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8章 暧昧丛生:渔湾之行 - 超级保安

第338章 暧昧丛生:渔湾之行

‘偷’这个字,千百年来学问一直很深!特别是近些年来,只要和这个字挂上勾的副词,动词,总是让人浮想翩翩!对于男人来说,妻不如妾,妻不如偷!单单一个‘偷’字道出了男人那隐匿在根底的劣性! 无视着王丽那近乎‘愤怒’的警告眼神,指尖依旧游走在对方翘臀边角的狗胜,但其脸上的表情活脱脱一个脱离五行之外的入定老僧,时不时与柳成明的谈笑风生,事无巨细的介绍着沿边郊区情况,谁又能想到在私下,狗胜正在用他那‘兰花指’扣着王丽的裤边呢? 身体微微挪动了数下,幅度不敢太大的王丽,在这狭小紧凑的空间内,岂能躲过狗胜那邪恶的咸猪指,甚至于在转弯的时候,狗胜故意身子倾斜几分,用他那整张手贴在自己的翘臀上,还肆无忌惮的捏了一把!这是何等的不要脸? 不愧是警校科班出身,在这种‘煎熬’下,王丽还能与黄芝蓉说的这么起劲,少有几次还偷捂着双唇两人发出‘咯咯’的声音!这种感觉对于土鳖来说简直可以说刺激!在柳成明转头继续欣赏着窗外的景象,当王丽依旧与黄芝蓉嬉笑聊天之际,艺高人胆大,或者说脸皮厚到子弹都穿不透的狗胜,微微调整一下姿势,使得自己更方便下面的动作,三指夹住对方的裤角,微微用力,径直的把对方那紧贴在腰间的加厚丝袜拉开几分,仿佛是与生俱来的娴熟指法,在裤腰露出缝隙的那一霎那,狗胜的小拇指瞬间塞了进去,有了突破口,神马都是浮云了…… 原本紧贴在王丽脊背上的秋衣,已经被狗胜用小拇指挑出了一丝空闲,饶有温度的指尖触碰到王丽那滑润的肌肤,脸色胀红的王丽身子绷得老紧,就连说话都有些打结…… “丽姐,你没事吧,你的脸怎么那么红?”黄芝蓉的一句话让众人纷纷把目光转投向侧着身子的王丽,狗胜这厮呸不要脸的弓着身子也是一副质问的表情,奥斯卡影帝吗…… 即便是在这个时候,狗胜的手指依旧没有伸出的意思,趁着弓身的这一霎那,四指猛然塞了进去,中指更是穿越了对方那蕾丝边的底裤,触碰到对方的臀沟,霎时间,王丽身子猛然往后挺了一下,看着正在往自己望来的柳成明和黄芝蓉,笑容稍显尴尬的回答道: “没,没事,可能是车厢内的空调太高,我有点不适应!”听到王丽的这番回答,作为男性的柳成明没好意思继续追问下去,转过头看着刚接到的一条短信,至于黄芝蓉则一脸紧张的把手覆盖在王丽的额头上,生怕对方是昨晚受凉了。 大手因为王丽的这猛然起身坐直,被折在对方腰间的狗胜,内心是一片苦涩,有点冰火两重天的感觉,一方面是手腕生卡住的痛苦,一边是感受着王丽那细滑的肌肤,伴随着王丽身体的坐直,狗胜顺着对方的姿势,身子往后倾仰着,这样使得手腕不再那么‘别扭’是真的! 出了港城进入下属四县地界,并不如港城道路那般平坦,货车碾压使得这里坑洼不平,甚至于有些地方,更是擦着轿车的底盘!已经收回自己咸猪手的狗胜,不敢过于造次,生怕王大小姐直接暴走,当场给自己制个难堪,当着柳成明和黄芝蓉的面,狗胜还真不好收场! 频繁扭头的柳成明与狗胜闲聊着这段公路的事情,两人的话题总是如此的让人乏味,昨晚疯的过于时间长,早上又被自家二哥拉起的黄芝蓉,斜躺在王丽的肩膀上昏昏欲睡!刚才狗胜的‘调戏’使得王丽毫无困意,不时用手背过腰间去拉扯着刚才被狗胜拉开的衣角,偶尔的四目相对,让王丽‘怒视’着狗胜! 好在受损的路面不是特别多,待到进入省道后,车速逐渐提了上来,高照的阳光透过玻璃窗斜照在车厢内,使得里面暖意融融,原本柳成明对于港城的新鲜劲,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冷了下来,躺在车背之上,欲有困意的柳成明,闭目养神起来! 车厢内静悄悄的,这份宁静使得王丽有种惴惴不安的情绪绕在心头,黄芝蓉搭在自己肩膀上的休息,使得她不敢乱动,而此时身子凑上来的狗胜,小声对其嘀咕道: “刚才刺激不……”带着几分羞嫩,更带着几分愤然,王丽怒视着狗胜,嘴唇微微蠕动几分,虽然没有出声,但狗胜能从她那蠕动的嘴唇中能琢磨出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 “想死是不是?”依旧嚣张无限的王大警官,带给狗胜的是另类的征服感!对于这种性子刚烈的女人,能用这种伎俩征服对方,绝对是每个男人梦寐以求的事情! 四目眺望了一下紧闭双眼的黄芝蓉,又探了探身子看了看闭目养神的柳成明,待到狗胜再侧头看向自己的时候,王丽知道眼前这头色狼,又有坏点子了!用眼神狠狠的警告着狗胜,可脸皮出奇厚的狗胜,愣是装作没看见,这种情况下,要是哪个男人疲软的话,不说是傻子,那离‘2’还真没多远了! 粗糙的咸猪手,再一次出击,这一次因为有黄芝蓉躺在自己肩膀上,王丽不敢乱动,用手竭力的去拨开对方那只不老实的右手,换来的是狗胜更加强劲的侵袭,双手并用,猴急的狗胜,有点饥不择食的感觉,一直手紧握住王丽那伸过来的嫩手,而另一只手如同游蛇一般,轻车熟路的穿梭在王丽秋衣内,这一次狗胜没敢往下发展,而是往上征伐…… 虽然身子极力的靠着车背,不想让狗胜粗糙的大手在往前进一步,但奈何,熟知内部构造的狗胜,巧妙的躲避着层层阻隔,时而前走,时而后游,趁着王丽前后顾及不急之际,猛然绕过对方的腰间,直接懒腰露出对方,再加上狗胜那灵活的之间,活动一番,身子仍不住颤抖几分的王丽,紧咬着嘴唇,脸色胀红的把目光再次狠狠的投向狗胜,刺激,彷徨更多的是害怕,使得王丽不禁小声的喊出一句: “把手拿开,不然……” “不然如何?喊人?”王丽有种上了贼船的感觉,看着王丽那欲哭无泪,幽怨的眼神,不敢太过于造次的狗胜,肆虐了对方傲乳一把,赶紧收回了右手,紧握住对方的嫩手,贴着对方的耳唇轻声的说道: “想你了,很想……”…… 没有走高速的劣势就是原本可以在一个小时内搞定的路程,硬生生的延长了近半个小时,这还是在田生全速行驶下的结果!到达赤渔港时已经是上午十点多钟,正值太阳高照,但骤起的海风,还是让这份温暖,大大打了折扣,不曾想到肥龙会亲自来到赤渔港口亲自迎接,当他看到坐在轮椅上的狗胜时,肥龙拽着他那肥硕的身躯,步履矫健的走了过来! 匪里匪气的肥龙,性子属于那种自来熟,在经过狗胜简单介绍后,这个厮混在赤渔港的地下无冕之王,并未有露出任何异样,如同待自家朋友那般,依旧扯着嗓门喊着什么,但不得不说的是,他的这一番作派,让黄芝蓉和王丽打心眼里喜好! 肥龙亲自推着狗胜前进,领着几人直接往海岸方向走去,赤渔港早已经改建成民用大港,说实在的,倘若你不登渔湾的话,在这里除了看见船舶之外,根本没什么好旅游的!但这一切对于生长在内陆的黄芝蓉来说,已经很满足了!看着她不惧寒冬的在海岸边上来回奔跑着,单看这架势,谁也不会联想到她是位年过二十五岁的大姑娘! 王丽被黄芝蓉拉到了海边,倾听海声,虽然出生在港城,但是王丽来海边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即便现在不算是旅游旺季,也没啥可玩头气,但两女还是玩的不亦乐乎!相比较而言,柳成明到显得依旧稳重,站在岸口的三人,侃侃而谈,并不因自己的身份而看不起肥龙这些混迹底层的大佬,这也是狗胜愿意与柳成明深交的主要原因之一,在他身上,你很难看到公子哥那种跋扈的气势! 亲自送几人上了轮渡,作为东道主的肥龙,已经为五人安排好了房间,在抵达渔湾的时候,一直在这边做着考察和调研的河马和陈法蓉已经早早站在那里等待着几人!陈法蓉是一如既往的不爱说话,不过从她那一眸一笑之间,狗胜还是能看的出两人的生活还算是不错,心结打开了,两个情投意合的恋人,也就没什么芥蒂的生活在一起! 渔湾的开发力度要比赤渔港大上很多,数些年没往这里跑的王丽,不禁惊呼这边是大变了模样,看着一应俱全的旅游设施,玩心大起的黄芝蓉和王丽再次跑开,这一次两人更为夸张的脱掉鞋袜在冰冷的沙滩上奔跑,这就如同刘姥姥进大观园般,让人啼笑皆非!有这个必要吗? 虽然游客少了,但该有的商业街还照常营业着,玩了近半个小时就被狗胜吆喝回来的黄芝蓉和王丽,如同普通女性一般闲逛着这条算不上长,但海装饰品齐全的商业街,其中最为让两人津津乐道的就是原本一件一百五十元的饰品,硬是被两人砍价到五十元!待到两女捧着用海螺制成的装饰品,拿来炫耀的时候,对这里的价格知根知底的几人,不禁俨然一笑!看着众人那略带‘嘲讽’的笑容,黄芝蓉不服气的对几人趾高气扬的嗦着什么! 懒得跟这位大小姐解释什么,直接示意河马把自己推到路边摊的狗胜,以十五元的价格购买了一件比她俩买的还要漂亮的饰品后,顿时两人愣在了那里,差点暴走的黄芝蓉,大有了为了这五十元与商家拼命的架势…… 出来做生意,特别是在旅游区,好不容易碰到一个肥羊,不狠狠宰一把?也许对于这些整天勾心斗角的世家子弟来说,偶尔被骗,回味起来也是一种‘享受’…… 中午是在渔湾最好的一家海鲜馆吃的午饭,这家海鲜馆不用说,肯定是肥龙名下的,现在肥龙也算是赤渔港顶尖人物,渔湾的旅游开发,都有他的股份,说他是赤渔港正儿八经的地头蛇,一点都不为过!宰大户,这是人之常情…… “十斤的澳龙先来五只……”当拿着菜单的狗胜,还没翻看单叶喊出这句话后,原本就战战兢兢的站在其身后的经理,脸上露出了为难之色…… 而狗胜的这句话,顿时让整个包间哄堂大笑,就差拍桌子的肥龙,笑着接道: “这个真没有……”然后不等肥龙回答,心情舒爽的黄芝蓉和王丽两人齐声回道: “这个可以有……”霎时间,整个包间的气氛被推到了高、潮…… 晚上几人并没有急着赶回港城,后天场子才开业的狗胜,也彻底的做了一次甩手掌柜,在这里陪同几人玩了一把,随后双腿不利索,但在肥龙走后,狗胜自然而然的充当起了向导! 河马和陈法蓉在午饭后,也相继离开,毕竟两人还有他们自己的事情要做,田生始终与几人保持着四米左右的位置,不靠前,不越轨!而推着狗胜的活,落到了王丽手中! 带着几人乘坐观光车绕着渔湾走了一圈的狗胜,沿途不停的向几人介绍着周边的风景,时不时引出的段子,还是让两女听的如痴如醉!而柳成明在完成这次来港的使命后,也彻底的放松起来,纯粹当成一次休假,一天的时光,就这样匆匆流逝…… 酒店当然是肥龙已经安排好的,最好的商务酒店最好的五个单间,这边是肥龙的地头,继而田生无需担心狗胜的安危,累了一天的他,也能安安稳稳的睡上一觉! 不知是不是狗胜提前打过招呼,五间房间之间隔着一个走道和楼梯口!柳成明和黄芝蓉的房间靠左,狗胜与田生的房间在走廊尽头的右边,而与狗胜房间对面便是王丽的卧室!待到吃完晚餐,拿到房卡回到自己房间时,并没有多想的柳成明和黄芝蓉安然的走回了自己包间,而与狗胜对面的王丽,在看到这样的安排后,内心显得极度慌乱,狗胜这厮打的什么注意,在来的车上,就已经暴露出来,紧关上房门的王丽长舒一口气,整个人在此时看起来有些拘束,更有些紧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