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0章 要玩就玩场大的 - 超级保安

第360章 要玩就玩场大的

愤然离去的董冰震差点把自己的新座驾砸废,就连跟着他一起前来的狐朋狗友们这会都不敢上前,性子有些扭曲,被宠溺坏的董冰震,几声狂吼,算是吓坏了这些港城本地公子哥们,连声应和几句后,拔腿窜上自己的轿车就急匆匆的离去! 坐在车厢内的董冰震,拨通了刀疤强的电话,劈头大骂,丝毫没有把对方当回事!而电话另一头一脸谄媚的刀疤强,花言巧语的安抚着董家大少,并保证在城西给他安排个好姑娘!让他尽兴,这才让气愤不已的董冰震稍有缓和,驾车直接赶往城西,一路上把陈胜祖宗十八代都谩骂了一遍,心里琢磨着怎么连本带利的把场子给找回来…… 行至城西外路段,刚准备调转车头往城内驶去,突然一辆摩托车拦路窜了出来,惊出一身冷汗的董冰震,急踩刹车,但从高速到静止还需一段惯性,车头径直的撞向那辆摩托车,驾车的小青年,应声摔倒在了地上…… 愣在车厢内的董冰震,第一时间窜了下来,因为对方带着头盔看不清对方的脸颊,战战兢兢的站在车门前不敢上前,生怕牵扯自己的他,赶紧跳上车去,准备肇事逃走,可就在这时,突然从旁边小道里冲出来几名头染黄毛的小青年,在看到躺在地上的那名车手后,嘶喊道: “洪哥,洪哥,你这是怎么了……”就在董冰震刚发动起汽车之际,已有两名冲过来的小青年不要命的挡在车前,后面紧随而来的青年用砖头砸碎了车玻璃,硬生生的把董冰震从车厢内拖了出来…… “撞了我们家洪哥你还想跑,小子你是活腻歪了……”边说,那硕大的板砖就往董冰震的嘴上拍去,‘砰,砰……’砖砖到位直砸董冰震双唇内的那两旁皓白的牙齿…… “啪……”正中间的两颗门牙脱落,此时满嘴鲜血,痛的的如同杀猪似的董冰震,呜咽的嘶吼道: “我陪钱,我赔钱……”声音含糊不清,小青年听起来相当的费劲…… “什么?赔钱?去你吗的,老子最仇视的就是你这种仗着家里有钱,为所欲为的富二代了……砰,砰,砰……”又是几板砖……牙齿随即再次脱离数根…… “我爸是市委书记,你们,你们……” “什么?还是贪官的儿子?尼玛的,老子这辈子最仇恨的就是贪官了,砰,砰,砰……” “我认识城西老爷子……”嘴角已经血肉模糊的董冰震,使出最后的一丝力气,哭喊的着,声音依旧含糊不清,如同被大便糊住似得…… “什么?还认识荣成天?奶奶的,就是他把我们兄弟几个逼得没饭吃,砰,砰,砰……” 神情模糊的趴在地上,微微抬首的董冰震,看到了那个被自己撞倒的小青年,神奇般的有站起来了,而且和身边的人有说有笑,手里拿着的是他的钱包,几千块钱的现金就这样被他们瓜分了…… 已回到四合院的陈胜,一头扎进了开着暖气的书房,不知什么是不是日子富裕的缘故,以前冬天经常赤着膀子砍柴的陈胜,今年特别的怕冷,也许是身体大不如以前的缘故,手脚冰凉,对着空调口猛吹的陈胜,被孙二娘从后面紧紧的抱住,附耳轻声的说道: “你还是那么的孩子气,为了我,现在与董家撕破脸,不值得……”反转身的陈胜,把他那双冰冷的双手伸进孙二娘的羊绒毛衣内,恶搞的攀登上了对方那傲人的酥、乳,冰凉的手掌使得孙二娘浑身哆嗦了下,下意识的从嘴中穿出了一声销魂的呻吟声…… 陈胜爱的就是孙二娘的‘坦白’,不做作,不隐瞒,性子野,这也是普通小姑娘无法睥睨的,爱已生,情已动,剩下的事情就显得水到渠成,就当陈胜如同饿虎扑食般,把孙二娘压在书桌上之际,那该死的手机,不是时候响彻个不停,愤然起身的陈胜,从兜里掏出手机,而此时欲求不满的孙二娘,双眸中夹杂着迷离之色…… “狗胜哥,事情都办妥了……” “就这事?”听着陈胜那极其不‘友善’的声音,立刻意识到什么的二炮,尴尬的干笑了两声,随后说道: “就这事,不好意思啊狗胜哥,耽误您计划生育了……”说完二炮第一时间挂上了电话,待到电话里忙音响个不停之际,陈胜的脸上尽显阴霾之色…… 情爱这东西,讲究的是种情调了,被人从中‘咔喳’一下,剩下的就只有回味!推开再次迎上来的陈胜,孙二娘娇腻的回答道: “睡觉再说,人家问你的话,你还没回答呢……” “狐狸精,你不就是想听,胜哥就是冲冠一怒为红颜吗?满足你……” “咯咯,死样,正经点……”看着千娇百媚的孙二娘,陈胜露出了淫、荡的笑容,狠拍了对方臀部一下,随后从桌面上烟盒内抽出一根香烟,麻利的拿出打火机的孙二娘为其点着! “早晚都要走这一步,试试水而已,再说又没留下什么把柄,就是想看看上面的态度,现在的港城就是一潭死水,都在观望,不加点料,这样下去,百盛怎么夹缝中生存?”说完这句话,微微侧身的陈胜嘴里嘀咕道: “扯一个弥天大谎,让全世界都为之起舞,冷眼旁观?呵呵,精辟!二姐,您说,我要是跨一大步,直接去金陵,你说我有多少胜算?” “嗯?狗胜,这可不是开玩笑的,金陵那水可是深不见底啊……” “就因为深不见底,才好浑水摸鱼,要玩就玩场大的……”说完,陈胜的脸上露出了阴辣的笑容,而就在这时,四合院外突然响起了一阵警车声,紧关的院门被人撞开,凌厉的脚步声,充斥在整个院内…… 侧首看了看身边孙二娘的陈胜,脸上的笑意更浓了: “该来的,还是要来的。”说完,陈胜大步走出了房间,看到院内那全副武装的刑警,为首处站着一名打扮妖艳的少妇,少妇不是别人正是董冰震的亲妈,夏木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