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1章 慈母多败儿 - 超级保安

第361章 慈母多败儿

对于夏木雪这个顶着硕大政治光环的贵妇,陈胜打一开始,就十分不待见!董冰震那厮能被誉为金陵第一纨绔大少,她是功不可没,近三十才喜得一子,又是在那种家庭,溺爱的程度可想而知…… 当陈胜看到站在对面气势汹汹的夏木雪时,并不感到任何意外,只是她的这种速度堪称经典,离出事也不过二三十分钟而已,这女人就能调配这么一大帮子荷枪实弹的警察,也算是个人才! “书记妇人大驾光临,寒舍是蓬荜生辉啊,不知深夜造访,又带那么多警察,所为何事啊?”一段儒不儒,洋不洋的话语,霎时让原本就怒火攻心的夏木雪,差点暴走,失去了往日交际场上的雍容,近乎癫狂的嘶吼道: “黄局长,把这个企图谋杀的重犯给我抓起来……” “哎呦,夏女士,您好大的官威啊,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是市委书记呢,黄局长?我记得郊区警局没有姓黄的局子?让我想想啊,哦,对了,黄成仁副局长,城西的吧,主抓刑侦?现在这是在郊区,你越界了……再说,董夫人嘴中说的重犯是哪位?不会是我吧?”近乎‘跋扈’一段话,顿时让站在夏木雪身边的黄成仁,有些挂不住面子了,但人家的话又在情理之中,董家公子被打,书记夫人便直接拉着自己过来抓人,无论是从手续上,还是从证据上,都不合乎情理,如果只是普通人也就作罢了,大都会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迈董书记这个面子,可陈胜是谁?警局内部谁不知道他的政治靠山就是政法书记王海,自己的顶头上司…… “还敢狡辩?我儿子在百盛俱乐部与你发生争执,出了门就被袭,这难道是巧合?” “嗯?哈哈,夏女士,怎么说你也是科班出身,现在是法治社会讲究的是证据,信口雌黄谁都会说,你这样让人很不信服啊,难道董书记的家人,想要抓谁就抓谁?这还有王法吗?”被陈胜一句话反驳的脸色胀红的夏木雪,侧首瞪着黄成仁,那意思再明确不过了,抓人,出了事情都是她的! 耐不住夏木雪那犀利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是被架在刀口上的黄成仁,一字一句的说道: “抓起来……”听到自家上司的这句话,早已跃跃欲试的刑警们上去就扣住了陈胜,身子稍显浮弱的陈胜,不反抗,也不挣扎,脸上露着一如既往的笑容,待到那明晃晃的手铐拷在陈胜手腕上之际,缓缓抬头的陈胜,目光锐利的扫过夏木雪,最终把目光停在了黄成仁身上,淡淡的说道: “拷上去容易,取下来,黄副局长,你就得拿东西来换了……”声音相当阴沉的陈胜,全身透着煞气,一直站在陈胜不远处的孙二娘,虽然心系陈胜的身体,但并没有轻举妄动! 而陈胜的这句话,使得黄成仁的右眼皮窜个不停,手心微微出着冷汗的黄成仁,当然明白陈胜话中的意思,在这种无凭无证,甚至可以说是在‘滥用私刑’的条件下,对方要可着劲的大做文章,自己这个刚升上来的副局长铁定会被拿出来充当炮灰,可政治角逐,又使得现在的他不得不这样做,脑门上已经贴上董家招牌的黄成仁,如果现在犹豫了,其结果估摸着还不如现在呢,权衡利弊,黄成仁不得不硬着头皮,下达了抓捕命令,从始至终,这位苦逼的城西副局长就只说三个字‘抓起来……’。 “带走……”并不与陈胜做口舌之争的夏木雪,直接代替黄成仁发号施令,都知道这位强势女子身份的刑警哪有不敢从的,可就在几名警察准备把陈胜拉上车的时候,院外的公路上再次响彻着警笛的肆虐声…… 当以胡永明为首的郊区警局干事,迅速下车把黄成仁几人堵在四合院外的时候,夏木雪以及黄成仁的脸色都显得不那么自然了! “黄副局长,这是怎么一回事?”面对胡永明毫不留情的质问,支支吾吾半天的黄成仁,愣是没有说出个鼻子眼来,倒是表现的一如既往镇定的夏木雪,先往陈胜身上泼了一盆狗屎,什么谋杀啊,黑社会性子团体头目啦,反正没一项是罪名是轻的,最少的也要判上个十多年…… 知道夏木雪身份的胡永明,态度并不像对黄成仁那般强硬,但也夹杂着几分愤然,轻声的回答道: “这些都有足够的证据吗?那黄副局长是奉了谁的命令?拘捕令?能让我看看吗?毕竟像夏女士所说的可都是杀头的大罪,既然实施抓捕应该是手续齐全……”这一次,黄成仁是彻底傻眼了,狗屁的拘捕令?奉令?他奉的就是夏木雪的命令,早知道是这活,打死他也不会带队过来…… “因为是重犯,深怕跑掉,我们是先实施的抓捕……再……” “叮铃铃……”就在黄成仁顺着夏木雪的话往下圆谎之际,夏木雪提包内的手机突然响彻起来,拿出手机看了看号码的夏木雪,脸上不禁清扬几许弧度,可就在她接起电话之际,离老远的人都能听到董振天那近乎咆哮的声响,虽然听不清楚具体内容,但能从夏木雪那苍白的脸色中觉察到了什么……此时此刻,最为紧张的要数站在胡永明对面的黄成仁,不知是不是天冷缘故,他的双腿明显有大幅度的颤抖行为,还好天黑,众人也没注意到这里…… 收起电话的夏木雪,如同一个被蹂躏近百次的知足女般,满脸的‘委屈’,紧攥着手中的手机,侧首把歹毒的目光投向陈胜,而此时仍旧被戴着手铐的陈胜,一副吊儿郎当的样子,在与夏木雪对视的那一霎那,眼眸中写满了不屑…… “放了他……”有气无力的一句话,在这个寂寥的气氛下,显得极其的刺耳,差点瘫在那里的黄成仁,侧头大吼着对架住陈胜的两名刑警喊道: “放人啊……”他知道,这一次,他肯定会‘告老还乡’…… 然而,就在城西刑警手忙脚乱要为陈胜解开手铐之际,却被陈胜挣开了,笑容依旧的陈胜,话锋犀利的说道: “想抓就抓?想放就放?你把我们老百姓当什么了?我们每年交纳那么多的税,就是养的这些人?二姐……”扭头的陈胜,轻喊着身后孙二娘的名字…… “嗯……”往前一步走的孙二娘等待着下文…… “备车,今晚我就住在市委大院门口,我想亲自问下董振天书记,港城是不是已经脱离了法制之外……”陈胜的话,在这个寒风骤起的天气下,让人不禁不寒而栗,一个被省公安厅刚刚嘉奖过的平民英雄,一个与郊区政府密切合作的明星‘企业家’,他的这一番话,这一作派,所带来的后果,已经不是常人所能控制的了。 而听到这句话的夏木雪,身子摇摇欲坠的扶住身边的车头,彻底冷静下来的这位‘慈母’,内心的狂躁,以及紧张,使得她的脸色变得更加苍白,她明白,自己今晚的冲动,将给自家男人带来什么样的严重后果…… 慈母多败儿,坑男人的媳妇,更是让人‘欲罢不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