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1章 暴发户的跋扈(下) - 超级保安

第351章 暴发户的跋扈(下)

借用老支书给予胖子的评价,这厮自打从娘胎里出来,就生是悍匪的性子,打小除了陈胜几人,这厮谁都不服气,近二百斤的赘肉愣是被他练得堪称肉盾,这样的人用好了那就叫贤助,永不好了那叫流氓!有着陈胜和二炮的压制,这些年来胖子还算中规中矩,不算过于越轨,当初被赶回肇家浜的时候,气门最小的胖子心里就暗暗的发誓,等哪天衣锦还乡的时候连本带利把李家三兄弟,捏成杂碎。 俗话说仇人见面分外眼红,这在村口看到了李老三的车,胖子那股匪气立刻窜上了脑门,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闯,胖哥发飙,谁与争锋?伴随着顺子那激昂的嘶喊,‘砰’的一声,高速行驶的别克商务拦腰撞上了嚣张停靠在那里的破旧普桑,顿时间,几十万的车与几万车之间的性能比分出了上下,连续翻滚了数次的普桑,在站在村口妇女的一阵嘶喊中四脚朝天的躺在了村旁的荒地上,而别克商务,除了前玻璃如同蜘蛛网,保险杠弯曲之外,几乎没有任何损失! 巨大的响彻声,霎时传遍了不大的肇家浜,原本坐在院子里正执笔书写字画的老支书,在听到这声巨响后,突然停下了用力,缓缓的抬头,嘴角上扬!而他身边的陈淑媛把目光投向了院外…… “回来了,土顺这孩子,匪气还那么重,就不知道低调点?嗯?别碎了,那几个小崽子给我带的酒水了……”听到老支书喃喃的这句话后,陈淑媛笑而不语,如果狗胜再见陈淑媛的话,会发现现在的陈淑媛多了几分稳重,少了以前那份心神不宁,这种改变是从骨子里透露出来的! 还在装十三的赵武仁正谄媚的与李家老三交谈着什么,这一声巨响,吓得李老三是连蹦带跳,就连跟着他的几个村横,都不见脸色惊变…… “三哥,三哥,咱的车被人装翻了……”就在几人不知所云的时候,一名原本放风的马仔,急急匆匆的跑了过来…… “吗的在这里还有人敢如此嚣张?看看是哪家小杂种活腻歪了……”说完李老三带人快速的撤离,而原因赵武仁那卑躬屈膝的脊背,瞬间挺直,随后喃喃的吆喝道: “这帮小兔崽子终于回来了,装了那么多年的大尾巴狼,终于咱也可以直着腰板横行十里八村了!二炮他娘,今天多抄几个菜,对,算了,我还是让俺侄媳妇去抄吧……”说完赵武仁往老支书清修的小院走去! 别克商务驶到村口便已经停了下来,从车上跳下来的胖子,手握一盒3字头的软中华逢人就散,这下,那几个平常爱咬舌头的妇女头子愣了,这不是被赶出去的胖子吗?发家了?衣锦还乡了?就在众人议论纷纷的时候,便看到气势汹汹的李老三带着三四个马仔,冲向这边,不少正与胖子攀交的大叔,大爷们,纷纷让道,而站在那里的胖子和顺子,趾高气扬的看着阴面冲来的四五人,顺子低声的问了一句: “胖哥,还准备和他们嗦?” “嗦个屁,把金项链裹在手上,老子今天就用这砸碎他娘的狗杂种……”说完两人把挂在胸前那小拇指粗的项链缠在了手背之上,对方刚走到对面,还没吆喝几声,胖子和顺子是不分三七二十一,顺势冲上前去! 港城近六个多月,胖子为了等这一天手刃仇人,每天都坚持训练,更是去了学习了格斗技巧,而顺子也如同跟屁虫般与胖子一同天天练习,如果说以前对峙这几个彪悍的大汉,两人还有些吃亏的话,那现在,胖子除了发泄没啥任何想法! 人呐,自从有了钱后,腿不酸了,腰不痛了,连打人都敢下狠劲!他娘的,在这个物欲横流的社会里,打废你,不就是花钱吗?哥不差钱…… 两人抱着这样的想法可谓是招招凶狠,本就措手不及的李家老三,只有疲于应付的份,王八气伴随着王八气势,胖子和顺子仿佛融入无人之境,打的酣畅淋漓,本就是气短的李家老三几人,在两名被击倒,口吐白沫身子抽搐后,另外两名护住脸上挂彩的李家老三撤离,打的正起兴,胖子岂能放人走?只见胖子那只可击晕肥羊的拳风,用力的甩向挡在自己前面的那位大汉,霎时间,对方犹如断了线的风筝似得,在半空中连番数次,径直的趴在了地上!上去撕扯住李老三头发的顺子,一个翻身,生生的把其扔回了村口方向,站在前面不再进攻的胖子看着那名马仔仓惶而逃的样子,嘴角微微上扬,自言自语道: “让俺们去找李家另外两个还真不好找,一起来吧……”说完胖子翻身走到李老三身般,上前就给了他一巴掌,笑容阴险的说道: “我谨代表狗胜哥,二炮等人,向你老母表示诚挚的问候,感谢您六个月前,兄弟三人把俺们赶出肇家浜,这才有了俺们今天的暴发户风光,玩玩吧,玩大一点,哥等着……”说完胖子一脚重重的踩在了对方手腕处,骨骼所散发出的错位声以及李老三那撕心裂肺的嘶吼声,传遍整个村口,原本站在那里看热闹的村民们,不寒而栗的往后退了数步,而胖子和顺子仿佛没事人似得,跳上别克商务径直的往现任支书二炮的父亲赵武仁那里赶去! 前车玻璃直接被胖子砸掉,凉风飕飕的,当两人行驶了近三分钟停靠在赵武仁门口时,看到赵武仁以及陈淑媛站在门口,对于顺子来说,陈淑媛他是第一次见,心里还琢磨着支书家里啥时候来了这么一个长相妩媚,气质逼人的熟女,不敢废话的他,跟着胖子跳下了车,先是恭谨的随同胖子喊了赵武仁一身叔,待到胖子扭头恭谨的喊了声嫂子后,顺子顿时碉堡了。 “嫂,嫂子……”说完这句话,顺子小声问道: “胖哥,这是狗胜哥的?”顺子的声音不大,但站在不远的陈淑媛和赵武仁都听的清楚。 “废话,这才是咱真正的大嫂,懂不……”听到这话的顺子,赶紧山前,紧握住陈淑媛的嫩手,一连几声的喊道: “嫂子,您是我亲嫂子啊……” 三十件二十年陈的飞天茅台,因为刚才的撞击其中有五件里面有破损,得知这件事后,匆匆从后院赶过来的老支书,劈头大骂了胖子和顺子一通,吓得两人站在原地战战兢兢!好在赵武仁从中间帮着说话,这才解决危机!然而,就在胖子和顺子被老支书训斥的时候,村口的一名妇女急匆匆的赶了过来,脸色煞白的对赵武仁说道: “支,支书,后李村来了,来了二十多个年轻壮力,开着车快到村口了……”听到这一消息后,老支书,陈淑媛,赵武仁不禁把目光投向了站在那里的胖子和顺子两人,轻声的问道: “就你们俩回来?”两人呆木若鸡的点了点头…… “就没带点人……”两人再次点了点头…… “武仁啊,去把他们俩个直接交给李家村那兄弟三,别妨碍我今晚喝酒……” “好嘞,爹……” 紧随老支书走回院子的陈淑媛,不禁听到对方那小声的嘀咕声: “肖狗胜,算计你老爷?还想看看我的底?我就不信你没留后手……”说完,老支书拆开一箱茅台,拿出一瓶,笑着往里院走去……而此时陈淑媛的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这对爷俩是整天对着算计啊…… 坐在二炮办公室内的狗胜,听着电话里王晨的汇报,脸上的笑容灿烂无比,随后说道: “别真把胖子和顺子害惨了,该怎么办就怎么办,记住要给足胖哥面子……”挂上上电话的狗胜,拍在桌子对身边的二炮,孙二娘说道: “老支书真把他们俩扔出去了……要不是老支书大寿在即,我还真想试试老支书的深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