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4章 你欠的,我来还! - 超级保安

第334章 你欠的,我来还!

人只有到了一定的高度,才能看清楚原本雾里看花的事情!就想游戏里面那般,只有势力到了,才一关关的往下走,不通关,你永远看不清下一关的对手是谁,或者说财富和奖励是多少…… 坐在回去的汽车上,心情稍显压抑的狗胜紧皱着眉头,自从王海暗地里把自己引荐给王华明后,狗胜就知道自己陷入了一场原本不属于他的政治层面斗争中,也许当初不那么妖孽,在经济建设不那么鲜明,亦或者没有充当起王海的下线,也许这一切都和陈胜距离十万八千里!可是没有那么多也许,自打自己借助王丽成功与柳家,黄家三代攀上关系后,这一切都随之而来!这仿佛就像是一张精心设计的局一样,留有了那么一个小口,而狗胜恰巧的钻了进去,一切看起来都是那么巧合,但一切看起来又是那么必然! 自打知道老支书身份不凡后,狗胜总是隐约感觉到老支书的影子,从被迫离开肇家浜,到刘光的‘提拔’。再到王海,王华明等人的出现,华鑫的突然受击,荣成天的野心勃勃,周瘸子的宣战,这场编制在狗胜身边的大网,束缚的狗胜有种窒息的感觉,但不得不说,对于性子懒散,易感情用事的狗胜来说,这何尝又不是一种鞭策呢? 坐在车厢内的狗胜笑了,笑的很猖狂,很疯癫,猖狂的让一边的孙二娘目瞪口呆,疯癫的让二炮不知所措。曾经自以为是的认为,自己在老支书的谆谆教导下,脱离了最低级的欲望所求,他错了,错的离谱!欲望这东西,是随着自身的渴望在改变,刘叔的死,让狗胜顿悟许多,但更看清了自己的真实面孔,明明是条对于一切都垂涎三尺的狼狗,为什么非要装成一切都不在乎的大尾巴狼呢?女人,权利,财富,自己现在的表现不正是应征了这一点吗? “老支书,眼高手低的我,总以为我已经青春于蓝胜一蓝,但岂不知,在你眼中,我的这些计量,仍旧像个孩子!谋士?国士?唯有小人长存于世……”自言自语的这番话,让两人听到模棱两可,好在现在二炮和孙二娘对于老支书的身份都有了一丝的了解,不是特别的迷茫!掏出手机,狗胜拨通了一个他许久以来很少拨打的电话,在电话接通的那一霎那,狗胜声音平缓的说道: “谢谢……”电话另一头的老支书斜躺在皮椅上,笑而不语…… “但有必要用刘叔的死,让我顿悟一切吗?” “你自己都说了,是刘光的死,让你顿悟的一切,那你为什么还要问我有没有必要呢?偶然和必然之间,总存在着那么一丝丝的微妙……” “在你把淑媛带回肇家浜的时候,就已经知道了结果是吗?” “我不是神仙,我只能猜出大概,你没有猜到,所以你失去了,别再让这种事情发生了,今天是刘光,下一个也许就是你的至亲,狗胜啊,你要学的还很多,真正能运筹帷幄的人,是绝对不会犯这种低级错误的,好在,你顿悟了,为时不晚,累了,睡了……”说完老支书挂上了电话,留下一阵忙音,让狗胜再次陷入沉默之中! 安狐狸失踪了,这一消息,在第二天,铺天盖地的流传于郊区以及港城地下势力之间,这个曾叱咤郊区那么多年,被称之为‘笑面虎’的老狐狸,如同人间蒸发一般,消失的无影无踪!更让众人看不清的是荣成集团老爷子的态度,不闻不问,安心恢复着自己的发展!霎时间,老辣的老人们,突然顿悟道: “安山被抛弃了,换来的是港城整个大环境的和谐……”这样的揣摩,是几家欢喜几家愁,有人兴奋,因为他们觉得自己站队,站对了!百盛奋然崛起了!有人了慌了,最具有代表的便是位于闵行街的刀疤强,和正在督促着工人铺路的徐禅!用孤掌难鸣来形容现如今的两人,再恰当不过了,而百盛也保持着出奇的平静,对于徐禅和刀疤强两人不闻不问,仿佛是双方在私下里达成某种默契一般! 眼瞅着日子一天天的过去,百盛在闵行街街口的那间夜场,已经进入了开业的倒计时,原本狗胜出院的时候,就可以着手此事,但是刘光的死,让这件事情一拖再拖,当然作为甩手掌柜的狗胜,以养伤为名,整天窝在了自己的书房内,看书写字,修生养性!他的放手,倒是忙坏了百盛其他几人,特别是在孙二娘上次的敲打下,胖子和顺子出奇的上心,而二炮也得到了狗胜的暗示,让小菲去主掌大局,自己潜心张罗着与政府的物流园区的合作!作为后台监督者,孙二娘每天去场子的次数也是屈指可数,红星合并百盛的日子也近在眼前,她所要交代的事情还很多! 至于河马已经与陈法蓉一起亲自去了渔湾,在肥龙的地头,河马当然是被奉为上宾,别的不说,单单上次狗胜,河马,胖子三人,拼命把他肥龙打下这片江山,就值得肥龙记对方一辈子的好!待到真正见识到了百盛底蕴,陈法蓉才发现,与病入膏肓成反比的百盛,已经初具了集团模式的锥形,缺少的就是一个统筹而已!有了框架,需要的便是执行者,这样的企业,崛起只是在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虽然已经算是百盛人,但是对于华鑫的感情,陈法蓉还是有的,在河马的陪同下了解更多的陈法蓉显得忧心忡忡,这一点被河马尽收眼底! 迎着晌午相较于深夜稍显和煦的海风,河马带着老茧的身大手,牵着陈法蓉的手,漫步在渔湾海滩上,现在来这里的游客很少,一眼望去寥寥无几!已有了肌肤相染的两人,只差最后一步,对于一个思想相对保守的男人来说,河马准备在这次回家带着陈法蓉见了父母后,在加把劲突破最后一层,对于河马的体贴,陈法蓉由心的欣慰! 很少与陈法蓉谈及百盛内部事情的河马,在今天突然转了性子,转身指着那栋渔湾最高的商务酒店,微笑的说着什么,话不算多,但听陈法蓉着实为自己的男人捏了一把汗…… “我们三个就是从这栋楼的顶楼跳下去的,当时,狗胜那小子为了掩护我和胖子,没有借助任何工具,直接跳了下去,脚折了,但我们笑了,知道吗,在狗胜最初的定位中,赤渔港,是我们几人最后逃生的地方,由这里偷渡到其他城市。打小我就佩服狗胜的脑子,他总有出不完的点子,现在也一样,但是谁都没看到过,他在背后的艰辛,他比你所受的苦,要多上百倍,所以百盛现在能崛起,有那么好的发展势头,我一点都不感到意外!”说完这句话,河马侧头看了看陈法蓉,浅笑几分,随后继续说道: “我知道,这几天你为何沉默寡言,林老虎作为你的义父,你是不愿看到他的对手如日中天!因为你也纠葛,知道为什么狗胜把那么大项目交给你来打理吗?虽然我笨,但我不傻,他是想让你还清林老虎所有的债,换句话说,狗胜早就已经做好了把近千万打水漂的准备,他们不说,不代表我看不出来,我的这些兄弟是真心希望我这个傻大个,能够幸福!”听到这的陈法蓉,已经泪如雨下…… “但法蓉,你知道这几千万,对于一个刚刚发展,还依靠贷款发展的百盛来说,是多么重要吗?”在河马没说完这句话,陈法蓉已经转身紧搂着对方,哭声四起,呐喊道: “我错了,我真的错了……” “在来渔湾的时候,狗胜告诉我,无论你做什么,都不要阻止,因为这样重情重义的女人,更值得你去守护,可我还是忍不住,我怕你一旦走错,我们将从此形同陌路,我很欣慰的就是昨晚林老虎给你电话,你只是说在陪我渡假,法蓉,谢谢,谢谢您让我河马能堂堂正正的站在我的兄弟面前,咱欠林老虎的,我会还,但不是拿着我兄弟们的未来来还,行吗?” “嗯,嗯……”

上一篇   第333章 另有隐情