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49章 李老的等待 - 超级保安

第349章 李老的等待

直至二炮几人从百盛俱乐部归来后,柳成明才意犹未尽的领着黄芝蓉和王丽离去,狗胜这厮是很想王丽留在这里,毕竟有了肌肤之然后,狗胜相当的回味王丽那骨子里的野性,说不上放的开,可能是第一次的缘故,但王丽的脾性就是从不做作,打狗胜第一天见到她的时候亦是如此,但碍着那么多人在,又加上王海知道今天王丽参加百盛俱乐部的开业典礼,特地嘱咐王丽晚上回家,继而,稍显不舍的王丽还是坐上了柳成明的汽车! 今晚狗胜与柳成明的坦诚,为百盛以后牢牢占据郊区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年后就要走马上任的柳成明,在政策方面于公于私都会倾斜狗胜,再加上王海始终如一不遗余力的帮衬,狗胜虽没有把握把虎视眈眈的周瘸子赶回东县,但最起码以郊区为根基不会落下个毫无还手之力! 回到房间的狗胜并未急着睡觉,刚才接到孙二娘的电话,这位妖娆万分今天打扮更是让狗胜不蛋定的女人,为了照顾受伤的狗胜,今晚将留在这里!这不禁让狗胜思绪有些蠢蠢欲动,当然晚上的事情,晚上再与孙二娘深一步的探讨,坐回书桌前的狗胜不禁在想着另外一个问题。 老爷子到现在也没给一个准话,是否放弃郊区部分的掌控权,这段时间刀疤强在安山销声匿迹后,夹着尾巴做事,不张扬,很低调!而因为现在正处在深冬不是铺路的最佳时季,继而南城后面的那条乡道还未动工,徐禅呢也躲在城西一直没有露头!近段时间接二连三所发生的事情也使得百盛无暇顾及这一块,双方饶有默契的选择了沉默!但他们的存在对于狗胜来说,始终是块心病,深怕关键时刻,对方给了自己一刀!而作为百盛,现阶段正处在高速发展阶段,鸿达的事情虽然帮助百盛正名,但也把百盛推到了浪尖上,说句难听点,有人正在暗处找百盛的茬呢,你要在主动与荣成交恶,那不是往枪口上撞吗?别的的不说,单单一个董家就能够让百盛所有的努力傅水东流…… 看似庞大的企业,在当权人眼里,如同儿戏一般,只要他想搞你,只需一次机会,就能让你翻不了身,更何况像百盛这般刚刚崛起的企业呢?现在狗胜只得等待收了自己好处的张成功去督办此事,现阶段对于这些潜在势力,狗胜只能暗地里监视,只有对方先出手了,狗胜才能利用司法机关进行回击,一切从良的百盛,不再是以前那个涉黑的企业了,要漂就漂干净,不到万不得已绝不动用隐匿在深处的那一块! 就在狗胜认真思索的时候,隐约听到自己卧室的房门被推开的声音,敢如此明目张胆推开自己房门的除了自家兄弟就只有孙二娘以及童佳倩了!一重二轻的敲门声,让狗胜脸上露出了淡淡的笑容,那么有礼貌应属孙二娘无疑,孙二娘这个女人,单独与狗胜在一起的时候很随意,狗胜有些事情也未有对她隐瞒,但这个聪明的女人还是让狗胜充分的体会到‘爷们’这两字的真正含义,从不越轨,很让狗胜享受…… 在得到狗胜的应声后,推门而进的孙二娘扭着水蛇般的蛮腰款款的走向狗胜,顺势懒散的躺在狗胜怀里,侧面看向书桌对面的那个黑板,轻声的问道: “今天和柳成明谈的怎么样?直接撂底了?” “说不上,但也差不多,该说的我都说了,孰轻孰重,我想他比我更明白!” “不觉得有点冒险吗?毕竟他可不是柳家着重培养的接班人,把重注压在他的身上会不会……” “景上添花,总没有雪中送炭来的让人信服,柳成浩……心机太深,他的不择手段,肯定会为自己以后的升迁之路埋下后患,能过副部这道坎就是万幸了,但柳成明不一样,你在他身上永远看不到公子哥的气势,说不上平易近人,但他抓大放小的性子,肯定会赢得一些大佬的支持,政治手腕比柳成浩要强硬多了,柳成浩有点阴柔,骨子里更有些沾沾自喜的自傲!他的仕途太一帆风顺了,但也只能止步楚市了……” “咯咯,就喜欢你这种运筹帷幄的霸气,很爷们……” “得了吧,别把我夸的跟朵花似得,对了,柳成橙演唱会的门票你这段时间从黄牛那弄几张甲等票,越靠近舞台越好,人家来这捧场,咱也得意思一下,到时给我弄个拉风的衣服,整束大点鲜花……” “干嘛,对人家有想法了?” “得了吧,我还嫌不够烦啊,男人,典型的下半身动物,一个王丽一个童佳倩,我脑袋都快炸了,现在我都有些愧对王海了……” “你也知道啊,呶,这张纸条的字体有印象不?”接过孙二娘递过来的白色纸条,狗胜紧皱着眉头,从其秀丽的字体上狗胜只能判断出是女人写的,这张纸条正是今天主持人上台时念得那句话。 “说实话,还真没什么印象,谁写的?把我说的那么阴险,什么在笑容的背后不知隐藏着什么?能隐藏什么,男人对女人只有欲望,男人对男人只有权利和利益……” “说出来,估摸着你又要蛋碎一段时间……” “嗯,谁?” “童佳轩……” “操蛋……怎么和她又联系上了?别唬我?” “咯咯,我能不是闲的胸疼,给你开这种玩笑,在你霸气侧露的一拳打在董冰震脸上的时候,估摸着这小妮子对你就印象顿时深刻起来……” “别扯蛋啊,我和她妹妹的事还没交代清的,姐妹花?你干脆杀了我吧,对了,你刚才说你胸疼?左胸,还是右胸?我给你揉揉……”边说,狗胜那咸猪手边伸了上去…… “我说我两个都疼,你咋办……”面对如此赤、裸裸的诱惑,狗胜唯一能做的就是就地正法,直接把对方托到了书桌之上……如此神圣的书房内,不时便充斥着糜烂的气息…… 而就在今晚百盛俱乐部举办开业典礼之际,城区的一家高档饭店的包间内,正在进行着一场气氛稍显尴尬的家宴!坐在为首位置的是李家现任掌舵人李方成,在其右手边依次坐着已经选择站队的童育民以及童佳轩和童佳倩辆姐妹,而自知犯了弥天大错,忏悔不已的李玉婉则坐在自家二叔的左边,此时红肿着眼眸的李玉婉,双眸紧盯着对面低着头的童佳轩和童佳倩,少于的与童育民对视,都被对方那漠视,冷峻的眼神刺得心疼不已! 作为李家领头人,李方成当然不希望自己一手栽培的侄婿另投他人,更何况以童育民如今的年龄,如今积累的政绩,往省级大佬再迈出坚实的一步,也不是不可能,年后八成就要接手书记一职,今年的童育民还不到五十岁!但俗话说,天要下雨,娘要嫁人,这次事件毕竟确确实实寒了他的心,作为一市之长,怎可能看着自家闺女眼睁睁的被人糟蹋,而换取自己的政治前途呢?自家侄女的功利心,注定了童育民的离去! 而今天有李方成特地宴请童育民这一家子的晚宴,并无要再次挽留童育民之意,政治场上,最忌讳的就是来回站位,既然童育民有了自己的选择,李方成也不好强求,但作为一个长辈,李方成是不希望看到自家侄女整天以泪洗面,和好如初是李方成的初衷。自家事情,还是自家来解决…… “育民啊,这段时间港城的经济发展相当的迅速啊,前俩天,我让小张陪我走了一趟你一手督办的经济试点,几个批发市场已经初具规模了吗,人流量也不错,在监管这一块,你要做到位啊,毕竟在高利润的促使下,会让一些无良商贩以假乱真,这样就影响了整个市场的发展……” “二叔,您说的对,在监管方面,我们成立了专门的部门,就是针对这一块,也在市场四周加大了警力部署,维持整个市场的安定……” “嗯,不错,这样发展下去,必定会在你的档案上留下光辉的一笔……” “谢谢二叔的夸张,育民要做的还很多!”对于眼前这位尊者,童育民是打心里敬佩,整个李家能有如今的规模,可谓是他一手缔造的,奈何二代再无有建树子嗣,三代更不用说,到现在最高级别也就副科级,还是人家看着李老的面子给予的!最耀眼的就数李方成的大儿子,李军,现在时仍苏省财政厅厅长,算是个实权部门,现在所谓的金陵李家只不过是靠着李方成以前的老部下在撑着,说句难听点哪一天,李方成真的‘仙逝’了,树倒猢狲散,金陵李家?呵呵,都将成为过去! “嗯,育民啊,你性子稳,做事呢也拿捏的到位,在经济建设上也有自己独到的见解,在工作上,我是真的没什么可说的,至于生活上,听说现在你住在招待所?”听到李方成把话题引入今晚的主题,童育民脸色不变的回答道: “是的二叔,这段时间所要处理的公务比较多,一招离办公点比较近,省去很多时间!”场面上的话,童育民还是要说,总不能直接说,我现在看到你家侄女就来火吧! “真的吗?”说这话的时候,李方成虽然声调平稳,但双眸之间还是夹杂着由心而发的威严!对于李方成的质问,童育民选择了沉默,整个包间的气氛稍显紧张…… 双眸紧锁着不吭声的童育民,李玉婉在看到他这幅样子后,内心揪的如同皱被毯般,苍凉不已,这个曾经给予自己温暖的男人,如今是如此的冷漠,看来是自己真正触动了他的底线!想到这,李玉婉的眼眸不禁又红了起来…… 看到童育民不吭声,李方成顿了顿继续说道: “玉婉在这件事情上,确实是寒了你们父女的心,可她的这一番作派其实也是为了你以后的发展着想,这份苦心,你要看到……”听到这话的童育民嘴角不经意间冷笑了一下,随后抬起头,喃喃的说道: “为了我的发展?二叔,如果她真的是为了我的发展,就不会参与地方企业之间的争斗之中,更不会为了自己的功利心,亲手把自己的闺女送到一个恶名在外的公子哥面前,二叔,我叫你一声二叔,作为一个男人,作为一个父亲,他的底线是什么?我不说,您老也应该清楚,对不起,有些事情,他真的记在了心里……”童育民的这句话还没说话,李玉婉就已经哭出了声,没有比这句话更加伤透李玉婉的心,这句话也间接的宣告着两人的婚姻可能要走到了尽头…… “哭,哭什么哭,早知如此,何必当初……”声音甚是冷峻的李方成怒斥着李玉婉,顿时憋住声响的李玉婉,紧咬着嘴唇,向童育民以及自家闺女投来了祈求的眼光! “育民啊,我知道有些事情,男人很难迈过心里这道坎,但是就像你心里所想的那样,你也要为孩子想想,你这样做真的就符合她们的心意吗?”在看到自家母亲哭出声后,童佳轩与童佳倩两女也随之流出了伤感的泪水,虽然打心眼里,两女痛恨自家母亲的势力,可毕竟母女连心,她们也不希望自家母亲如此伤心…… 看到女儿的泪水,童育民的心,逐渐软了下来!有了孩子,就是有了牵挂,总不能一意孤行的按照自己的意思吧?孩子都有了自己的思想,她们以后怎么办? 轻叹了一口热气,举起酒杯的童育民轻声的对李方成说道: “二叔,我敬你一杯……”童育民能有这样的表现,是在李方成意料之中的事情,作为一个有担当的男人,他索要考虑的方方面面不单单是工作,更是生活。一饮而尽杯中的酒水,李方成趁人打铁的继续说道: “晚上回去好好聊聊,我已经训斥过玉婉了,放心好了,我向你保证,以后玉婉只会老老实实的做她的市长夫人,不会再有任何越轨的行为……”作为一个曾经叱咤苏省政坛,把同届的市委书记逼得提前退休的强势老人,能说出这番话,已经给足了童育民天大的面子! “谢谢,二叔……”童育民的这句话,算是间接的答应了李方成,今天这个和事佬,李方成算是做成了! “呵呵,你们幸福,我们做长辈的也开心啊,知道我为什么住在港城那么久吗?实话不瞒你们,我是准备去拜访一位老首长,下周是他七十五岁大寿,到时,育民啊,你带着玉婉和小倩,小轩一起和我去一趟,我这个老首长喜欢热闹,更喜欢孩子,如果能让他开口点拨你两句,我敢说,你以后的仕途会平坦很多……”听到李方成这句话,童育民不禁瞪大了眼睛,能被自己的二叔称之为老首长的人,是何等的高贵。试探性的问了一句: “二叔,这位老首长住在港城?”李方成神秘的点了点头,淡淡的说道: “二十多年了吧,一直闭门不见任何人,直到近些年,才算好些,偶尔会接上几个电话……”

上一篇   第348章 剖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