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5章 咬文嚼字的老家伙 - 超级保安

第335章 咬文嚼字的老家伙

自打狗胜的双膝手术留在小四合院后,田生就充当起了狗胜的专职司机,这位曾用事实证明,玩车还能玩的如此妖孽的男人,平常的时候其实是个闷骚型的愤青,时不时的语出惊人,总会给这段时间心情不佳的狗胜,带来一丝生活的乐趣!河马是从今以后充当起了陈法蓉的私人保镖加暖床工具,副驾驶位置上则换成了老练的王晨!对于孙二娘的这一安排,狗胜无可厚非!对于这两人,狗胜打心底并不排斥,同为性情中人,更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私交归私交,但遇到正事上孰轻孰重两人做的还是相当到位的!驱车载着狗胜与王晨前往城区的田生,如同往常一般很少说话,透过倒车镜看到一身正装的狗胜紧皱眉头思索着什么的王晨,在此时也选择了沉默,时不时侧头打量着窗外,时刻注意着周围的一切,这仿佛已经成为了王晨的工作习惯! 在这过去的数天里,看似悠闲的狗胜,其实已经与港城那三位重量级的老家伙在电话里斗过了法,在林老虎的引荐下,狗胜分别与刘一能,郝成飞有过场面上的‘会晤’,两个正儿八经的人精,隐晦的表达出自己潜在的意思,无非是让百盛这段时间彻底消停下来,至于利益分配这一块两人只字不提,这让狗胜看到了里面的猫腻! 自从老爷子把安山的行踪甚是隐晦的通过他线转述给红星后,狗胜也保持着相对的低调,对于荣成在郊区的安排,不闻不问。但这不代表狗胜就放弃了利益分配,百盛与荣成之间妥协的基础就是建立在安狐狸必须倒下的大前提,至于怎么样分配,这又是另一回事,两者,不能混为一谈!至于华鑫,狗胜与其已经达成协议,继而这会手握主动权的狗胜,肯定不会如此草率的答应两人,烂泥糊破墙的本事,狗胜打小就已得到老支书的真传,装傻充愣更是他的绝活!模棱两可,算不上强势,但也称不上弱势的回答,使得两位老人,铩羽而归!这才有了今天狗胜与张成功见面的机会! 前两位‘老哥’的不待见,算是给张成功提了醒,这位功利心极强的老人,琢磨着如何让这位港城新贵松口,荣成天许诺的利益算不上多大,但绝对够他这一家子挥霍几年的,特别是那几张字画,甚是让张成功喜欢! 两人是在城区内一家算不上有名,但老字号茶馆里相见的,茶馆秉承了复古装饰,一桌一椅都显得特有古代那时的味道,服务员更是一身店小二的打扮,硕大的大耳茶壶,拎起来也怪费事的! 待到狗胜赶到指定二楼桌面时,那位被狗胜誉为有点‘2’的老人还未到,作为港城的老人,这是他们的专利!比约好时间晚来五分钟的张成功,身着一身合体的中山装,从外面看,正气凌然,但狗胜心里不禁嘀咕道: “操蛋的,这零下一两度的天,我就不信你不冷的!”说归说,但脸上笑容甚是灿烂,腿伤还没好,继而在看到张成功在林老虎的陪同下走过来之际,狗胜还是装模作样的想要起身,作为老一辈,气度当然是要有的,场面上的功夫怎么说也要做到位,上前拍了拍狗胜的肩膀,示意不用客套! 和前两次一样,林老虎只做了简单的介绍,便把空间留给了这一老一少!自个图个清闲,该做啥,去做啥!作为中间人的林老虎,既然已经与狗胜达成了协议,也就不不在乎结果几何,有在这浪费的时间,还不如想想如何把刘继铭连根拔起来的实在! 说实话,如果不是有了眼前这位老人的详细资料,狗胜还真被张成功那一板一眼的‘做作’表现给唬住,单单对方那喝茶的儒雅做派,没几年练习,还真做不来!既然已经准备从眼前这位老人下手,那狗胜当然就要装足一副同道中人的做派,在看到狗胜那极其娴熟的喝茶手法后,张成功不禁眼前一亮,开头的话题不禁,便从喝茶说起! 侃侃而谈的两人,更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谈笑风生!闭口不谈‘合作’的事情,大有‘以茶会友’的架势!谈话中,狗胜给足了张成功的面子,时不时的一句‘前辈’等恭谨语言使得张成功,心里极其舒坦!但老江湖,就是老江湖,不会被小辈几句恭谨的语言,就糊弄过去,忘记了今天来的目的! 张成功在说完的时候,有些咬文嚼字,刻意说的相当委婉,但白话文和文言文的综合版,还是让狗胜听起来不那么舒坦,更有些费劲,碰到一词多义的时候,还得琢磨许久,这算是扼杀了狗胜诸多脑细胞! 好在对方的港城本地话,说的也算标准,不然再来个港城普通话串烧着来,狗胜还真怕自己顶不住,直接拿茶杯猛砸对方那近乎都是假牙的嘴!面对张成功那‘复杂’的说辞,狗胜给予了充分的崇敬之色,但也委婉的向对方透露了百盛的难处,无非是在港城立足未稳,这刚有点优势,就要‘息事宁人’万一荣成修生养性好后,转头反咬了百盛一口,那时的百盛可无招架之力! 对于狗胜的担忧,张成功也抱以自己的看法,首先就是现在港城大环境不易争强好斗,政府的抉择是不容这些人反驳的,其次就是荣成这一次也算是被‘洗劫一空’,偷鸡不成蚀把米,想要回过神来最少要半年以上,现在郊区虽然名义上还零散的分布着华鑫与荣成的势力,但这些势力对于百盛来说,根本就是不值一提,再加上百盛现在与政府正强强合作,入驻物流园区,大有后来居上的架势,所以呢,百盛现在所担忧的,几乎是不存在的! 张成功用二十分钟,古今结合的语言说完这些话,而狗胜则用了近半个小时才消化掉!不过狗胜还是能从对方说话语气中,知晓了对方的意图,特别是在物流园区这一块,张成功更是大谈其优势之处,未来发展是如何的可观…… 这个世界上,根本就没有不偷腥的猫,狗胜绕了一大圈就等着对方这句话,而张成功窝憋了那么久,说了那么多自己都听不下去的综合版语言,也正是想从狗胜这多捞一点好处!说不上一拍即合,但当狗胜甚为忧愁的指出,准备在城西建立百盛物流站点的想法,但苦思无人能帮忙后,张成功的老眼,不禁冒着精光,这要是听不出对方啥意思的话,张成功这辈子也就白活了! 这一次老家伙没再文气赳赳,而是白话文般道出了自己的儿子在城西颇有威望,完全可以承接此活,一听这话,狗胜当场拍案,直呼:张老这是雪中送炭啊! 拿人钱财替人消灾,这是千古不变的真理!在含笑接受狗胜的笑纳后,张成功也一本正经的重新回复了狗胜的担忧,也赞同了狗胜的这些想法! 皆大欢喜的一次‘茶话会’,喝的狗胜浑身冒着冷汗,这个‘放荡不羁’适合给美特斯邦威做广告的老家伙,他娘的就是不走寻常路! 总算是把这个老家伙糊弄走了,乘车赶回小四合院的狗胜,还未下车,便接到了柳成明的电话,这是狗胜始料未及的,这个金陵柳家二少爷,这会来港到底是为何事?接马天明的班?提前探探路?有点操之过急了吧? 但不管怎么说,人家到了,作为东道主的狗胜总要招待一下,再说人家的身份还放在那里,平常人家想巴结,还巴结不来呢! 柳成明丝毫没有避讳他人的意思,直接下榻到了郊区最高档的景德大酒店,这个有着孙二娘和陈淑媛股份的大酒店,里面中高层可都是红星的人,柳成明选择这里,作为东道主的狗胜也甚为放心,最起码两人的交谈不会被人窃听是真的! 被王晨推进了大酒店门口,而此时正坐在休息区与人交谈的柳成明看到狗胜坐在轮椅上,不禁赶紧起身,紧跟在他身后的是黄芝蓉以及王丽这对侠女…… 迎着狗胜走过来的柳成明少了他大哥的那份做作,多了几分真情流露,没有寒暄,直接问道: “腿伤怎么样了?我和芝蓉还是听王丽提及道你双腿受伤了……” “没啥大碍,死不了是真的……” “这话说的多不吉利,对了,我大哥让我问您,您在楚市留得伤好了没?” “说实话,内伤还真不如外伤好的快,喝酒,今天真的不行……” “啊?哈哈,你怎么知道我的意图的……”柳成明那爽朗的笑容,瞬间拉进了两人之间的距离,而原本站在一旁的黄芝蓉,神神叨叨的说道: “我说狗胜,你怎么像个玻璃娃似得,到哪都磕着碰着啊……” “没办法,没人要的野孩子,都这样……”说这话的时候,狗胜的眼神瞅向了王丽,话里隐晦的表达,也许只有王丽能听的明白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