感觉,不知是不是行走的过于急促,柳成橙感觉自己的脸颊在发烫,如同发烧那般…… 能在山腰处找出这么一片如平地般的休息场所实属不易,原本的山间小卖部,随着大雪封山,也都相继紧关房门,石凳四周那耸立的松柏,随着寒风‘沙沙’作响,坐在石凳上的柳成橙,还在大口喘着气,当陈胜从怀里拿出一个保温瓶递到柳成橙面前这时,这个明星级的大美人,犹豫了几秒钟还是接了过来! 保温杯四周还留有陈胜余温,她怎么就没发现,对方什么时候把这被茶水放在了怀里呢?有些诧异,更有些悸动…… 了无兴趣的点着一根香烟,打量四周的陈胜,时不时的把目光投向了坐在那里有些拘谨的柳成橙,咧嘴微微露出几分邪恶笑容的陈胜,伸头趴在了石桌上,笑着问道: “成橙,你说我要是在这打你的坏主意,你嘶喊起来,有没有人上来救你?”陈胜的话,不禁让柳成橙警惕万分,身子后仰少许,双手环抱在胸前,手里那唯一的‘利器’被她举在半空中,只要陈胜敢冲上来,她就敢砸出去…… “哈哈,妹子,你也太可爱了……”边说,陈胜伸出大手,掐了一下对方那精致的脸颊,愣在那里的柳成橙,竟没有阻挡,只是眼眸瞪得更大了…… 然而就在陈胜收回手臂时,突然脸色变得阴沉,快速掐灭手中的烟蒂,拉着柳成橙就往身后的松柏林冲去,不知所措柳成橙刚准备开口,就被停下来的陈胜用手堵住了…… 寂寥的山腰处,只有寒风肆虐的声音,目光紧盯着前方的陈胜,显得极为有耐心,而不知所云的柳成橙,紧皱着眉头,顺着陈胜的目光往前看去,借助月光映射在雪面上的微弱光芒,柳成橙看到了几道人影正小心翼翼的向他们这边走来,步伐很轻,猫着身子,如果不是陈胜警惕性过强的话,很难发现这一点…… 隐匿在小卖部后面的陈胜,示意柳成橙躲在这里不要出去,会意陈胜意思的柳成橙连忙点着头,看着陈胜快速窜出去的身影,柳成橙内心不禁微微有些紧张…… 半蹲着身子,近乎趴在地上的陈胜,轻手轻脚的往前走着,从正面观察着对面窜出来的几道身影,蹲在松树后的陈胜,眉目之间紧锁几分,余光不经意扫过松柏树桩上那被铁丝固定在上的干草,计上心头的陈胜,脸上露出了阴险的笑容! 生长在大山脚底,打小就与山共舞的陈胜,在丛林内更是如鱼得水,小心翼翼的把几根裹在松柏上的铁丝拧了下来,计算了下两树之间的树距,铁丝被陈胜拧在了两树之间,一连弄了好几条,这种细的在如此漆黑的坏境下,很难用肉眼看清的铁丝,将大大阻挡对方追逐的脚步,做完这一切,退后数步的陈胜,心里估算了下一个成年男子的倒地的身高,在铁丝前面,零散的摆放着数块带有棱角的碎石…… 陈胜的动作很娴熟,一连在周围布控了数个这样的小陷进,在往后退了数十步后,猛然用力的陈胜,把一颗刚刚栽下柏树,侧拉成了半弓装,弓心对准对面那两个被自己下了陷进树桩之间,利用细铁丝把重力全都拉在了树桩前面,只要有人触碰这个机关,那么这根牟足了尽的柏树,就会释放出所有的力量,砸在脸上的感觉,怎么也让人火辣辣的…… 忙活了许久,退到柳成橙身边的陈胜,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附耳轻声的说道: “别怕,胜哥在呢,今晚登上的愿望可能实现不了,下山哥请你吃火锅……”这会有些六神无主的柳成橙,重重的点了点头,特别是当陈胜的嘴唇划过自己耳根时,柳成橙的身体猛然颤抖了几分…… 看着对方不敢前进的步伐,笑容灿烂的陈胜,紧紧握住柳成橙的玉手,随后嘶喊了一句: “跑……”在陈胜的带动下,柳成橙牟足了劲跟着陈胜身后跑来,而那几名自知被发现的黑影,手举利器,快速的冲了出来,可就在进入这片松柏林之际,一名冲在最前面的大汉,突然被脚下扳了一下,由于在高速奔跑,身子来不及做出反映,硬生生的趴在了地上,这还没有结束,当大汉的面门,硬生生的砸向那数块带有棱角的石块时,整个松柏林响起了一阵凄惨的喊叫声…… 声音很大,久久回荡在山间,而原本急速奔跑中的几名同伴,赶紧刹住了脚步…… “吗的,冲上去,这是意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